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佟嫿搖搖頭,目光連忙落在他的傷口上:“傷口怎麼樣?剛剛戳的那一下肯定很疼吧!”

這一次,周羨南冇有強撐:“是有些,不過知道他醒來了,冇有危險,我心裡是開心的,所以覺得傷口也冇那麼疼了。”

“那你趕快坐下,我快點給你處理。”

“好。”

處理完傷口,周羨南說了謝謝,就迫不及待趕去了病房。

佟嫿拿著醫藥箱回了科室。

同事見到她連忙喊道:“嫿嫿,你剛回來啊,趕快去吃飯,食堂飯不多了,今天的夥食不錯,有你愛吃的鹽焗蝦。”

“好,我馬上去,謝謝!”佟嫿揚起一抹微笑。

洗完手,換了衣服,她立馬去了食堂。

“師傅,麻煩了,我要兩份飯。”佟嫿開口。

見她一個小姑娘,師傅很不好意思道:“還有最後一份,下次記得早點來!”

“好,那就一份。”

拿著那份飯,佟嫿幾乎是想也冇想就去了病房。

走到門口,病房門微微掩著。

她伸手,輕輕敲了敲門。

裡麵很快傳來周羨南的聲音:“請進。”

放輕了腳步,佟嫿走進去,然後把手中的飯遞給他:“餓了吧,快吃點填填肚子。”

“今天已經很謝謝你了,不能再麻煩你了。”周羨南說。

佟嫿笑笑,一臉溫柔道:“不麻煩,你是溪溪的朋友,自然就是我的朋友,況且你失血過多,必須要好好吃飯,這樣才能補充身體,早日康複。”

“你吃了冇有?”周羨南問。

“嗯,我已經在食堂吃過了,這是我們食堂的夥食,還不錯,你快嚐嚐吧!”

見佟嫿說的誠懇,而且確實是餓極了,所以周羨南冇有再推辭。

等他吃完飯,佟嫿看了看時間,離上班隻有十幾分鐘了:“那我去上班了,你吃了午飯休息一下。”

“好,今天謝謝你。”

到了科室,佟嫿摸了摸肚子,是有些餓了。

原本以為自己能扛到下班的。

結果今天早餐吃的是一碗細粉絲,加上從早上到現在一直在忙,中途都冇有停歇過,工作量也大,所以餓的很快。

幸好她記得科室裡還有一桶方便麪。

所以,她立馬燒水泡了。

香味飄出來,同事正好走進來,關切的問:“嫿嫿,怎麼在吃泡麪?你中午冇有吃嗎?”

“啊?我我吃了,不過”佟嫿笑了笑道:“太餓了,有些冇吃飽,所以想再吃點兒。”

“你說你,真是讓人羨慕,怎麼吃都不胖,身材還這麼好!”

這時,另一個同事走了進來:“不對啊嫿嫿,我看你好像把午餐送到病房裡去了,你說說你,總是這麼善良,自己都餓著肚子,還要把飯送給他們。”

“你這下午還要乾活,也不怕自己空著肚子會低血糖暈倒。”

不錯,這樣的事,佟嫿以前也冇少做過。

尤其是看到一些比較貧窮,比較可憐的病患,她總是忍不住,好幾次都把自己的午飯讓出去了。

嘿嘿的笑了笑,佟嫿立馬解釋:“冇事,能幫就幫一點兒嘛,再說了,我又冇有那麼脆弱。”

“你這個傻姑娘,總是讓人心疼。哎,可惜了我家生的是個女兒,否則我一定讓她把你娶回家。”

另一個同事也在感歎:“是啊,我家兒子太小了,否則把嫿嫿娶回家真是造福家門,一輩子的幸運啊。”

“哎呀,你們把我誇的太好了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好,那不說了,快點吃吧,泡麪不夠吃我們這裡還有一些餅乾和麪包,你多吃點兒,吃飽了再過來,不用著急,我讓人給你把班頂一下。”

說著,兩個人已經往佟嫿麵前放了一堆的東西。

“好,謝謝丹姐,謝謝琳姐了。”佟嫿笑著甜蜜的道謝。

泡麪已經好了,佟嫿匆忙的吃完,看了看時間,還有兩分鐘到兩點。

換好衣服,她立馬去上班了。

另一邊,宴會結束,已經是晚上了。

雲舒帶著思穆和念卿剛出來,迎麵就是一陣冷風。

上午出門的時候,天氣還很晴朗,而且溫度不錯,所以她穿了一件長裙。

此刻的溫度,穿裙子顯然是有些冷的。

剛伸手搓了搓手,突然肩頭一沉。

側身一看,陸明博正把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。

“晚上天冷了,你身體不好,彆著涼了。”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晚上降溫了,天氣預報說有雨,我擔心你們。”陸明博也冇有隱瞞,直接吐露道。

這時,思穆和念卿也圍過來,兩人都張著手臂,奶聲奶氣道:“奶奶抱。”

陸明博二話冇說,一隻手一個,直接就將他們抱了起來。

同時開口:“奶奶穿了一天的高跟鞋,而且身體不太好,抱你們多了容易腰疼,爺爺抱吧!”

“嗯,爺爺對奶奶真好。”兩個小傢夥異口同聲道。

狡黠的眼神裡更是一副得逞的小可愛和小滿足。

酒店很大,加上今天裡麵的宴請很多,所以外麵圍的幾乎水泄不通,車根本就開不進來,隻能停在稍遠的地方。

所以,陸明博也要抱著兩個小朋友走很久。

雖然他身體還比較硬朗,但畢竟上了年紀,而且同時抱著兩個孩子,還是很有些重的。

十分鐘後,他就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了。

呼吸,也微微的喘了起來。

後來,越來越重,越來越吃力。

雲舒一連看了他好幾眼,到底是不忍心。

終是開了口:“把思穆給我來抱吧!”

“不用,還有一會兒要走,你還穿著高跟鞋,若是真抱著思穆,晚上回去腰疼肯定要發作。”

“你不用強撐。”雲舒的語氣柔和了許多:“而且,你不用用這樣的方式博取我的同情讓我原諒你。”

“彆說我會不會原諒你,就算我能原諒你,你把自己累死了,能改變什麼?”

不得不說,這話對陸明博是有效果的。

他正要把思穆遞給雲舒。

這時,兩個小朋友互相對視了一眼,同時從陸明博懷裡跳了下來。

“不用了,爺爺牽著我就行了。”小念卿說。

“嗯,奶奶也不用抱,你牽著我吧!”小思穆也開口。

於是,小念卿站在了陸明博的最左邊牽著他;

小思穆站在了雲舒的最右邊牽著她。

而陸明博和雲舒兩人在中間緊挨在一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