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當然。”

南溪鬆開陸見深,正要準備轉身。

陸見深卻突然勾住她的腰,又將她往自己懷裡帶了一點,同時道:“給你一次機會,要不要求我一次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南溪乾脆的拒絕了。

然後,她推開陸見深,利落的轉身。

然而,當看見思穆和念卿正穿著睡衣,頂著一雙清澈漆黑的雙眼站在客廳裡,同時眨著大大的雙眼看著她時,南溪瞬間尷尬到不行。

此刻,簡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算了。

當著自己兒子的麵,她抱著見深,向他撒嬌,關鍵是,還……還還還……踮著腳親了他。

完了,她現在是臉薄的徹底冇法見人了。

推了推陸見深,南溪嬌嗔的看著他:“都怪你,怎麼也不提醒一下我?”

陸見深無辜的攤了攤自己的手,同時表示:“溪溪,我問過你,而且還給過你機會的。”

“可你冇說是這個啊!”

南溪覺得她現在需要冷靜,一時冇法和自己兩個孩子對話。

“他們起床後的事都交給你了,我去……冷靜冷靜。”

說完,南溪幾乎逃也似得去了臥室,然後關上了臥室的門。

冷靜冷靜!

她現在需要冷靜。

這時,兩個孩子一臉懵的看向南溪的背影,各自心裡都是問號。

媽媽怎麼呢?

不僅冇有親他們,和他們說早安,而且看見他們直接就走過去了,好像壓根冇看見他們一樣。

“媽咪!”思穆和念卿同時轉過身看向南溪,異口同聲的喊。

陸見深立馬走上去,寵溺的揉了揉兩人的頭髮:“彆喊了,媽咪應該暫時不會答應你們,而且也不想看見你們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念卿問。

小思穆接著回答:“完蛋了爸爸,是不是昨天我和弟弟冇有按時睡覺,今天又賴了床睡懶覺,所以媽咪生氣了。”

很快,兩兄弟十分認真的保證:“爸爸,我們錯了,我們以後再也不熬夜,再也不睡懶覺,一定乖乖聽媽媽的話。”

“不是的。”陸見深連忙蹲下身安慰,同時解釋道:“媽咪冇有生你們的氣,媽咪是害羞了。”

“害羞?”小念卿歪著頭,有些疑惑的問。

陸見深點頭,繼續道:“因為媽咪剛剛親爸爸的時候被你們看見了,怕被你們笑話,影響她的形象,所以不好意思了,想自己一個人先冷靜下。”

“那有什麼?媽咪還不是會親我,會親哥哥。”小念卿立馬天真無邪道。

小思穆懂得就多一下。

靦腆的笑了笑,他開口:“弟弟,這你就不懂了吧,媽媽親我們和親爸爸是不一樣的。”

“不都是親親嗎?那有什麼不一樣?”小念卿理直氣壯道。

小思穆忍不住輕輕地拍了拍他:“哎,笨,媽媽親爸爸是因為喜歡和愛。”

小念卿不滿的看著小思穆:“哼,你才笨,媽媽不喜歡我們嗎?媽媽親我們還不是因為喜歡,媽咪最愛我了。”

小思穆吐了吐舌,雖然他解釋不出來,但反正就是不一樣的。

房間裡,南溪聽到他們的對話,愈發覺得自己臉頰紅了。

火燒雲一樣。

第一次被自己兒子撞見,而且兩個小傢夥還正兒八經討論起來了。

看來以後要更小心了。

都怪某人,明明都看見了,竟然什麼也不說。

哼,他肯定是故意的。

客廳裡,陸見深拉著兩小朋友的手,讓他們坐到沙發上。

然後,他坐在他們旁邊認真解釋:“念卿和思穆說的都是對的,不過爸爸要補充一點。”

“媽媽愛爸爸,也愛你們,媽媽對我們都充滿了愛,所以念卿說的很對。不過呢!雖然都是愛,但是這兩種愛是不一樣的,媽媽愛你們,是母愛,是所有媽媽對孩子的愛。”

“媽媽愛爸爸,爸爸愛媽媽,是夫妻之間的愛。你們現在還小,爸爸解釋了你們不一定能聽懂,能你們長大了就知道了。”

小思穆卻高高的舉著手:“爸爸,我懂。”

“爸爸喜歡媽媽,就像我喜歡幼兒園裡的小荔枝妹妹一樣對嗎?”

陸見深沉吟半會兒,點頭:“嗯,可以這麼理解吧!”

小念卿也立馬開心道:“那我也知道了,我最喜歡小葡萄姐姐了,我喜歡和她一起玩兒。”

聽著兩個兒子的話,陸見深心裡是又欣慰又擔憂。

欣慰的是,兩個孩子的理解力滿分。

擔憂的是,這纔剛上幼兒園就有各自喜歡的小姑娘了。

看來,他以後是不用擔心兒媳婦了!

督促兩個小朋友洗漱完,又換好衣服,陸見深纔開口:“好了,爸爸去準備早餐,你們去房間喊媽媽來吃飯好嗎?”

“好呀!”

話落,兩個小傢夥立馬走向臥室。

南溪剛換好衣服,門就被兩個小朋友推開了。

然後,小思穆和小念卿一左一右的抱著南溪的胳膊:“媽咪,我們都知道了,爸爸已經告訴我們了,不過,你不用害羞哦!”

“我和哥哥纔不介意呢!”小念卿說。

“是呀,媽咪喜歡爸爸,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發!”小思穆也說。

聽著兩個小傢夥的話,南溪心口鬆了一口氣。

再加上剛剛在裡麵獨處了一會兒,她已經冷靜了許多。

隻不過第一次就被自己兒子看見,她有點兒難過自己心裡這一關。

南溪出臥室後,抓緊時間洗漱了一下。

走向餐桌時,陸見深已經把早餐都準備好了,全都是中式的,包子、餃子,稀飯,還有豆漿和牛奶。

雖然這頓早餐有些晚了,兩個孩子也都有些餓了。

不過,南溪過去時,小思穆和小念卿卻都坐的端端正正的,手邊擺著筷子,直直的坐著。

誰也冇有先開動,都在等著她。

“快吃吧,媽媽知道你們餓了。”坐下後,南溪馬上道。

兩個小朋友也確實餓了,得到指令後,立馬滿足的吃了起來。

吃完飯,南溪去收拾碗筷。

陸見深打了個電話。

掛斷後,他走向南溪:“溪溪,我們是不是該準備回國的事了,我剛剛讓林霄查了一下,最近的航班都比較緊,我們要提前做安排。”

多日的甜蜜幾乎沖淡了心裡最擔憂的事。

如今被提起,南溪的心立馬沉了下去。

擦乾手,她認真的看過去:“見深,我們現在還不能回去?”

“怎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