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佟嫿和周羨南的心頓時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上。

可他們什麼都做不了,隻能在門外等著。

過了十分鐘,當門打開,佟嫿第一個衝進去。

周羨南則向醫生詢問了南溪的情況。

“醫生,請問她和肚子裡的寶寶怎麼樣?”問這話時,周羨南一個大男人捏緊了拳頭,聲音更是微微的顫抖著。

“出血量很多,已經動了胎氣,有了流產的征兆,但我一定會儘力保胎。”

“還有,我注意到南醫生的情緒非常低落,也很不穩定,你們一定要想辦法讓她開心起來,愉悅的心情有助於保胎和寶寶的健康成長,否則不管我們做多少,寶寶都有可能隨時離開她。”

“我現在去開藥,你們多陪陪她。”

“好,謝謝醫生。”

周羨南進去時,南溪剛在病床上躺下。

護士已經把床單換了,病房裡瀰漫著濃濃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
看著她消瘦的模樣,周羨南彆提有多心疼了。

以前,她是一個多麼開朗愛笑,明媚動人的女孩,她的笑容,她身上青春活潑的氣息,無不感染著他。

可是現在,僅僅不過兩天,她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。

髮絲微亂,臉色蒼白,尤其是那張臉上無慾無求,心如死灰的表情讓周羨南愈發難受。

“溪溪……”

他看著她,幾乎是情不自禁的伸出手。

然後,就在那雙手馬上就要觸摸上南溪的臉頰時,周羨南像是驟然清醒了,他蜷縮起手指,輕輕收回。

“我知道你現在很傷心,難過到極致。你不用說話,就安靜地聽著我說。”

“我和醫生談過,他說一定會幫你保胎,但你的心情對寶寶非常重要,隻有你的心情好了,寶寶纔可能健康的成長。

“退一萬步說,你還有思穆和念卿,就算不為你自己,隻是為了三個孩子,你也必須要振作起來。”

“如果有一天,陸見深回來了,他一定不想看見你渾渾噩噩的,頹廢不堪的過日子;他想見的,一定是即便離開了他也能溫柔獨立,明媚耀眼生活的你。因為那樣他才知道你在冇有他的日子裡過得很好,他纔會欣慰。”

說完,周羨南看向佟嫿:“辛苦你一晚上了,我們出去吃早餐。”

“啊……?”

佟嫿頗為意外。

正當她猶豫不決時,周羨南突然伸手,一把就拉著她離開了。

到了門外,周羨南才鬆開她:“抱歉,剛剛情急之下,還請你見諒。”

“冇事,可是我們就這樣離開了,留下溪溪一個人真的冇問題嗎?”

“她現在最需要的其實是自己一個人靜一靜,溪溪一直都是聰慧的女孩,我剛剛說的那些話相信她一定會想通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兩人一同下了樓。

早餐吃到一半的時候,南溪的電話打來了。

“嫿嫿,我想吃早餐,你可以給我帶一些回來嗎?”

驟然聽到這話,佟嫿很是愣了一下。

緊接著,她立馬點頭:“好,溪溪,你想吃什麼,我馬上去給你買。”

“都可以,隻要是清淡一點的就行。”

掛了電話,佟嫿一臉崇拜的看向周羨南:“你早就猜到溪溪會打電話過來的對嗎?”

“**不離十吧。”周羨南說:“思穆和念卿是溪溪當初曆儘千辛萬苦生下來的,為了他們,她也一定會振作起來的,而且現在陸家需要她,為了陸見深,她肯定會讓自己堅強起來的。”

“周大哥,你真是太厲害了!”

佟嫿忍不住由衷的讚歎。

話出口,她就愣住了。

微微抬起頭,她臉上染了一抹紅暈的看過去:“不好意思啊,剛剛情急之下,那個……我……”

吞吐了一下,佟嫿索性故意勇氣一口氣全說出來了:“我可以叫你周大哥嗎?叫你的名字總感覺怪怪的,顯得十分生疏。”

話說完,佟嫿心口便忐忑的等著。

“可以,隻要你覺得順口。”

當聽見這句話,佟嫿精緻的小臉立馬揚起一抹動人的微笑:“周大哥,那我以後就這樣喊你了!”

“嗯。”

佟嫿和周羨南去病房時,護士正在給南溪紮針。

雖然是醫生,但其實她挺怕打針的。

可是這一次,她主動的伸出手,冇有任何畏懼。

一隻手打著吊針,她另一隻手吃著粥。

南溪吃得很慢,但每一口都吃的很認真。

羨南說的對,現在的她,冇有理由軟弱,她必須得堅強。

婆婆需要她;

念卿和思穆需要她;

見深也需要她。

如果她垮了,那陸家就真的家破人亡了。

這樣的悲劇,她絕對不允許發生。

打了保胎針,吃了早餐,南溪閉上眼睛好好的睡了幾個小時。

醒來時,陽光十分明媚。

婆婆那裡,依然昏迷著,公公幾乎是衣不解帶,寸步不離的守著她。

南溪也想下去看看,但她剛打了保胎針,醫生囑咐她不能隨便走動,所以佟嫿借來了一個輪椅。

坐在輪椅上,佟嫿把她推到了婆婆的病房。

她去的時候,林思雨和風航也在。

見到她,林思雨著急的跑過來:“嫂子,出什麼事了?你怎麼坐著輪椅。”

“我冇事,就是寶寶有些流產,醫生讓我不要走動,所以嫿嫿讓我坐在這上麵,你不用擔心我,現在最主要的是照顧好媽。”

“還有思穆和念卿,可能要麻煩你一段時間了,全交給下麵的人我也不放心。”

林思雨用力的點著頭:“好,嫂子你放心,我一定會照顧好念卿和思穆的。”

“思雨,謝謝你了。”南溪充滿感激的看向她。

“說什麼呢,我也是林家的一份子,我出力是應該的。”

南溪在病放裡呆了一會兒,陸明博和林思雨擔心她的身體,就催促她回房間休息了。

可是,她這趟下來,是藏著心事的。

見深飛機出事的訊息,爸肯定還不知道。

她要說嗎?

見深是他的兒子,為人父,他擁有最基本的知情權。

可婆婆剛剛出了這麼大的事,若是知道了見深的事,公公的心臟又不好,若是……?

後果,她簡直不敢想象。

糾結許久,南溪還是決定先保守這個秘密。

佟嫿推著她出了門,因為她電話響了,所以就讓南溪稍微在門口等了一下。

這時,她聽見裡麵傳來的對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