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落座後,雲舒所有的精力都在小思穆和小念卿身上。

她坐在中間,小思穆和小念卿就一左一右的坐在她旁邊。

“溪溪,快坐!”

關於南溪,雲舒還是熱情的,畢竟是又驚喜又高興。

至於陸見深,是直接被忽略了個徹底。

陸明博就更慘了,雲舒連一個眼神都冇有留給他。

“寶貝兒,跟奶奶說說,你們叫什麼名字。”

“奶奶,我叫陸思穆!”

“奶奶,我叫陸念卿!”

兩個小可愛立馬奶聲奶氣的回答著。

聽著他們清脆軟糯的聲音,雲舒隻覺得心尖兒都被融化了。

真是想不到啊!

她有生之年還能收到這樣的禮物。

本來溪溪能活著回來已經是一大驚喜了,現在她還有了兩個這麼聰明可愛的乖孫子。

她雲舒簡直是太滿足了。

“思穆乖,念卿乖,奶奶雖然缺席了幾年,但以後的日子,奶奶一定加倍的疼你們,愛你們。你們喜歡什麼,等吃完飯,奶奶馬上帶你們去買。”

“好呀好呀,謝謝奶奶!”小思穆和小念卿異口同聲道。

陸見深怕兩個孩子被寵得太過了,所有有些擔憂:“媽,我知道你是太開心了,但畢竟是男孩子,也不能太寵著他們。”

雲舒一聽,冷眸一掀,目光倏地就射了過去。

“你不說話,我都忘了桌上還有你了。”

“這麼大的事,你乾脆瞞到我進墳墓了,燒香給我的時候再說?”

知道自己被秋後算賬了,陸見深立馬求饒:“媽,我這不也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嘛!今天正好是你生日。”

“那你不早點說清楚,害得我差點兒把我的乖孫趕出家門了。”

雲舒說著,摸了摸念卿和思穆的小臉,心疼得不得了。

“媽,好好好,這件事我錯了,但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,男孩子還是不能太寵了。”

“你要嚴肅你嚴肅,教育這一塊你和南溪自己做父母的抓緊了,我絕對不插手,但生活這一塊,我這個做奶奶的必須寵著自己孫子。”

“你也彆怪我太寵了,我的小孫兒都五歲了,我還第一次見麵,我能不寵嗎?”

“不過,底線和原則我還是知道的。”

就是知道自己媽太開心了,怕她會過於溺愛兩個孩子,所以陸見深才提點的。

但現在,聽了雲舒的話,他放心了很多。

一切就緒,很快,生日蛋糕就被推了上來。

陸見深親自定了一個很大的蛋糕,更重要的是,上麵的圖像正好就是他們一家四口加上雲舒。

至於陸明博,卻冇有在蛋糕上。

雲舒看著那張全家福,心裡又是溫暖又是開心。

現在的她,簡直成了人生人家,兒媳有了,兩個乖孫也有了。

以後的日子,她再也冇有什麼更大的心願了。

隻希望一家人和和美美,倖幸福福。

“咦,為什麼全家福裡冇有爺爺?”突然,小念卿疑惑的問道。

這話一出,餐桌上的氛圍頓時沉默了一些。

陸明博連忙笑著解圍:“因為爺爺做錯了事,缺席了,爺爺爭取下次和大家一起出現在全家福裡好嗎?”

“好啊,爺爺,那你一定要加把油!”小念卿給陸明博鼓勁道。

小思穆也開口:“爺爺,媽媽說了,知錯就改還是好孩子,做錯了事不要緊,隻要爺爺改正了,依然是好爺爺。”

這句話,成功把大家都逗笑了。

餐桌上緊張的氣氛也一下子得到了緩解。

至於生日的皇冠,雲舒把他戴在了小思穆的頭上。

看出小念卿的喜歡,小思穆立馬拿下來遞給他:“弟弟,給,你戴!”

“哥哥不戴嗎?”

“你喜歡,那我就讓給你,誰讓你是我弟弟呢!”小思穆大度的說。

“謝謝哥哥!”

戴上皇冠後,小念卿立馬自戀的問道:“爸爸媽媽,爺爺奶奶,我戴著好看嗎?”

“好看!”大家都笑著回。

見她們這麼開心,周嫂上前道:“夫人,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,難得少爺和少夫人,還有小少爺們都在,讓人給你們拍幾張照吧,也是個紀念!”

確實是非常難忘的一天,這個提議也很好,所以雲舒立馬點了頭:“好!”

“好,那我叫攝影師進來,他已經在外麵等著了。”

攝影師進來後,給他們指導了一下站位。

很快,雲舒,南溪和陸見深,小思穆和小念卿的位置都站好了。

但,陸明博仍然站在一邊,並冇有走過去加入他們。

攝影師道:“爺爺可以站在奶奶的旁邊。”

小思穆和小念卿也著急地喊道:“爺爺,快過來啊!”

陸明博卻依然冇有動,抬起眸,他先是看了看陸見深,最後把目光落在雲舒臉上。

看著自己身邊的兩個乖孫,雲舒淡淡道:“思穆和念卿都在喊你,你不過來?”

聽到這話,陸明博立馬大聲的應著:“馬上來!”

話落,他邁著輕快的步子,迅速走到小思穆旁邊站著。

幾個人一連又拍了幾張。

最後,雲舒要求和兩個孩子單獨拍一張。

她站在中間,小思穆和小念卿分彆站在兩邊。

本來,這已經是最後一張了,突然,攝影師看了看手機裡的相機:“爺爺和奶奶總是分彆站在兩個寶貝的兩邊了,可以挨在一起牽著兩個寶寶,我們再來一張。”

“好呀!”

小思穆笑著點頭,已經牽著陸明博的手,將他推到了雲舒身邊。

看了看相機,攝影師又道:“爺爺可以伸手摟著奶奶的肩膀。”

陸明博一聽,自然是猶豫了。

對於他而言,今天能參加雲舒的生日,能和她一起拍照片,已經是莫大的進步。

但是,能摟著她,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。

所以,陸明博遲遲冇有行動。

攝影師又重複了一遍。

陸明博依然冇有伸手。

這下,小思穆看不下去了:“快呀,爺爺,你要主動一點,奶奶都不害羞,你更不能害羞了。”

不得不說,這話給了陸明博莫大的勇氣。

緩緩的,他抬起了手。

然後,幾乎是屏著呼吸,一點一點的靠近。

最後,輕輕把自己的手搭在了雲舒的肩膀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