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姑姑,奶奶肯定很疼對不對?”

“小姑姑,奶奶真的會醒嗎?爺爺是不是再騙我們呀?”

兩小孩抱著林思雨哭得彆提有多傷心。

林思雨也是這個時候才知道,其實兩個孩子什麼都懂,隻是在南溪麵前,他們冇有發泄出來,因為他們怕媽媽擔心,更怕媽媽傷心。

“念卿,思穆,老天爺是很公平的,像奶奶這樣的人,上天一定會眷顧的,我們要心懷希望知道嗎?”

“而且奶奶這麼喜歡你們,她肯定捨不得一直睡下去,所以一定會醒來的,隻是我們要多等一等。”

林思雨安慰了許久,兩個小朋友的情緒纔好了許多。

最後,兩人擦了擦眼淚,幾乎是異口同聲的開口:“小姑姑,你不要把我們剛剛哭的事告訴媽咪好嗎?”

“為什麼呀?”林思雨捏了捏他們的小臉蛋。

“媽咪已經很難受了,我們不想讓她更難受。”

“好,小姑姑答應你們。”

在醫院休養了幾天,南溪幾乎每天都在打針,吃藥。

不管藥多難吃,針打在身體裡有多疼,她始終冇有皺一下眉。

因為她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保住寶寶。

檢查完,南溪惴惴不安的等待著。

“情況還不錯,再吃點藥鞏固一下,這兩天還是要多臥床休息,切記情緒不要激動,更不要大起大落。”

當聽見醫生的話,南溪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檢查完,她剛回到病房,林霄就進來了。

“少夫人,按您的吩咐,我已經把夫人車禍時的監控和整個事情都查了一邊,你說的不錯,確實很可疑。”

“說說看。”

“那天夫人像往常一樣去她常去的美容院做保養,但是那個司機不太正常,我調到了他出車前的道路監控,他原本早就接到貨了,但是卻遲遲冇有動,一直坐在裡麵等了十幾分鐘纔開始發車。”

“而他平時是接到貨就會出發,這顯然不正常,就像是刻意為之。”

“我們還查到他的檢查報告,他看著身體硬朗,但體檢結果是胃癌,警察找到的時候,他冇有反駁,非常爽快的就承認了。”

“但是,他堅決表示自己是疲勞駕駛,所以才發生了事故。監控裡看得很清楚,他是朝著夫人的車直直衝過去的。”

“這所有的一切,不得不讓我們深思。”

林霄說完,南溪迅速指出一個名字:“夏柔。”

“你馬上去查查她最近都乾了什麼?”

林霄抬眸望向她:“少夫人,你的意思是……這都是夏柔指使的?”

“我不知道,但若這件事不是意外是人為,那除了夏柔我想不到其他人。”

“好,少夫人放心,我馬上去查,一有訊息就告訴您。”

林霄將要離開時,南溪看著他的身影,還是忍不住開了口:“林霄……”

“少夫人?”

其實,林霄哪能不知道,少夫人是想知道陸總的訊息。

可是,他要怎麼開口?

“航空公司那邊怎麼說的?他們調查的怎麼樣了?真的冇有他的任何訊息嗎?”

南溪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。

這些天,她一直拚命的壓抑著自己,也一直拚命的告訴自己,要堅強,一定要堅強。

至少在見深冇有回來之前,她必須要承擔起所有的責任。

“對不起,少夫人。”

林霄想過很多種回答,但到了最後,他能回答的隻有這幾個字。

南溪心痛的閉上眼,伸手擺了擺手:“我知道了,你先去忙吧。”

林霄走了,南溪卻保持著剛剛的姿勢在椅子上坐了很久很久。

“見深,寶寶保住了,你知道嗎,他真的很堅強,比我們都要堅強。”

“你不是一直擔心我嗎,那你一定要早點回來,你若是不在,等我肚子大了,穿不進鞋子和襪子的時候怎麼辦呢?我腿抽筋需要人按摩的時候誰來幫我呢?”

“還有妊娠紋,你知道的,我那麼矯情,若是有了紋我一定會哭鼻子的,所以你要快點回來幫我護理。”

低低的喃著,南溪翻出手機。

相冊裡,有幾張他的照片,但是不多。

可這僅有的幾張照片她已經反反覆覆看過很多遍了。

還有哪裡會有他的照片呢?

對了,她忽然想到他接受過一些商業的訪談,那上麵應該會有。

在搜尋框裡輸入他的名字,南溪立馬看見了一些圖片。

雖然很少很少,而且幾乎都是西裝革履,就連動作和表情都相差不多,當她仍然視若珍寶的點擊下載。

然後一張一張的存在自己手機裡。

這是她舔舐傷口時唯一的慰藉了。

抱著手機,想著他,南溪不自覺的睡著了。

夢裡,她夢見了見深。

“溪溪……”夢裡,好像有人在溫柔喚著她的名字。

她轉過身,然後就看見迎著早晨的陽光,一抹熟悉的身影,邁著步子,一步一步朝著她走來。

是見深。

一定是她的見深。

因為是坐在椅子上,睜開眼,南溪第一眼看見的是眼前的衣襬。

熟悉的白襯衫加黑西裝。

再也忍不住,南溪一把抱住他,紮進他的懷裡:“見深,是你?真的是你?”

“你回來了對不對?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,你肯定捨不得丟下我和孩子。”

事實上,話剛說完,南溪就意識到了不對勁。

隻是一場錯誤。

眼前的人,根本就不是見深。

抱上去的那一刻她就發現了,因為氣息,因為味道,所有的一切都對不上。

可她還是想貪戀一下。

一分鐘,哪怕隻有十秒鐘也好,讓她自我欺騙一下,告訴自己,他就是見深。

周羨南知道她誤會了,可是,他不敢打擾。

該是有多想念,纔會明知道自己不是陸見深,還繼續欺騙著自己。

一分鐘後,南溪深吸了一口氣,然後鬆開周羨南:“謝謝你羨南,謝謝你充當了他一分鐘,雖然時間很短,但我已經很滿足了。”

“沒關係,我知道你隻是太想他了!”

頓了頓,周羨南接著道:“其實我今天來是想告訴你關於他的一些訊息。”

聽到這裡,南溪頓時激動起來。

她一把抓住周羨南,她激動的問:“真的嗎,你?你快說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