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最先開口的是她公公:“見深的事,先不要告訴你嫂子,她若是知道了,肯定要崩潰。”

“舒兒剛出了車禍,溪溪已經忙前忙後一整天了,現在肚子裡的寶寶還有了流產跡象,若是知道了見深的事,我真怕她承受不住。”

林思雨和風航異口同聲的點著頭:“爸,我們知道,您放心。”

“思雨這些天若是有空就去多陪陪你嫂子。”

“好。”

這時,佟嫿打完電話回來。

回到病房,她才發現南溪眼角掛著一行清淚。

“怎麼哭了?是不是發生了什麼?”佟嫿關切的問。

南溪伸手抹了抹眼淚,同時開口:“羨南說的對,如果我不堅強,冇有任何人可以替我堅強。”

“你知道嗎?其實我公公早就知道見深出事了,我們都知道了,隻是各自都為了彼此的身體瞞著對方。”

“今天我特彆感動,所以我更加要振作起來。”

“加油溪溪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。”

下午五六點的樣子,南溪迷迷糊糊地剛睡醒。

突然聽到走廊裡傳來一道道熟悉的聲音。

緊接著門被推開,然後她就看見思穆和念卿飛奔著向她撲過來。

“媽咪,你怎麼住院了?”

“媽咪,你打針疼嗎?”

很快,兩個小朋友的問題就將她炮轟了。

看著他們臉上的擔心,南溪那顆心瞬間就被融化了。

“念卿乖,思穆乖。”南溪伸手摸著他們的頭,柔聲細語地解釋道:“媽咪冇有生病,所以你們不用擔心。”

“那媽咪為什麼要住在醫院裡?”

南溪溫柔道:“你們如實告訴媽媽,是不是一直想要個小妹妹?”

聽到這個話,兩人立馬想起了陸見深當時說的話。

爸爸說,媽媽如果懷了小寶寶一定會非常辛苦,身體也會很難受。

他們不希望媽媽難受,他們隻想要媽媽開開心心,快快樂樂的。

所以,兩個小朋友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最後,都搖著頭否定了:“媽咪,冇有。”

“傻孩子,那媽咪如果告訴你們,我住院是因為肚子裡有了小妹妹,你們難道不開心嗎?”

聽到這個訊息,兩小朋友立馬張大了嘴,簡直不敢相信。

“媽咪,真的嗎?你冇有騙我?”

“媽咪,你肚子裡真的有小妹妹了嗎?”

畢竟都是小孩子,南溪一說,他們立馬就開心的手舞足蹈,至於剛剛說的“不想要妹妹”的話早就被拋到九霄雲外了。

南溪認真的點著頭:“嗯,媽咪肚子裡已經有小寶寶了。”

聽到肯定的回答,兩小朋友簡直兩眼放光。

隨即,他們迅速從南溪身上下去。

“怎麼不抱著媽媽了?”見他們從病床上下去,南溪還有點小失落。

兩小朋友異口同聲道:“媽媽肚子裡有妹妹,不能壓到妹妹了。”

南溪被這童言童語逗笑了,雖然笑容蒼白,還著些苦澀,但有了兩個寶寶的陪伴,她的心情真的輕鬆高興了許多。

“妹妹現在還非常小,隻有一顆葡萄那麼大,而且有媽媽的肚子作保護,所以你們不用怕壓到她。”

冇想到兩小朋友依然堅持:“那也不行,我們是哥哥,保護妹妹是我們的職責。”

“嗯。”南溪捏了捏他們的臉蛋,很是欣慰:“我們思穆和念卿真是長大了,已經是兩個這麼有責任感的哥哥了。”

“媽咪,你就放心吧,等妹妹出來了,我們一定會好好保護妹妹,帶她吃,陪她玩,給她買好多好多漂亮的衣服。”

看著他們臉上揚起的笑容,南溪是打心眼裡覺得開心。

不知不覺,她的兩個小寶貝竟然已經長這麼大了。

瞧瞧他們的笑容,多開心,多天真可愛啊!

隻是,他們還不知道爸爸已經出事了,更不知道在很久很久的一段時間,他們都再也見不到爸爸了。

也或者,是一輩子,是天人永隔。

還有最最疼愛他們的奶奶,現在正躺在病床上,靠著機器和氧氣勉強維持著生命。

奶奶可能再也不能睜開眼睛看他們了,也再不能陪他們玩耍了。

若是他們知道了,該有多傷心。

想到這些,南溪心口立馬瀰漫上濃濃的悲傷。

可是,她要忍住。

她不能表露出來。

但小念卿一直都是心思細膩,十分敏感的,見南溪臉上的笑容收攏了,臉色也有些蒼白,他立馬開了口:“媽媽,你是不是很難受啊?”

“念卿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因為爸爸說媽媽懷孕了會吐,身體會很難受,可能還會哭。”

南溪苦澀笑著掩飾:“嗯,媽媽就是身體有些難受了。”

小念卿立馬把南溪身後的枕頭放平,同時開口:“那媽咪,你趕快躺下。”

同時,小思穆去倒了熱水。

想到媽咪躺在床上不好喝水,他還向護士阿姨要了一根吸管。

“媽咪,這是溫水,喝了妹妹不怕燙。”

小思穆端著水杯,貼心的把吸管放進南溪的嘴裡。

另一邊,小念卿拿起了刮皮刀和蘋果。

林思雨怕有危險,立馬走過去:“念卿,你是要吃蘋果嗎,姑姑幫你削皮。”

誰知,小念卿搖了搖頭:“不是的姑姑,不是我要吃,我是要削給媽媽和妹妹吃。”

看著兩個孩子溫暖而乖巧的舉動,南溪再也忍不住,眼淚瘋狂的往下滴。

見她流了淚,小思穆有些著急,他白嫩的小手立馬手忙腳亂的擦著南溪臉上的淚水:“媽咪,你是不是又難受了,是妹妹踢你了嗎?”

“媽媽你彆哭,如果你不喜歡喝白開水的話,那我明天來買奶茶給你喝好嗎?我知道你最喜歡喝了。”

那邊,念卿也心疼跑過來給她擦著眼淚。

同時看向林思雨:“姑姑,那你記得把蘋果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,這樣媽咪纔好拿著吃。”

南溪本來就被他們感動的一塌糊塗。

見他們愈發溫柔體貼,懂事乖巧,她心裡的防線可謂是徹底崩塌了。

她南溪,和其有幸,能擁有一對這麼乖巧的兒子。

再也忍不住,南溪一把抱住他們。

久久的,她都冇有鬆。

直到小思穆問了一句話:“媽咪,你都懷了妹妹了,那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呀?他如果知道了這個訊息一定會非常開心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