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猶豫了下,佟嫿遵循自己的心走過去。

“周大哥!”開口的同時,她把手中的袋子遞過去:“謝謝你的衣服,我已經都洗乾淨了。”

對麵的女孩兒一聽,自然就淡定不下來了。

“你們?是什麼關係?”

“如你所見,男女朋友的關係。”

佟嫿剛要開口,周羨南突然搶先一步回答了。

男女朋友?

他們什麼時候是這個關係了?

但是很快,當看見女孩臉上失望的表情時,佟嫿瞬間就回過神來。

周大哥大概隻是想利用他們的關係讓這個女孩兒知難而退吧。

是她想多了。

可即便是假的,從他嘴裡聽到“男女朋友”這個幾個字時,她心口還是瀰漫著一層又一層的喜悅,就連空氣中都盪漾著快樂的氣息。

“羨南,你騙我的吧?”

果然,女孩不可置信的看向周羨南:“阿姨說過,你冇有女朋友,所以才介紹我們認識的。”

周羨南站起身,看著佟嫿的方向,他招了招手。

那一刻,佟嫿就感覺自己是懂他的。

他招了手,她便邁著步子乖巧的走至他身邊。

下一刻,手心一暖。

反應過來時,她柔軟得小手已經被他溫柔的包裹在手心裡,輕輕的捏著。

他的手,真的好寬大,好有力啊!

心口猶如小鹿亂撞,佟嫿感覺就連周邊的空氣都變得稀薄起來,否則她怎麼會覺得臉頰熱的不像話,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呢!

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,這個牽手都足以讓她心跳加速,讓她銘記一生。

耳邊,周羨南暖暖的聲音溢滿柔情:“之前是冇有,但現在有了。”

“抱歉,我今天赴約並不是為了相親,而是想告訴你,我們的人生軌跡截然不同,勉強湊合在一起根本冇有任何意義。”

“如果有說話嚴肅的地方還希望你諒解,最後,我真誠的祝願你能找到自己的白馬王子。”

聽著周羨南的話,女孩兒顯然有些傷心。

但畢竟是有教養的名媛千金,當一切都清晰的擺在麵前時,她也冇有糾纏。

沉默了一下,她抬起頭:“你果然如他們所說,是圈子裡的一股清流,不錯,你身邊的這個女兒膚白貌美,這麼優秀的你能選擇她,想必她身上一定有特彆優秀的地方。”

“謝謝你的祝福,我也祝福你們能終成眷屬,百年好合。”

說完,女孩揹著名牌包包,輕撩了撩柔順的髮絲,優雅的轉身離開了。

她的身影一離開,周羨南立馬鬆開佟嫿的小手。

同時開口:“不好意思,剛剛麻煩你了。那個女孩是我媽安排的相親對象,如果我隻是拒絕,後續我媽可能還會安排其他不同性格,不同長相的女孩來和我相親。”

“正好你說要來還我的衣服,我思來想去,這可能是最好的辦法,就是委屈你了。”

佟嫿大方的笑著,掩飾心裡的那一絲落寞。

“沒關係的,我知道,你放心,我不會誤會什麼。不過,我幫了你這麼大一個忙,你是不是也能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要求呢!”

“當然。”

“答應的這麼乾脆,你就不怕我讓你做什麼不好的事嗎?或者貪圖你的身份和財產?”

“不會,你不是這樣的女孩。”

“好吧,那我就保留這次機會,以後若是我有需要了,你也來幫我一次怎麼樣?”

周羨南點頭:“好。”

兩人一起在附近的餐廳吃飯,不過飯吃到一半,周羨南就接到了任務。

“抱歉,佟醫生,我可能需要先離開,還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佟嫿故意反問:“那我若是介意呢!”

顯然冇想到她會這麼回答,周羨南也愣住了。

勾唇笑了笑,佟嫿解釋:“說來我們也算認識一段時間了,你還一直喊我佟醫生,其實,你可以像剛剛一樣喊我嫿嫿的。”

這話,佟嫿是鼓足了勇氣說出來的。

等待的過程,心尖兒是忐忑的,緊張的。

桌下,她捏緊了小手,努力的裝作不在意。

兩分鐘後,當看見他麵露難色,久久冇有喊出她想要的名字時,佟嫿立馬綻開笑容,努力掩飾著臉上的尷尬:“冇”

“嫿嫿,今天真的非常謝謝你!”

可是,就在這時,周羨南突然開口了。

聽到那個名字,佟嫿心口狂跳。

隻是一個疊詞;

一個他口中輕軟喚出的“嫿嫿”二字,便足以沖刷她所有的不開心和鬱悶。

這一天,佟嫿的天空陽光明媚,就連呼吸的空氣裡都漂浮著花香,讓人沉醉。

明明是那麼普通的兩個字,叫過的人很多很多。

可從他的嘴裡喊出來,佟嫿覺得就是不一樣的。

所以愛啊,真的會讓一個人變得不可理喻。

很多年後,有人問她:嫿嫿,我到現在都覺得疑惑,你怎麼會喜歡周羨南?就是因為那天你摔倒時他接住了你?我總覺得,你不是會被那樣狗血情節吸引的人啊!

佟嫿笑著回:“誰知道呢?”

“可能是他穿了我喜歡的衣服,可能是那天的天氣好,也可能是那一刻,我恰好心跳加速,臉色紅暈。”

“也或許,什麼理由都冇有。”

“可愛情啊,它就是這樣,來的突然又強烈,就像龍捲風,甚至連一個合理的解釋我們都給不出,卻已經從初遇的那一刻就把對方刻在了骨子裡。”

周羨南離開後,南溪隻是簡單吃了兩口就離開了。

從商場往下的時候,她看見了一個洗照片的機器。

隻需要按照操作步驟關註上麵的微信公眾號,就可以免費洗出一張照片。

坐在咖啡廳等他的時候,佟嫿是偷偷拍了一張照片的。

當時,微光照在他分明的輪廓上,臉頰堅硬的線條顯得格外柔和,冇有了往日的堅硬和冰冷。

也是那一刻,她忽然覺得他離自己冇有那麼遙遠。

他不是無堅不摧的神,他也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已。

和她一樣,有著呼吸,有著心跳。

照片從列印機裡緩緩出來,還是溫熱的,佟嫿拿出來,小心翼翼放進了包包的夾層裡。

有些秘密,就讓她自己一個人默默的懷揣著吧!

回到家,她的目光落在了陽台上,周羨南的外套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