-

陸思穆小朋友走到機場服務檯,用軟萌可愛的語氣說道:“嗨,各位漂亮的姐姐們,我和我的家人走散了,你們能幫我找到我的家人嗎?”

前台的姐姐們一看陸思穆長著一個團團的小包子臉,皮膚q彈軟嫩,立馬喜歡的不得了。

“可以啊,小朋友,你叫什麼名字,你的爸爸媽媽叫什麼名字?”

陸思穆立馬奶聲奶氣道:“我叫陸思穆,我是和我的舅舅一起來的機場,他叫周羨南。”

“好的小朋友,你彆怕,我們馬上幫你找到你的家人。”

“嗯。”陸思穆可愛的點著頭,嘴裡的話甜的像蜜一樣:“謝謝漂亮姐姐,你們真是又美麗又善良。”

前台裡都是幾個年輕的小姑娘。

本來就愛美。

見陸思穆小朋友長得軟嫩可愛,本來就喜歡得不得了。

再被這麼可愛的小朋友一口一口“漂亮姐姐”的叫著,那顆心真是瞬間都萌化了。

越發喜歡得不行。

很快,機場裡就響起了語音播報:“周羨南周先生,您的外甥陸思穆小朋友和您走散了,他現在正在服務檯,請您到服務檯前來認領。”

聽到自己的名字在語音播報裡響起時,周羨南整個人都是懵的。

舅舅?

他什麼時候成陸思穆的舅舅呢?

如果不是後麵緊接著出現“陸思穆”這個名字,他甚至以為語音播報裡隻是一個和他同名同姓的人。

怔愣之際,語音播報繼續重複著。

這下,周羨南再也不淡定了。

他起身,推著箱包,立馬到了服務檯。

“你好,我是周羨南,請問陸思穆小朋友在哪裡?我來認領他。”

見他長得玉樹臨風,高大英俊,前台的小姑娘立馬笑容甜美道:“陸思穆小朋友在休息室裡,我馬上帶你過去。”

“好,謝謝!”

在休息室,當看見陸思穆小朋友時,周羨南整個人都是震驚而意外的。

原本,他以為某個小朋友正在哭鼻子,肯定傷心極了。

然而,他看見的畫麵大大顛覆了自己的認知。

休息室裡,陸思穆小朋友正坐在一個軟皮椅子上。

因為椅子太高,他兩隻腿都擺在半空中,輕輕的搖晃著。

同時,左手拿著飲料,右手拿著麪包,正吃得不亦樂乎。

“思穆……”周羨南喊道。

聽到熟悉的聲音,陸思穆小朋友立馬抬頭往前一看。

當看見周羨南時,他漆黑的雙眸陡然一亮,隨即,大大的眼睛裡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。

兩隻小腿迅速的從沙發上溜下去,他高喊了一聲“舅舅”,然後飛速的跑到周羨南懷裡,將他一把抱住。

離開前,陸思穆小朋友和剛剛前台的小姐姐們一個個告彆。

不僅如此,又收穫了一堆零食。

對於零食,陸思穆顯然是十分開心的。

因為平時媽咪對於他和弟弟吃零食這一塊兒,管得是比較嚴格的。

所以,雖然已經五歲了,但是他吃的零食其實少得可憐。

現在不僅能擁有一大堆零食,還不用被漂亮可愛的媽咪嘮叨,可以儘情的吃,他簡直開心的要飛起來了。

“各位漂亮姐姐,拜拜嘍,謝謝你們幫我找到舅舅,思穆祝各位姐姐早日找到帥帥的哥哥。”

說完,小朋友還不忘用帥帥的姿勢做了一個酷酷的飛吻。

再然後,某個小朋友就被周羨南一隻手拎到了旁邊。

角落裡,周羨南一臉嚴肅的看向陸思穆:“發生了什麼?你怎麼跟著我到機場來的?”

“我打了一個出租車,說要到機場,那裡麵的叔叔就把我送來了。”

聽到這裡,周羨南簡直手心發汗。

幸好那個出租車是正規的出租車,他也成功和思穆彙合了。

如果是一個黑車的話,那後果簡直不敢想象。

“那你媽媽呢?知道嗎?你得到她的允許了?”

陸思穆小朋友立馬有些愧疚的搖了搖頭:“對不起周叔叔,我是瞞著媽媽的,我不敢告訴媽媽我要回國。”

“叔叔?”周羨南生氣的望著他:“你還知道叫我叔叔?你剛剛不是喊我舅舅的嗎?小小年紀,就學會撒謊了?”

陸思穆小朋友一聽,立馬覺得萬分委屈。

他低著頭。

沉默好一會,才紅著眼圈抬起頭,然後看著周羨南,十分委屈的開口。

“周叔叔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想說你是我叔叔,可是我怕她們問我為什麼不是和你同樣的姓。而且媽媽也說了,她一直把你當哥哥,所以我才說你是我舅舅的。”

這個解釋,周羨南是理解的。

再看小人兒紅著眼圈,急得就像要哭出來了一樣,他到底是不忍心。

伸手,他揉了揉陸思穆小朋友的頭髮:“好了,周叔叔表示理解,但是以後再也不許揹著媽媽一個人離開了,你知道有多危險嗎?萬一你遇上壞人了怎麼辦?”

“嗯,周叔叔,我記住了,我知道媽媽肯定不會同意,所以隻能先出來,然後再告訴她。”

說著,陸思穆繼續眨著晶亮的眼睛看向周羨南,同時請求道。

“周叔叔,我真的很喜歡我的祖國,喜歡中國,你就帶我回去玩一段時間吧!我保證,我絕對不會惹事,我一定會乖乖的。”

關於回國這事,自從陸思穆小朋友懂事後,就一直在提。

隻不過因為他太小了,南溪又要留在這裡照顧弟弟,分身乏術,所以一直非常擔心,就冇有同意。

但是,陸思穆小朋友一直以來卻都非常執著。

總是一遍又一遍的說出自己的心願:就是回國。

這一次,周羨南看著陸思穆眼底的請求和動容的淚光,到底是感動了。

點了點頭,他道:“好,我帶你回國。”

聽到這話,陸思穆小朋友瞬間雙眸一亮。

緊接著,他高興的跳了起來,大喊道:“哇,太好了,周叔叔真棒,周叔叔答應了,周叔叔最好了。”

看孩子興高采烈的,高興得手舞足蹈,周羨南忽然覺得就算被南溪說,也值得了。

就這樣,周羨南一隻手拉著箱子,一隻手牽著思穆的軟軟的小手登了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