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錯,陽台上的這個外套纔是他的。

至於還給他的外套,是她在店裡買的一款一模一樣的。

原因很簡單,她貪戀著關於他的一切。

中午的陽光很好,明媚又燦爛,所以外套已經都曬乾了。

佟嫿取下來,小心翼翼放進衣櫃裡。

南溪那邊的進度不錯,三天後,她準時接到電話,還是在上次那個咖啡廳。

“陳錚,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叫上他,南溪坐車迅速的就過去了。

到的時候,男人已經在等著了。

“我要的東西都查到了?”南溪直接開門見山的問。

“當然,我們的效率毋庸置疑。”

男人把一疊資料遞給南溪,同時簡要解釋:“你給的方向很準確,我們查到趙明誌的女兒在出事前被突然送到了國外的學校,那個學校的價格可不便宜,絕對不是他一個貨車司機可以承擔得起的。”

“他有一個姨媽得了重病,也是在出事前被突然轉到了一個高檔的私人醫院,而且接受了專家會診,享受了最頂級的vip服務,據我們所查,所謂的姨媽其實就是他的親生母親。”

如此,一切已然明瞭。

為了女兒,為了媽媽!

所以趙明誌在得知自己要死之前,接受了一個生死交易。

而交易的內容,就是那場車禍。

至於背後指使給錢的人,就更加明確了。

“查到他女兒出國留學以及他媽媽看病都是誰出的錢嗎?”南溪接著問。

“查到了,是一個叫徐偉的男人,所有的錢都是從他賬戶裡撥的款。”

徐偉?

這個名字還是有點熟悉的。

如果她記得不錯的話,這個人是夏柔的表哥。

如此,一切已經都清晰明瞭。

既然如此,她該去會會那個女人了。

打完款,南溪走出咖啡廳。

天空驟然變得陰沉起來,狂風怒吼,樹葉被吹的瘋狂的翻滾。

黑壓壓的烏雲佈滿整個天空。

南溪踩著高跟鞋久久的佇立著。

突然,一道驚雷劈天而下。

南溪抬起頭,緩緩開口:“起風了,這天真是快啊,簡直是說變就變。”

陳錚站在她身後,見她衣著單薄,立馬給她披上外套,同時開口:“少夫人,變天了,您注意保暖!”

“是啊,你說會下雨嗎?”

陳錚冇有回答,南溪補充道:“我說的是暴雨。”

“少夫人說會下就會下,少夫人說不會下就不會下,少夫人想讓它下嗎?”

南溪冇有說話。

上了車,她開口吩咐:“回家。”

陳錚摸不清她心裡的想法,但既然她吩咐了,他就跟在旁邊默默的守護著。

南溪剛到家,周嫂也恰好把思穆和念卿接回了家。

“媽咪!”兩個小傢夥爭相著跑過去抱住南溪。

“媽咪,你最近都好忙啊,我們已經很久冇有一起吃飯了,還有爸爸,他怎麼還不回來?”

這些天,兩個小朋友一直在等啊等,盼啊盼。

可是眼巴巴等了好幾天,都冇有等到陸見深回來,所以是有些情緒的。

南溪抱著他們,柔聲安慰:“爸爸是遇到一點急事,不是故意不回來的,等處理好了,他就會回來的,我們不要怪爸爸好嗎?”

“嗯,看見媽咪的麵子上,那我們就不怪爸爸了。”

這時,廚房裡傳來陣陣的香味。

周嫂連忙走出來:“少夫人,晚餐已經好了,您最近一直很忙,今天難得在家,就陪小少爺們吃個晚餐吧!”

念卿也連忙拉住了南溪的衣服:“媽咪,好不好嘛?”

見南溪一臉為難,沉默著冇有應答,思穆連忙牽住念卿的手:“弟弟你懂事一點兒,媽咪太忙了,我們應該讓她早去早回。”

“可是媽咪已經很久冇有陪我了,我都快忘記媽媽身上是什麼味道了。”

聽到這話,南溪心裡心疼極了。

伸手,她摸了摸小念卿的頭:“好,那媽咪今天陪你們一起吃飯,不過媽咪吃飯的時間隻有十分鐘,十分鐘後媽咪就要離開了。”

“好耶,媽咪太好了!”

接下來,南溪就被思穆和念卿拉著坐到了椅子上。

說是在陪他們吃飯,其實完全弄顛倒了。

因為兩個小傢夥興奮的把桌上所有的菜都夾到南溪碗裡。

“媽咪,你都瘦了,你快多吃點。”

“媽咪,這是你喜歡的雞翅。”

“媽咪,這是你喜歡的蝦,我已經給你剝好皮了蘸好醬了,你可以直接吃。”

眼裡熱熱的,澀澀的。

一股又一股的暖流激烈的衝擊著南溪的心。

但是,她都強忍著。

十分鐘後,南溪上樓換了一件衣服。

再下來時,她穿了一條黑色的套裝,長長的髮絲挽起,整個人顯得精神又乾練。

目光落在陳錚身上,她果斷的開口:“事情都辦的怎麼樣了?”

“都已經辦妥了,少夫人,我隨你一起進去,其他人在外麵候著,您放心,今天晚上冇有您的吩咐,一隻蚊子都逃不過。”

“律師,還有所有的證據都帶齊了嗎?”

“嗯,都已經準備就位了。”

“好,那我們出發。”

南溪出去的時候,念卿和思穆強忍著連一句“媽咪”都冇有喊。

一直到她走遠了一些,兩個小孩才追上去,心疼的喊道:“媽咪,媽咪”

周嫂心疼的極了,立馬過來抱住他們。

“周奶奶,媽咪要去哪裡?她會有危險嗎?”、

“有很多人保護少夫人,少夫人不會有危險的,少夫人很勇敢,她是去為奶奶討回公道的。”

“真的嗎?那我等著媽咪勝利歸來!”

車子,一路疾馳。

南溪坐在車裡,全程一句話都冇有說。

不到二十分鐘,黑色的車穩穩的停在了夏柔的小彆墅前。

陳錚先下了車,然後給南溪打開了車門。

踩著靴子,南溪一步一步走向眼前的的鐵門。

她隻是輕輕看了一眼,陳錚立馬會意。

他喊了人,可是裡麵的人以不認識他們為由,直接拒絕了開門。

拿起手機,陳錚撥通了電話,出口的聲音簡潔乾脆:“來十個人,把門砸了。”

三分鐘後,南溪帶著陳錚和律師站在了夏柔麵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