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明博分篤定的點著頭:“當然,我用舒兒,用見深的性命起誓,絕對會公事公辦。”

“謝謝爸,有您這些話我就可以放心的去查了。”

下午時分,南溪辦了出院。

剛出院,她就在咖啡廳約了人。

來的時候,那人戴著了一個鴨舌帽,帽簷壓得很低。

見到南溪,他走過去輕聲問了一下:“南溪小姐?”

“對,是我。”

“這是我們團隊的資料,你可以先看看。”男人把手中的資料夾遞過去。

南溪卻翻也冇有翻一下,輕抿了一口水,她犀利的目光射過去。

“不用了,我既然選擇了你們,就是出於對你們的完全信任,也是出於對你們能力的絕對認可。”

“好,南溪小姐這樣說我很喜歡,說實話,我就喜歡和你這樣痛快的人打交道。”

“既然這樣,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。”

南溪把手中的信封遞給男人,同時開口:“趙明誌,47歲,貨車司機多餘的資訊我就不說了,上麵寫的都有,這些都是他的照片。”

男人迅速的翻看了幾頁,然後疑惑的看過去:“你這上麵的資訊都很詳細,還需要我做些什麼嗎?”

“我需要你做的是,把他周圍所有親近的人,比如他的女兒,妻子,父母,兄弟姐妹最近三個月所有的事都調查出來給我。”

“所有的?那這個收費可不低,你想好了。”

“當然,還是那句話,我既然找到了你,就知道你們的能力,也瞭解你們的收費,自然,我也就付得起你要的所有費用。”

“好,霸氣,我就喜歡這樣的性格,不過我好奇的是,你剛剛那份資料一看就不簡單,也是出於專業人士之手,有他們的調查足夠了,為什麼還要找到我。”

“多久能給我結果?”南溪追問。

“一週。”

南溪笑了笑:“你不是問我為什麼要找到你們嗎?這就是原因,因為我要的時間是三天。”

“他們是能調查出我所需要的資訊,但對我來說太慢了,我需要的是速度,而你們就是我的不二之選。”

男人看向她:“三天也不是不行,但是收費是1.5倍。”

“你如果能查出來,我給你兩倍。”

“好,痛快,三天後你需要的所有東西我雙手奉上。”

五分鐘後,南溪接到林霄的電話:“少夫人,你需要的所有人都安排到位了,全由你的差遣。”

“好,麻煩你了。”

話音剛落,一個西裝革履,身高一米八的男人抬頭挺胸,昂首闊步的走了進來。

見到南溪,他微微彎下身:“少夫人好,我是陳錚,是此次負責您安全的安保隊長,我們一共是二十個人,這段時間會負責保護您的安全,您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聯絡我。”

“為了確保您的安全,我可能會形影不離的守著您,請您見諒。”

南溪點頭:“好。”

現在,她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護好自己,隻有保護好自己,才能查明所有的真相。

這一次,她不會再給夏柔和季夜白向她下手的機會。

不僅她自己,還有念卿和思穆,她全都讓人設置了最周全,最嚴密的保護。

南溪站起身,為了表示尊重,她主動向陳錚伸出了手:“陳錚你好,對於你們願意來保護我,我真心地表示感謝,你們放心,報酬方麵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。”

“少夫人客氣了,這是我們應儘的指責。”

“現在我想瞭解,除了跟著我的這二十個人,你們還有多少人?”

“總共一百個人。”

“好,剩下的人隨時待命,薪酬我都會支付,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有事他們需要隨時應援。”

“可以,我馬上去安排。”

目光落在他臉上的墨鏡上,南溪開口:“那你現在是不是應該把你的墨鏡摘下來,讓我認識一下你的樣子。”

“抱歉少夫人。”

陳錚說話的時候取下了墨鏡。

看見他麵容的那一刻,南溪瞬間失神。

愣愣的望過去,她幾乎是情不自禁地開口喊出了聲音。

“見”

口中的名字已經喚了一半出來,突然一陣涼風吹進來,是這陣風吹醒了南溪,她驟然回過神,努力的控製自己。

幸好這陣風及時,否則,她差一點就要失去理智。

她怎麼也冇有想到,眼前的人會和見深那麼相像。

尤其是第一眼,如果不是刻意控製著自己,她幾乎以為見深回來了。

按壓下心口的起伏,南溪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。

深吸,呼氣。

又喝了幾口溫水。

如此,過去幾分鐘,南溪才感覺心神回來了一些。

這時,陳錚突然開了口:“少夫人,您剛剛話說到一半是想說什麼?”

“哦,冇什麼,就是覺得你和一個人有點像,我就像見過你一樣。”

“對了,你以前不在陸家負責安保這一塊吧?”

陳錚點頭:“嗯,我是最近過來的。”

“哦。”南溪點頭。

再次看向他,她的心情已經平靜了很多。

為了避免以後不必要的誤會,南溪開口道:“你還是把墨鏡戴上吧,以後冇有我的吩咐,就不要摘下來了。”

“是,少夫人。”

兩天後,佟嫿約了周羨南見一麵,說是把他的衣服還給她。

周羨南很爽快,直接給了她一個地址,說讓她上午十點去,他肯定在那裡。

然後,佟嫿去的時候才發現除了周羨南,他對麵還坐著一個長髮美女。

女孩長得很漂亮,一看就是溫柔可愛,小家碧玉型的。

走近一些去看,那臉頰的輪廓竟然和溪溪有幾分相似。

見他忙著,佟嫿也不好打擾,就在隔一些的地方找了一個位置坐下,同時給周羨南發了微信:“周大哥,我已經到了,不過看你在忙我就冇有打擾。”

“你先忙,等你忙完了,我再把衣服給你。”

周羨南很快回覆了,簡訊的內容很簡單:“不用等,現在就可以過來還給我。”

佟嫿看著這條微信,很是愣了一下。

剛剛她一進來就發現了,對麵的女孩一襲淡色的連衣裙,白色的高跟鞋,加上裸感的妝容,明顯是精心打扮過的。

如果她猜的不錯的話,周大哥應該是在和她相親吧。

那她現在過去算什麼呢?

這時,周羨南的微信再度發過來:“看見我了嗎,我在三號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