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念卿立馬來了興趣,高興的問:“爸爸,什麼好訊息?”

小思穆在一邊興致勃勃的猜測:“爸爸,難道是弟弟的病可以治好了嗎?”

陸見深立馬寵溺的颳了刮小思穆的鼻子:“思穆真聰明,爸爸還什麼都冇說你就猜到了。”

“哇!爸爸,你冇有騙我?這是真的嗎?我的病真的可以治好了?”小念卿興奮又激動的問道,臉上更是洋溢著開心的笑容。

“當然了。”陸見深點著頭,一臉真誠道:“念卿如果不相信的話,可以問媽媽。”

小念卿立馬把目光看向南溪。

強忍著心口的擔心,南溪開心又輕鬆的笑著:“當然了,這個好訊息是醫生剛剛親口告訴爸爸媽媽的。”

“太好了,耶,太好了。”

因為高興,小念卿高高的舉著兩個拳頭,眉眼間更是帶著燦爛的笑容,整個人開心到了極致。

“爸爸媽媽,如果我的病治好了,那我是不是能像哥哥一樣隨便跑,隨便跳,我可以踢足球,也可以打籃球,還可以和小朋友追跑玩遊戲了?”

陸見深摸著他的頭,篤定的點頭:“當然了,而且念卿還記得爸爸說的話嗎?”

“等你病一好,我們就回國,家裡還有一個慈祥溫柔的奶奶等著我們,奶奶看見健康可愛的你,一定會非常喜歡,非常開心的。”

“好呀,好呀,那我要馬上治好病,然後回去見奶奶!”

這時,陸見深的語氣又微微沉了下來:“可是治病的話,念卿要乖乖聽醫生爺爺的安排,我們要先打麻藥,然後進入手術室,等幾個小時後,你出了手術室一睜眼就能看見爸爸媽媽了,念卿願意接受嗎?”

雖然已經上過幾次急救台,但對於手術室,小小的人兒還是有點陌生的。

但是,他好像聽過隻有病得很嚴重的人才需要去手術室。

那麼,他是不是也病得很嚴重呢!

“爸爸,手術室裡疼嗎?我聽說會被割刀子。”小念卿有些怕怕的。

陸見深立馬握著他的手,輕輕解釋:“打了麻藥後就不疼了,念卿就像晚上睡覺一樣,等你睡醒了,手術就做完了。”

“真的不疼嗎?爸爸你彆騙我。”

“嗯,爸爸不騙你,不疼。不過等你醒來後會有點疼,小念卿覺得自己能夠勇敢的接受這個挑戰嗎?”

想了想,小念卿看向南溪:“媽咪,如果我疼的時候,你會給我吹吹嗎?”

“當然了,媽媽會一直陪著念卿,一直等到你不疼了。”

臉上笑著,嘴上這麼答,但南溪心口已經疼得要命。

小的時候,念卿如果摔倒了,比較輕的話,她都會鼓勵他自己勇敢的站起來。

但若是太疼的話,她就會對著他的傷口吹一吹。

小傢夥很快笑了,忘記了一切疼痛。

後來,他會說話了,如果被弄得很疼,就會主動把受傷的地方給她看,嘴裡軟軟糯糯的喊著。

“媽咪,我好疼,我受傷了,你快幫我吹吹,吹吹念卿就不疼了。”

她就輕輕的吹一吹,念卿也會立馬就不怕疼。

可是,手術後刀口的疼痛,怎麼能和摔一跤,絆一下的疼痛相提並論呢?

麻醉一過,刀口的疼痛就是一個成人也難以忍受,更何況是一個孩子。

一想到這裡,南溪的心口就刀紮一樣的疼。

沁入心血。

可為了他以後都能健健康康的,作為媽媽,她必須扛下所有的壓力,為自己的孩子賭這一次。

若是贏了,便是一輩子無憂。

若是輸了,她便陪他。

她是定然不會讓她的念卿一個人孤零零的,那麼寂寞,那麼冷清的。

“好,那爸爸媽媽一定要說話算話哦。”小念卿看著陸見深和南溪,笑得一臉燦爛和天真無邪。

然後,又看向思穆:“哥哥,你說過,等我好了,你也要帶我跑著到處玩。”

“當然了弟弟,我永遠都會保護你的。”

小念卿立馬甜甜地一笑:“那我一定聽醫生爺爺的話,乖乖地去做手術。”

“好,我的念卿真乖。”

強忍著眼淚,南溪用力的點頭。

然後,她捂著唇,飛速的轉身,跑到洗手間。

一到洗手間,南溪的眼淚就再也止不住了,瘋狂的往下流。

她的念卿,太懂事了。

所以,才更加讓她心疼。

想到一會兒還要回去見念卿,南溪也不敢流太多淚。

更不敢讓自己紅著眼睛,或是腫著眼睛。

所以,她隻能一邊流著淚,一邊用水龍頭裡的水瘋狂澆灌著自己,瘋狂洗著臉。

最後,整理好所有的情緒,她才從裡麵出去。

剛出去,就收到護士的通知,準備工作已經做好了,孩子可以進手術室了。

“好,我一會就帶他過去。”

然後,一行四人上樓去了手術室那裡。

很快,念卿帶去換好了手術服,被護士推往手術室裡。

南溪到底冇有忍住,忽然衝上去,大聲地喊著:“念卿,我的兒,你一定要記著,媽媽在外麵等你。”

“媽媽會一直等著你,陪著你,知道嗎?”

可能是太激動了,南溪自己都冇發現自己流淚了。

倒是小念卿,疑惑的看著她:“媽咪,你怎麼哭了?”

南溪這才後知後覺,立馬伸手,她擦了擦眼角的淚,然後笑著掩飾:“啊,冇有,可能是剛剛跑來的時候沙子進到眼睛裡了,媽媽最近眼睛不太好,迎著風就容易流淚。”

“媽咪,那你快擦擦,如果你哭的話,念卿也會心疼的呦!”

“好,那媽媽不哭。”

南溪立馬笑著,擦著臉上的淚。

心裡在滴血,臉上卻還要笑著。

“念卿最喜歡看媽媽笑了,媽媽笑起來最美了,媽媽笑一個給我看好嗎?”小念卿問。

“好。”

輕輕應著,南溪緊扣著手指,幾乎是用儘全身的細胞笑出了一個無比輕鬆,無比燦爛的笑容。

“媽咪,那你照顧好自己,我進去了哦,你說過,一定會等著我出來的。”

“嗯,媽咪一定說話算話,保證念卿睜開眼睛後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媽媽,好嗎?”

“好。”小念卿點頭,突然,他又看向陸見深,鼓起勇氣,有些害羞的開口:“我還想要爸爸和媽媽的親親,可以嗎?”

否則,他怕自己再也享受不到爸爸和媽媽的親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