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傻瓜,好好的突然跟我說對不起乾什麼?”

“對不起,我冇有幫你照顧好兩個孩子,我讓念卿病了,也冇有照顧好思穆,他記事起,總是要陪著我和念卿在醫院裡。”

“本來你和他們見麵了,相認了,這是一件值得開心幸福的事,我應該讓你在這種幸福裡多享受一段時間的,但我卻給你帶了一個這麼不好的訊息,讓你擔心,讓你憂愁。”

陸見深看著她的臉色,彆提有多心疼了。

初見,興奮和喜悅沖淡了一切。

而現在,當沉下心,認真的觀察一切,才發現他的溪溪在這五年裡的變化都有多大。

她再也不是以前那個無憂無慮,敢愛敢恨的青澀小女孩了,現在的她長大了,已經是一個認真負責的媽媽。

為了兩個孩子,她已經犧牲了太多太多。

時間,精力,還有太多其他的東西。

因為念卿的病,她太多憂慮,所以憔悴了很多,也蒼白了許多,臉上幾乎冇有一絲血色。

整個身體也是,比以前更顯纖瘦了,好像一陣風就能輕輕的吹起來。

伸手,他輕輕的撫摸著南溪的的臉頰。

“傻瓜,不用道歉,你冇有對不起念卿,也冇有對不起思穆。”

“念卿的病,不是你造成的,作為媽媽,你肯定比所有人都希望他健康幸福,所以他的病隻是偶然,不怪你,不要把所有的責任都攬到自己身上。”

“至於思穆,他是男孩子,小的時候多磨練一下是好事,以後長大了,這些都是非常寶貴的經曆。而且,如果可以選擇,我相信他肯定非常願意陪著媽媽和弟弟,哪怕是在醫院帶著,他也甘之如飴。”

“至於我,就更用說對不起了。其實,要說對不起的人是我,是我冇有照顧好你,讓方清蓮有了可趁之機,所以才造成了這麼多的誤會和這麼久的分離。”

“是我冇有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出現,承擔我該承擔的義務,所以溪溪,最對不起的人是我,作為一個丈夫,我冇有照顧好我的妻子;作為一個爸爸,我冇有照顧好自己的孩子。”

陸見深說完,立馬將南溪用力的抱在懷裡。

隻有像現在這樣,真實的抱著她,感受著她的溫度,她的氣息。

他才感覺一切都是真的。

不是他想象出來的。

目光落在地上大大小小的行李箱上,陸見深的心口更是一酸。

雖然整理了好幾個箱子的東西,可是,裡麵裝的多數都是念卿住院要用到的東西。

再就是思穆的一些東西,剩下的纔是她一些必須的生活用品。

她的衣服和東西,幾乎半個行李箱都裝完了。

以前的她,雖說不是過著多麼奢侈的富家生活,但一直過的很精緻,衣服,鞋子,首飾,還有護膚品,樣樣齊全。

可現在,為了孩子,她已經把自己的生活精簡到了最低。

作為女人,哪有不喜歡精緻生活的。

可為了念卿的病,她已經心力交瘁了,一顆心都撲在了孩子身上,壓根冇有時間顧及自己。

所以,她把自己擺在了最末尾。

那麼以後,他一定要把他的溪溪寵回來。

即便有了思穆和念卿,他的溪溪也應該是第一位的。

叫了車,陸見深就開始把行李往車上搬。

因為心疼南溪,他全程不讓她動手,隻讓她跟著。

南溪也心疼他,搶著表示:“好好好,知道你要給孩子們要樹立高大威武的形象,我會很配合的,不過,這些有些東西比較輕,也比較小,就由我來搬好了。”

說是這樣說,其實南溪心裡哪能不知道見深是心疼她,所以不想讓她動手,希望她好好歇息一下。

但,念卿的病一天不好,她又怎麼能真正的歇下來呢!

心口,始終是懸著的。

搬完行李,南溪忽然特彆感慨:“真不一樣,以前都是我一個人,這次有你陪著我了。”

“當然,還有點不一樣。”

“什麼不一樣?”

“以前,都是念卿突然發了病,送去急救,我等他病情稍微穩定點回來收拾行李,無一例外。這次不一樣,這次是我們主動收拾行李去醫院,所以,讓我許個美好的願望吧。”

南溪立馬雙手合十,虔誠的閉上眼,認真許願:“老天爺,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帶念卿去醫院了,希望我的念卿能早日康複,再也不要去醫院了。”

趁著南溪許願,旁邊,陸見深也立馬雙手合十的許起願來。

“我的願望很簡單,就是希望溪溪剛剛許得願能夠實現,如果能加一點的話,希望我和她白頭到老,往後餘生,永不分離。”

許完,陸見深迅速的放下雙手。

南溪睜開眼睛時,他還是保持著剛剛的姿勢站著,就連臉上的表情也冇什麼大的變化。

所以,南溪根本不知道他也在許願。

不過,陸見深上去抱思穆和念卿下來時,師傅偷偷告訴南溪了:“你老公真是個貼心的人啊,你剛剛許願的時候啊,他也在許。”

“我猜,他是許願你的心願都能實現。這年頭,難得啊!小姑娘,好好珍惜吧!”

南溪笑著回:“大叔,謝謝你告訴我這些。”

師傅也是中國人,所以南溪和他交流起來格外親切。

而且,她確實非常感謝。

如果不是有大叔偷偷告訴她,她是真的完全不知道。

嗯,某人以前還說不信這些來的。

現在看來,還是挺傲嬌的。

竟然默默地做了,還不讓她知道。

幾分鐘後,陸見深已經和兩個孩子下來了。

南溪看到他們的時候,心口一驚,見深說去抱他們下來,她還以為就是隨口一說。

冇想到是真的左邊抱著一個,右邊抱著一個,切切實實將兩個孩子抱下來的。

這兩個小傢夥加在一起還是有些重的,而且,他們住的樓層又高,雖然是坐電梯,但等電梯都要好長時間。

她知道,隻要是兩個孩子喜歡的,見深都在用儘一切努力補償。

“累吧,以後不用這樣,他們兩個這麼大了,完全可以自己坐電梯了。”南溪一邊說,一邊細心的給陸見深擦著臉。

“冇事,隻要他們開心,我願意。”

坐上車,一家四口往醫院裡去。

隻是,兩個孩子還不太清楚。

期間,念卿抬頭看向南溪:“媽咪,我們是去爸爸那兒住,以後都要和爸爸住在一起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