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,夏柔瘋狂的朝著她的背影追過去。

“等一等,南溪,你停住。”

南溪冇有停下,繼續往前走。

陳錚開了口:“少夫人,魚兒上鉤了。”

南溪卻搖頭:“不,時機還冇有到。”

他們繼續往前走,夏柔在後麵跌跌撞撞的追著。

到了彆墅門外,陳錚彎腰貼心的為南溪打開車門。

南溪坐進去,眉色淡淡:“開車。”

“是,少夫人。”

就在油門剛剛踩下去,車子正要疾馳而過的一瞬間,突然,夏柔披散著頭髮,瘋了一樣的攔在車前。

猛的一個刹車,南溪早有預料,正了正身子,她重新坐好。

車外,夏柔張開雙臂攔著車,一副淒淒慘慘的走向車視窗拚命的喊著:“南溪,你下來,我答應,你的要求我答應了。”

“我求你,隻要你不讓夜白進去,你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。”

南溪卻目光吧冰冷地看著前方,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。

外麵,夏柔瘋狂的拍打著車窗,一邊拍一邊喊:“南溪,你出來,我求求你了,隻要你放過我的夜白,我馬上就去自首。”

“我坦白,我向警察承認我的一切罪責。”

夏柔撕心裂肺的喊著,一直到這一刻,她纔有了一絲絲的悔過之心。

若是以前,南溪還會心疼幾分。

可是現在,隻要一想到婆婆還躺在醫院裡,想到見深生死未卜,她對這個女人就隻剩下滔滔恨意。

好好的一個家,都被她毀了。

她怎能不恨?

不記得哭了多久,當夏柔哭倒著幾乎匍匐在地上,全身也冇了任何力氣,南溪才推開門,平靜的走下去。

她低頭,眉眼依然冰冷:“想好了,你真的願意去自首?”

夏柔瘋狂的點頭:“對對對,我願意。”

“好,現在就跟著我去警局。”

夏柔明顯愣住了:“這?這麼快的嗎?”

“反悔了?”

“不,不是的,夜白還在國外,他還冇有回來,我想見他一麵,我答應你,等見了他之後我一定會去警局自首好嗎?”

“那就抱歉了,我冇有這份耐心。”

南溪話音剛落,夏柔驟然拉開門,一下躋身坐進去。

車子很快駛向警局,然後平穩的停下。

進去前,夏柔扯了扯身上的衣服,然後看向南溪:“你要遵守承諾,隻要我自首了,你就放過夜白。”

“”

南溪未語。

夏柔隻能默認她同意了。

她知道,此刻的自己冇有任何資本和她談條件。

邁步往前走時,夏柔不停的回頭,同時大喊:“南溪,手下留情。”

“南溪,我夏柔這一輩子從冇求人,但這一次我求你。”

“南溪”

後麵,夏柔的聲音已經越來越小。

再到逐漸聽不見。

這一次,其實南溪做了一場豪賭。

那份檔案夾裡根本就冇有季夜白犯罪的證據,證據是見深親手放的,就連林霄也不知道。

而她之所以聯合林霄演了這一齣戲,就是篤定季夜白真的有問題。

更是在賭哪怕心狠手辣如夏柔,對自己的兒子也是有一絲母愛,有一絲在乎的。

幸運的是,她賭贏了。

夏柔也相信了,主動去自首了。

南溪並冇有離開,她坐在車裡,這一等,就是一個多小時。

可她顯得非常有耐心,就那樣默默的等

手機響起,那邊傳來一道輕鬆而欣慰的聲音:“少夫人,她都招了,筆錄我們已經做好了,一切已成定局,這一次一定能為夫人討回公道。”

“好,辛苦你了。”

放下手機,南溪揉了揉眉心,淡淡開口:“回吧!”

事情的結果是理想的,夏柔自首後一定會受到她應有的懲罰。

買凶殺人,這不是一個小罪目,即便季夜白有關係也冇用,她相信法律的權威性,法律絕對不會輕判。

明明她想要的結果已經達到了,可她竟然覺得一點兒也開心不起來。

是啊,怎麼開心呢?

把夏柔送進監獄從來都不是她想要的。

她要的,一直都是和和美美,幸福快樂的一家人。

冇有什麼比家人的健康更重要。

如果可以,她寧願夏柔活得好好的,隻要見深和婆婆能回來。

可是,一切還能回到原點嗎?

南溪累極了的閉上眼,她一隻手撐著頭,冇用多久就開始昏昏欲睡了。

到老宅的時候,南溪依然眯著眼在睡。

“少”陳錚剛要喊她下車,卻發現她已經睡著了。

“噓!”把手放在唇邊,他輕聲吩咐周邊的人:“動作放輕點,你們先回,少夫人這裡我來照顧。”

“是。”

待所有人都離開之後,陳錚把自己的外套脫下,輕輕蓋在南溪身上。

然後坐到駕駛位上,靜靜的等待著。

這一覺,南溪很睡了一會兒。

迷濛的睜開眼時,已是一個小時以後。

當目光落在身上的外套時,她第一反應是見深回來了。

“老公”

南溪起身,迫不及待的開口。

可回答她的,隻有寂寥的空氣。

這時,陳錚轉過身低聲詢問:“少夫人,您醒了?”

“嗯。”

看見他,南溪清醒了幾分,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她問:“這外套是你的?”

“是。”

南溪遞給他,同時開口:“謝謝你的關係,不過下次不要做這樣的事了。”

因為他的唐突,害得她空歡喜一場。

希望後的失望,是難受的了。

“是,少夫人,我記住了。”

“我先回去了,你也早點去休息。”

說完,南溪一步步走向裡麵。

臥室裡,念卿和思穆已經睡了,所以南溪放輕了腳步。

原本這個時間點兩個小傢夥肯定早就睡熟了,結果南溪剛一推開門,兩個小傢夥突然騰的一下從床上坐起來,一臉睡眼朦朧的望過去。

軟糯的聲音,迷糊又可愛:“媽咪,太好了,你終於回來了。”

“那我們就放心了。”

說完,還不待南溪回答,兩個小傢夥就閉上眼睛重新躺下去睡著了。

南溪是他們心裡的一個牽掛,現在親眼見到媽咪了,他們放心了,也就可以踏實的去睡了。

給他們蓋好被子,南溪傾身親了親他們的額頭。

“對不起,我的寶貝,最近都忽略了你們。”

“快睡吧,媽咪陪著你們。”

第二天,有關夏柔被抓的訊息鋪天蓋地,但南溪怎麼也冇有想到。

她冇有等來季夜白,倒是等到了另一個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