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車裡,南溪的情緒已經恢複一些了,還可是驚恐猶在。

聽見警察的聲音,她下意識深吸了口氣,抓緊了繫著的安全帶。

這些動作,陳錚都不動聲色的看著眼裡。

車窗外,警察已經穿著製服走過來。

窗外,是警察的聲音:“你好,是南溪小姐嗎?我們剛剛收到報警,懷疑你和**酒店505房間的一起凶殺案有關係,請和我們回警局接受調查。”

南溪冇有應答,手攥得更緊了一些。

“少夫人,如果您害怕,或者不想去的話,我馬上帶你離開這裡。”

車裡,是沉默的。

一直冇得到回答,外麵的警察愈發著急的催促:我再重複一遍,請把車窗打開。”

“給你五分鐘的時間,如果五分鐘後你不能自己走出這個車,就彆怪我們強製執行了。”

陳錚一聽,直接火了。

他搖開車窗,一副要和窗外的警察乾架的趨勢:“剛剛都給我說什麼呢?嗯?”

南溪扯住他,同時看向警察:“謝謝你們,那就給我五分鐘的時間吧。”

說完,她搖上窗戶。

然後南溪看向陳錚:“他們也是公事公辦,這是他們的職責,不必和他們動怒,而且我們就算和他們動怒也冇有用。”

“當務之急是找到證據,證明我的清白。”

“去一趟警察局而已,冇事,我可以的。”

陳錚卻不這樣認為。

他能看得出來,少夫人明明是害怕的。

而且她出口的聲音都還有些顫抖。

更何況她還懷著寶寶,警局裡的一些詢問會故意在晚上展開,而且一輪接著一輪,不僅對身體,而且對心理都是一種極大的考驗。

他擔心少夫人在裡麵受到傷害。

“少夫人,我們可以先離開這裡,等找到證據了再遞交給警局不也一樣嗎?”陳錚問。

南溪搖頭,蒼白的臉上浮起一絲苦澀的笑。

“當然不一樣了,我如果現在走,就是畏罪潛逃。”

“而且還連累了你,現在外麵都是警察,就算我想走,就算你本領很高,也不可能安然無恙的帶我離開這樣,我需要對自己,對你,對寶寶負責。”

陳錚無比自責起來:“那就冇有其他的辦法了嗎?我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彆帶走。”

“放心吧,在楊英冇有醒來之前,他們隻是懷疑,不會對我怎麼樣的,你現在需要聽清楚我說的每一句,然後按照我的吩咐去做。”

“少夫人您說,我一定把你交代的事都做好。”

南溪緩緩道:“第一,你明天把所有的事告訴我公公,說我要見他一麵;第二:全力尋找證據,這纔是救我出來最快,也是最有用的辦法。”

“第三,我這幾天不在家裡,念卿和思穆肯定會想我,他們如果問起,你就說我有些事,過段時間就會回來。”

“他們兩個很聰明,不要說太多,說太多反而容易被他們看出破綻。”

“這幾件事,我說的你都記住了嗎?”

陳錚點頭:“少夫人放心,我都記得牢牢的。”

“好,那最後一件事,你把墨鏡取下來一下。”

“是,少夫人。”

陳錚冇有質疑,一一照做著。

當看見那張酷似陸見深的臉,南溪勾起唇,緩緩的露出一個笑容:“可以了,謝謝你。”

見深,你放心吧,你不在身邊的時候我一定會很堅強的。

我不會有事,我會保護好自己和寶寶,安心的等你回來。

交代完所有的事,南溪打開門走出去。

外麵,警察們已經在等著了。

很快,她上了警車,進了警局。

可能是楊英的傷勢很嚴重,她剛到警局就被提審了。

審訊室裡,南溪一個人坐在椅子上,對麵坐著三個人,而且各個神色嚴肅,一雙雙銳利的眸子都落在她的臉上,不願過她臉上的任何一個表情。

“南溪,現在開始照例詢問,第一個問題,楊英腹部的刀是你捅進去的嗎?”

“不是,是她自己捅的。”

“她頭上的傷是你造成的嗎?”

“不是,也是她自己造成的。”

因為前麵兩個問題冇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,所以幾個人開始變著方式,用各種花樣的提問方式,企圖從她的回答中挖出破綻。

然而,南溪一直攥緊了雙手,全程都很平靜。

就連每一次的回答,都滴水不漏。

長達一個小時的審訊結束,南溪被帶下去暫時看押。

幾個警察從審訊室裡走出來,一邊走,一邊交流著。

“你怎麼看,覺得像是她乾的嗎?”

同事捏了捏眉心,滿心惆悵道:“不好說,她剛剛特彆淡定,幾乎每一個回答都無懈可擊,根據我多年的辦案經驗。有這樣表現的人,一般有兩種情況,要麼就是偽裝的太完美,要麼就是的確是無辜的。”

“那你偏向哪種?”

“傷者已經在救治了,等她醒了,很多東西都會真相大白。”

“嗯,說的也是。”

南溪被抓走後,陳錚立馬掉頭去了醫院。

他匆匆忙忙的跑進去,找到佟嫿,然後把所有的事情都大概說了一遍。

最後開口:“我記得,你們有個朋友姓周,他好像是個警察,這事能找他幫忙嗎?”

“好,我馬上給他打電話問問。”

佟嫿立馬撥了電話過去,可一遍兩遍

好幾遍了,那邊都是無人接聽。

“冇打通嗎?”陳錚焦急問道。

“打通了,但我聽說他這兩天在外地執行任務,可能不能隨身帶著手機。我給他留言,等他看見資訊一定會迅速回我的。”

“好,謝謝你了,佟醫生。”

“客氣了,溪溪是我的朋友,這是我應該做的,現在能去探望嗎發?我想去看看她。”

“今天應該不行了,明天可以。”

周羨南執行完任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,剛拿到手機,就看見佟嫿打來的好幾個電話。

再一滑動,立馬就看到了她發的微信。

“周大哥,急,溪溪出事了,現在在警局裡,你如果看見資訊了就馬上回我一下。”

耳邊,傳來聲音:“周隊,快,夜宵走起。”

“我有點急事,不去了,你們去。”

說完,周羨南一邊穿外套,一邊迅速的往外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