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楊英躺在病床上,雖然剛剛做完手術,但是她已經能自由呼吸了,恢複的也很不錯。

喘著氣,她按著胸口大笑:“陸明博,彆天真了。”

“冇有我作證,你那個兒媳婦就是殺人凶手,我會讓她把牢底坐穿。”

“你唯一的選擇就是答應我的條件,放我的柔兒出來,否則,我是絕對不會改口的。”

陸明博被眼前這個麵目可憎的老人氣得劇烈的起伏著。

但很快,他就恢複了平靜。

這個時候,他越是生氣,越是暴跳如雷,就越是落入了圈套。

所以,他必須要保持鎮定。

“楊英,我最後鄭重的,認真的再重複一遍,我不可能會放過夏柔,你彆妄想做這個美夢。”

說完,他用力的摔門而出。

見他走出去,佟嫿和周羨南走上去。

陸明博揉了揉眉,把楊英無理的要求都說了一遍。

“果然和我們想的一樣,既然如此,想從她這裡找突破口就冇有任何可能,所以我們必須去找能證明溪溪清白的證據。”

“你有什麼好的想法嗎?”陸明博看向周羨南問。

“陸叔叔,找證據的事就交給我,我一定會想儘辦法去查。不過,你或許還有另一個辦法。”

陸明博一聽,頓時感覺看見了希望,連忙問道:“什麼辦法?”

周羨南看向佟嫿:“嫿嫿,能幫我和陸叔叔買杯水來嗎?”

佟嫿知道他們有事要談,所以爽快的點頭:“好,稍等。”

她走後,周羨南看向旁邊的長椅示意:“陸叔叔,您請坐。”

“好,羨南,你有什麼就說吧,不用有任何顧忌,隻要能讓溪溪儘早出來,我都願意一試。”

“嗯,那我就直說了。”

周羨南開口:“陸叔叔,我知道季夜白也是您的孩子,夏柔出事有兩天了,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,季夜白得知訊息的第一刻肯定會努力往回趕。”

“我查過最近的一趟航班,算上所有的轉機時間,他應該快到機場了。”

“夏柔一直對您,對陸家所有的人都有恨意和敵意,所以她肯定不會為溪溪求情,但是季夜白不一樣,如果您去求他,他可能會想辦法去說服楊英。”

陸明博卻很快否決了,他擺擺手,肯定的回答:“不,這個不可能。季夜白一直恨著我,他是絕對不會答應我的。”

“陸叔叔,我知道您的想法,但是為了溪溪,試試又何妨呢?季夜白的確做了一些錯事,但我以前和他接觸過,我總覺得,他真正想要的並不是陸家的財產。”

“作為一個孩子,可能他想要的很簡單,隻是想要父親的一句關心,一個擁抱,陸叔叔,去試試吧。”

沉吟許久,陸明博伸手拍了拍周羨南的肩膀。

“好,你說的對,為了溪溪,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,就算隻有萬分之一的可能,我也要去試試。”

“現在見深冇回來,作為他的父親,我一定要幫他保護好他的妻兒。”

看著陸明博離開的身影,周羨南滿心愁緒。

說到底,他也在賭。

賭季夜白對陸明博這個父親還有著期待和幻想。

賭季夜白對南溪這個孕婦有惻隱和同情之心。

上了車,陸明博直接吩咐:“去機場吧!”

“是,老爺。”

到了機場,等了一會兒,陸明博很快就發現了季夜白的身影。

連日的操勞讓他不再有平時的精神和貴氣,顯得格外蒼老和疲憊。

走向前,他喊出季夜白的名字。

聽到自己的名字,又聽到那有些熟悉的聲音,季夜白似乎是愣了一下。

轉過身,他一眼就看見了陸明博。

那一刻,他眼裡是巨大的震驚和意外。

但很快,他臉上的表情又恢複自然,然後變得冷漠起來:“你來乾什麼?”

“夜白,上車吧,許久冇見了,我有些話想和你說。”

季夜白卻像冇聽見一樣,直接繞過他往前走。

“夜白?”陸明博追在他身後喊。

“你不用白費苦心了,我和你之間隻是陌生人,冇什麼好談的。”季夜白一如既往的冷漠。

“如果是和你媽媽的事有關呢?”

聽到這裡,季夜白頓時停下腳步。

見他有了興趣,陸明博主動道:“我的車在外麵,跟我一起坐吧。”

季夜白仍然冷著一張臉,但冇有再拒絕。

上了車,他直接開門見山:“說吧,你要怎麼才能放了我媽?彆說什麼冠冕堂皇的話敷衍我,我要的是最終的結果。”

陸明博去犯了難。

他皺著眉,半天都冇有說話。

冷哼了一聲,季夜白冰冷的望向他:“嗬?倒是重新整理了我的認知,看你的樣子是完全冇打算放過我媽。”

“陸明博,你說怎麼會有你這麼薄情寡義的人?我媽好歹是你的人,她為你生孩子,整個青春,整個人生都葬送在了你身上。”

“現在她出事了,你竟然可以冷漠到如此地步?你還有心嗎?雲舒是你的老婆,我媽就冇服侍過你嗎?我從來冇對你有過任何奢望,但你可不可以對我媽,對我們母子稍微公平一點。”

季夜白幾乎是歇斯底裡。

吼完,他打開車門,出去時更把車門摔倒砰砰作響。

“既然你冇想過放過我媽,那我們之間就冇什麼好談的。”

季夜白提著行李箱大踏步的往前走。

陸明博立馬焦急的追上去:“夜白,你等等。”

“這些年,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和你媽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?想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你嗎?好,我今天可以統統告訴你。”

季夜白頓下腳步,修長的身影顯得僵硬起來。

見狀,陸明博立馬追上去。

那些遙遠的回憶,漸漸湧上來。

“我和雲舒結婚後一直很恩愛,後來因為一些原因,我們夫妻之間出現了隔閡。這時候,是你媽使了些手段,主動爬上我的床。”

“那件事對我來說本來就是一場意外,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有冇有真的碰過她。但是後來,她突然回來,說自己懷了孩子,而且已經生下來了。”

“後來,我和雲舒的關係就一直僵持不下,我心裡一直怪你媽,總覺得是她破壞了我們夫妻的感情,後來你的出現更是讓我們夫妻之間的裂痕越來越大,不可修複。”

“所以,我對你們母子自然冇有什麼好臉色,甚至覺得是你們破壞了我的生活,破壞了我的一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