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周羨南上了車,同事追問:“周隊,這大半夜的,您去哪兒?”

“有點急事,我今天晚上回,你們把收尾工作做完了明天回來。”

“周隊,這大晚上的,您現在回去要開始十幾個小時的車,太危險了,要不還是明天坐飛機回吧。”

“不了,事情很重要的,我必須現在回去。”

說完,周羨南一踩油門。

黑色的車子迅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裡,很快就和夜色融為一體。

佟嫿今天值夜班,過一會兒她就會掏出手機看一看,想看有冇有回覆。

然而,一連幾次,手機裡都是空的。

她一方麵是著急,不知道溪溪那裡的情況怎麼樣?

另一方麵又擔心周羨南,一晚上都冇有回覆訊息,該不會是執行任務出了什麼事吧。

這個念頭一旦起了,佟嫿就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越想越擔心。

到了早班交班時間,把事情交接完後,佟嫿立馬換好了衣服從醫院出去。

剛走到大門,她手機響了。

見是周羨南的,她立馬喜出望外,連忙接起。

“周大哥,你終於接電話了,你怎麼樣?執行任務還順利嗎?”

“嗯,很順利,你在醫院嗎?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五分鐘後我的車到你醫院的門口,你如果有時間就出來,我們一起去警局。”

“好,我已經出來了,我在路邊等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聽見喇叭聲,看著車窗搖下後裡麵熟悉的麵孔,佟嫿立馬跑過去。

拉開門,迅速坐了進去。

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你現在講給我聽。”

“好。”

佟嫿立馬大概的講述了一遍。

聽完,周羨南的眉頭一直緊皺著,臉上也很嚴肅。

佟嫿也意識到事情不妙:“周大哥,溪溪的事是不是很棘手?”

“嗯。”他喉嚨裡輕溢位一個低低的音節:“是有點,楊英既然是下了狠心要栽贓嫁禍,就一定是做好了準備的,她不醒來還好,她醒來了更麻煩,因為她肯定會一口咬定是溪溪傷了她。”

“那她就是做假證啊?”

看著眼前的紅燈,周羨南踩下刹車:“她連死都不在乎,你覺得你會害怕一個區區的做假證。更麻煩的是,當時酒店的客房裡肯定冇有監控,加上隻有他們兩個人,楊英一旦受傷,溪溪就是最大的懷疑對象。”

“想要摘除她的嫌疑,除非有非常有力的證據,否則幾乎不可能。”

佟嫿聽著,一顆心都懸在弦兒上。

她抿著唇,一路都冇有再說話。

下車時,周羨南主動道:“你也彆太擔心,既然溪溪冇有傷她,那我們就一定有辦法。”

“我始終相信一句話,假的真不了,真的也假不了。放心吧,我既然回來了,就絕對不會讓她出事。”

佟嫿點頭:“周大哥,我相信你的能力。”

他們去的時候,陸明博正在見南溪。

見到南溪,陸明博一臉悔恨和愧疚。

“溪溪,都是爸對不起你,是爸害了你,如果不是因為爸的原因,楊英是不會把主意打都你的頭上的。”

“你放心,不管付出什麼代價,爸都一定會救你出來。”

陸明博幾乎是老淚縱橫。

南溪知道他心裡是真的後悔了,也是真的醒悟了。

抬起頭,她一張素淨的小臉平靜的開口:“爸,你的心情我都知道,我見你,並不是為了責怪你。”

“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,那麼我們再去後悔也冇有用,我們能做的就是彌補。”

“我知道你想彌補我,但我想告訴你的是,如果楊英醒來用我來威脅你饒過夏柔,一定一定不要同意。”

正是知道,所以南溪特意強調,特意叮囑。

陸明博十分擔憂:“若是我不同意,她一定會死咬著你,你現在懷著孕,不能在這裡呆太久。”

“爸,我知道你已經瞭解了事情的所有經過,也知道現在的發展對我極為不利,但是我始終相信正義,也相信法律。”

“真相一定會大白,就算我要出去,也絕對不是以這種方式,而是洗清我的冤屈,堂堂正正的走出去。”

“楊英和夏柔一樣,她們做錯了事,犯了法,必須要受到法律的製裁,如果我為了自己就饒過她們,我心裡的這一關也都過不去。何況像楊英這樣的人,一旦我們縱容了第一次,就會有第二次,第三次,以後更會永無止境。”

“所以爸,我受點苦冇什麼,你一定不要被楊英威脅了。”

瞭解了南溪心裡的想法,陸明博堅定的點頭:“好,你放心,爸一定按照你說的做。”

“謝謝你,爸。”

“傻瓜,是爸爸要謝謝你,謝謝你能嫁進陸家,更謝謝你對陸家的不離不棄,相知相守。”

“爸,您忘了,我們是一家人啊!一家人就該這樣的。要不然算什麼一家人,我相信今天就算不是我,是你或者媽,再或者見深,你們每一個人都會守護好陸家的。”

陸明博離開後,周羨南和佟嫿見到了南溪。

“溪溪,你在裡麵怎麼樣?吃的好嗎?睡得怎麼樣?晚上睡覺冷嗎?”

佟嫿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,南溪勾唇笑了笑:“倒是不知道先回答哪一個了。”

“你們放心,我在這裡一切都好,吃得不錯,睡的也很好。”

佟嫿咬著唇,心裡又是酸澀又是難受。

雖然溪溪一直在笑著,但她臉上的疲倦還有黑眼圈根本擋不住。

所以,溪溪在說謊,她想讓他們心安。

可她越是這麼堅強,佟嫿越覺得心疼。

“溪溪,你能把當時在客房裡所有的情況,從前到後,事無钜細,全都回憶一遍講給我聽嗎?”

聽見周羨南的話,南溪的記憶瞬間又被拉到了那一刻。

腦海裡,開始閃現出楊英癲狂的笑容,瘋狂的舉動,還有那大片的鮮血。

尤其是那濃稠的血腥味,讓她忍不住想要作嘔。

有點怕,南溪情不自禁的抱住了頭。

同時紅著眼,忍不住搖頭:“血,好多好多血。”

“我我好怕。”

“見深,你在哪裡?”

南溪情緒很激動,周羨南立馬走過去想要安慰她。

然而,就在他剛剛靠近,南溪忽然一把推開他。

同時拚命的往後退:“你?我告訴你彆過來,楊英,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