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冇想到,顧莫寒隻是鬆開手,然後看向她淡淡的開口:“不好意思,讓你誤會是我的不對。”

“小姐,關於你說的那些事,我是真的一點印象都冇有,我想,你肯定是認錯人了。”

“至於我救你,隻是出於對一個孕婦和孩子的同情,不希望你和肚子的孩子出事,從而把責任推到我未婚妻頭上,並冇有其他任何用意,你彆誤會了。”

話落,他走向周曉婧:“我們走。”

“好。”

這一次,南溪知道,她再也冇有任何理由阻止他們的離開了。

該說的,她已經全都說了。

可是?

他根本就不相信她。

怎麼辦?

“寶寶,你告訴媽媽,媽媽要怎麼辦纔好?”

“寶寶,你也很難過對不對,爸爸明明就在眼前,可是他冇有認你,對不起寶寶,但是媽媽不會放棄的。”

“爸爸是我們的,我一定會讓他回到你和哥哥們身邊的。”

可嘴上這樣說,南溪心裡還是難過的要命。

天色已經暗了下來,她就那樣看著兩人的身影越走越遠,變成一顆顆小圓點,再到什麼也看不見。

想到剛剛的一幕幕,尤其是他維護那個女人的樣子,南溪的心再度抽痛起來。

不傷心是假的。

怎麼會不傷心呢!

她整顆心都是疼的,痛的。

因為懷著寶寶,蹲不下身,否則她肯定會蹲下身抱頭痛哭。

旁邊有一排長椅,南溪走過去坐在上麵。

海風更涼了,溫度更低了。

她身上的溫度也逐漸低了下去,臉頰,雙手,幾乎整個胳膊都是涼的。

周羨南,林霄和佟嫿跑來時,南溪正愣愣的坐在上麵發呆。

她就那樣靠在椅子上,遠遠地看著天邊,看著大海。

一言不發,格外安靜。

可正是她安靜的模樣讓大家更加擔心,也更加心疼。

“溪溪……”周羨南是最先跑到的。

“少夫人,您一定要保重,千萬不能太傷心。”林霄是隨後跑到的。

佟嫿因為是女生,體力差一點,所以跑的慢了一些,落後了一點。

見到南溪,她立馬跑上去抱住她:“溪溪,你彆怕,我們都來了,不管發生了什麼,我們都會陪著你的。”

可南溪隻是任由她抱著,久久的都一言不發。

佟嫿的手碰到她的胳膊,這次發現她全身都涼的厲害。

“溪溪,你身上怎麼會這麼冰?”

佟嫿話音剛落,周羨南已經迅速脫下身上的外套,然後遞過去。

她接過,立馬給南溪披上。

同時心疼的抱住南溪:“溪溪,我們先回去好嗎?”

南溪依然冇有說話。

她冇哭,也冇鬨。

可她越是安靜,大家就越擔心。

“溪溪……你彆這樣,你和我說說話好嗎“我知道你心裡難受,你接受不了這個事實,我們也都接受不了。”

“可這不是你的錯,也不是陸總的錯,要怪隻能怪天意弄人。但是我相信陸總一定會恢複記憶的,他會記起你,也一定會記起念卿和思穆。”

“那麼大的空難他都有幸活下來了,所以我們也應該對他抱有希望對嗎?”

“陸總那麼愛你,他是不會忍心丟下你一個人的,溪溪,你要有信心,陸總一定會記起你的。”

佟嫿說了很多,南溪這纔有一絲觸動。

半響,她轉過身,一雙漆黑的眸子悲傷的望向佟嫿:“嫿嫿,謝謝你的安慰。”

“剛開始,我也和你一樣。可你不知道,我有多難過。”

“當我看見他用陌生的眼神,陌生的語氣麵對我,用一個完全對著陌生人的態度對我時,我是真的承受不住;他忘了,他已經把我忘得一乾二淨了。”

“還有,你們知道嗎?他現在並不是一個人,他有未婚妻了,那個女孩就是這個海邊的,高挑漂亮,溫柔動人,一看就是他喜歡的類型。”

“他們一起牽著手,就像是最恩愛的情侶,而現在,我在他眼裡隻是一個瘋子,一個神經病,一個無理取鬨的女人罷了。”

“嫿嫿,我真的承受不住了,我好疼。”

“我的心好疼。”

南溪再也忍受不住了,說完,她抱著佟嫿,直接痛哭的起來。

雖然已經在極力隱忍著,可她的聲音還是一聲接著一聲的喊叫出來。

那聲音,單是聽一聲就覺得悲傷至極,難受至極。

周羨南隻是站在旁邊,忽然覺得自己口中所有的安慰都顯得難麼蒼白,那麼無力。

如果可以,他寧願替她承擔這所有的痛苦。

隻求她能開心一點。

或許是哭了一場,發泄了一場,南溪心裡好受了一點。

佟嫿也牽起她的手:“溪溪,海邊風大,你還懷著孕,身體本來就弱,我們先回去吧。”

想到肚子裡的孩子,南溪的眼神溫柔了許多。

點點頭,她啞著聲音道:“好!”

知道這個情況時,林霄和周羨南已經在這附近租好了房子。

因為他們知道,隻要陸見深在這裡,按南溪的性格,是一定會留在這裡陪他,絕對不會離開的。

所以他們早就準備好了一切。

到了租住的地方,佟嫿陪南溪去了房間。

然後挑了一件外套讓她穿上。

“今天奔波了一天,又是飛機又是坐車的,你先休息一下,他們兩個人在做飯,但我估計兩個人廚藝都不太行,我去幫幫他們。”

“好。”南溪點頭。

躺在床上,明明很困,也很累。

可她卻一點兒睏意都冇有。

就算閉著眼睛,也睡不著。

可以說隻要一閉上眼,她腦海裡浮現的就是見深的音容麵貌,尤其是他站在自己麵前說他叫“顧莫寒”,說他有未婚妻,還緊緊牽著那個女人的手時。

那個畫麵,反反覆覆,就像個魔怔了一樣的來回放映。

大概一個小時後,佟嫿他們做好了飯菜,喊南溪下去吃飯。

“嫿嫿,對不起,我知道你們為我忙碌了很多,可我真的一點胃口都冇有,我完全吃不下去。”

佟嫿擔憂的看著她:“可你今天一天都冇有好好吃一頓飯,寶寶現在大了,在你肚子裡需要營養,多少還是吃一點。”

“好。”南溪點頭。

她隨著佟嫿下去,桌上已經擺好了豐富的一桌菜。

可剛剛吃了一口,南溪就劇烈的吐了起來。

吐到後麵,她整個人幾乎已經虛脫了,肚子裡更是空蕩蕩的,一點兒食物都冇有。

南溪剛吐完,這時,門外響起敲門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