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到了機艙裡,陸思穆小朋友立馬高興的坐到了座位上。

然而,就在這時,周羨南的手機響了。

來電的人,正是南溪。

旁邊,陸思穆小朋友所有的開心和激動頓時都消失不見,他立馬端端正正的坐著,同時超緊張的看向周羨南,一副請求的申請。

那雙亮晶晶的眼睛好像在說:“周叔叔,不要告訴媽媽,幫幫我。”

看懂了陸思穆小朋友眼裡的求助,周羨南立馬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。

同時安慰道:“放心吧,周叔叔一言九鼎,既然答應了,就一定會帶你回國。”

“哇,謝謝周叔叔,周叔叔太棒了。”

陸思穆歡呼完,周羨南接通了南溪的電話。

她的聲音,很是著急:“羨南,思穆好像不見了,本來是阿姨帶著思穆一起出去的,結果剛剛阿姨回來告訴我,思穆中途說要去洗手間,就跑走了。”

“怎麼辦啊?他還那麼小,你說,他該不會被……”

這時,周羨南立馬打斷南溪:“溪溪,你彆著急,思穆冇有丟,他和我在一起。”

聽到這話,南溪驟然鬆了一口氣。

整個人也放心了很多。

知道思穆不見的那一刻,她是真的嚇死了。

幸好隻是虛驚一場。

掛了電話,周羨南再度看向陸思穆,同時嚴肅的開口:“聽見了嗎?媽媽剛剛在電話裡有多著急,你這樣一聲不吭的離開,她會擔心死的。”

“隻此一次,以後再也不準這樣了。”

知道自己做錯了,陸思穆小朋友立馬乖乖的點著頭。

就連語氣都小了很多:“知道了周叔叔,我會記住你的教訓,以後再也不做這樣危險的事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飛機起飛前,周羨南給南溪發了一條微信。

“溪溪,思穆的確和我在一起,因為他很想回中國,願望特彆強烈,所以我打算實現他的心願,帶他回國看看,勿念,我會好好照顧他的。”

然後,手機關機。

當飛機直入雲霄,雲彩輕輕地飄蕩時,陸思穆小朋友看著窗外,嘴角終於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。

“爸爸,你等著,我回來了!”

“爸爸,你知道嗎?我和弟弟都很想你,你放心,思穆馬上就來找你了。”

是的,陸思穆這趟回國之旅,真正的目的根本就不是為了旅遊。

而是為了尋親。

隻不過,他一直把這個秘密偷偷的藏在心裡,除了他和弟弟,其他人誰也不知道。

而現在,他離自己的目的越來越近了。

眼看著就快要見到爸爸了,陸思穆小朋友坐在椅子上充滿了興奮和激動,以致於完全睡不著。

十幾個小時的飛行。

終於,飛機落地了。

周羨南一隻手牽著陸思穆,一隻手推著行李箱,穿梭在機場。

到了中國,陸思穆小朋友的確非常興奮。

他也和自己承諾的那樣,很乖巧。

白天,周羨南有事,就找了家裡幾十年的阿姨帶著他。

晚上,周羨南不加班時,就親自帶陸思穆小朋友到處玩兒。

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。

一個白天,當吃完早餐,周羨南出門後,陸思穆小朋友立馬牽起了阿姨的手,甜蜜蜜得喊:“奶奶,我想去一個地方,你能帶我去嗎?”

“可以啊!”

經過幾天的相處,阿姨已經完全被陸思穆小朋友的可愛乖巧拿下了。

所以,不管陸思穆小朋友提什麼要求,她幾乎是想也冇想就直接點頭答應了。

“謝謝奶奶,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!”

當站在陸氏集團大樓前,陸思穆小朋友立馬興奮得心口砰砰砰的直跳。

他仰著小小的腦袋網上看。

然而,眼前的這棟樓,真的好高好高啊!

“哇塞,這麼大的一棟樓,爹地就在這裡麵嗎?那麼,他會在哪一層呢?”

不知道沒關係,他可以問。

進了大廳,陸思穆小朋友直接走向前台:“漂亮姐姐,請問陸見深在哪一層?我想找他。”

這話一處,前台的小姐姐很是有些愣住了。

不僅因為小朋友的可愛軟萌,更因為他口中直接喊出了陸總的名字。

“小朋友,你是要找我們陸總嗎?”

麵對長得可愛的,乖巧嘴甜的小男孩兒,前台的美女到底是多了幾分愛心和喜歡。

“嗯,就是找他。”陸思穆點了點頭。

“小朋友,想見我們陸總可以是可以,但你有預約嗎?”

聽到這話,陸思穆小朋友立馬皺了皺眉。

心想:這麼麻煩嗎?

我見自己爹地還要預約?

“冇有,必須要預約嗎?”陸思穆眨著亮晶晶的眼睛問。

前台小姐姐有些不忍的點了點頭,同時道。

“抱歉啊,小朋友,要見我們陸總是必須要有預約的,你冇有預約的話,姐姐就不能讓你進去了。”

小思穆也很懂,立馬懂事的點了點。

“好的,謝謝姐姐,我理解姐姐,那我就不麻煩姐姐了。”

反正他又不忙,每天多的是時間。

既然冇有預約不能進去見爹地,那他就在這裡等一下好了。

等到晚上下班了,爹地應該會從這棟樓裡走出來吧。

等啊等,十分鐘,二十分鐘……

很快,就是一個小時了。

可能是等得有些辛苦,陸思穆坐在椅子上,突然,輕輕的點著頭。

原來是等得太無聊,所以睡著了。

見他點著頭犯困的模樣,前台小姐姐的心都快被萌化了,到底是於心不忍,她抬手,給總裁辦打了個電話:“林特助,下麵有個小朋友說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見陸總。”

“小朋友?”林霄納悶。

經過前台小姐姐的一番勸解,林霄來到了大廳。

“那個小朋友呢?在哪裡?”

前台的美女一指,林霄立馬走過去。

當看見眼前正閉著眼睛可愛犯困的陸思穆,林霄隻是草草的掃了一眼,並冇有自信的看,也冇有多想。

然而,就在陸思穆小朋友抬起頭,睜開眼睛的時候,林霄立馬瞪大了眼睛。

瞬間,整個人猶如石化,他簡直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小男孩兒。

這……這個小男孩兒長得也太像陸總了。

雖然和陸總現在的樣子相比,並不能一眼看出。

但是,他看過陸總小時候的照片,這小男孩兒和陸總小時候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

“小朋友,你叫什麼名字?聽說你要找陸總?”林霄立馬走向前,輕聲地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