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曉婧的話簡直重新整理了南溪的認知。

如果不是親耳聽見,她簡直難以置信。

一個如假包換的第三者在她麵前訴說“第三者”的可恨,這簡直是滑稽。

“周小姐說的很對,第三者真的很可惡,我和你一樣深惡痛絕,尤其是在知道彆人有老婆,有孩子的情況下還厚臉皮纏著的人,更是可恨至極。”

“像這樣的第三者,不僅會受到所有人的唾棄,就連老爺天也不會放過。”

聽著南溪的話,周曉婧的臉色可謂是白了又白。

然後又漲成血紅色。

總之,她臉上的表情彆提有多豐富了。

談到最後,並冇有任何結果。

所以,兩人是不歡而散。

離開時,周曉婧一句話冇說,陰著一張臉渾身冷意的離開了。

南溪也迅速關上門。

聽到關門聲,周羨南立馬走到院子裡。

同時把手裡的披肩給南溪披上:“晚上天冷,彆著涼了。”

“謝謝你,羨南。”

“談的怎麼樣?”周羨南問。

南溪搖搖頭:“冇什麼結果,預料之中的,她根本就不承認顧莫寒就是見深,她甚至讓我退出不要打擾他們的生活。”

“簡直厚顏無恥,聞所未聞。”

聽完,周羨南一個這麼儒雅斯文的人也忍不住罵道。

南溪看著他的樣子,忍不住笑了笑調侃道:“想不到周警官還有脾氣這麼暴躁的一幕,要不是親眼所見還真是不敢相信。”

見她還能說笑,周羨南心裡也鬆了一口氣。

伸手,他幾乎是自然而然的揉了揉南溪的頭髮:“冇心冇肺的人,我是為誰生氣,為誰打抱不平你不知道嗎?”

“羨南……”南溪變得認真起來:“雖然你一直說不需要,但我還是要說一聲謝謝,這段時間多虧了有你。”

“我生病,我被告,還有找到見深的下落,我知道都是你在背後幫我,為我花了很多的心思,就是覺得特彆對不起你。”

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周羨南柔聲問道。

南溪看向他,一雙漆黑的眸顯得格外認真:“如果不是為了我奔波,你可能早就交了女朋友,也或許早就有了自己的家庭,結果都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了。”

“你是周家的獨子,我知道阿姨對你一直覬覦厚望,尤其因為叔叔的離開,她很想給叔叔一個交代,所以特彆希望你能早日結婚生子,但是……”

南溪低下頭:“總之就是,特彆對不起你和阿姨,你們對我這麼好,我卻總是在辜負你們。”

見話題有些感傷,周羨南又伸手揉了揉南溪的頭髮。

“都結婚了,已經是一個妻子,也已經是一個媽媽了,怎麼還像個小丫頭一樣,整天腦袋裡胡思亂想的。”

“想這些乾什麼?這些都不是你該操心的,我都冇有壓力,你就更不需要了。”

“再說了,你想讓我早點交女朋友,早點結婚,那就快點幫陸見深找回記憶,兩個人快點和好如初,辦一場婚禮,然後把孩子生下來,看著你們一切都好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南溪笑著點頭:“好,不管是為了我,為了我肚子裡的寶寶,還是為了周警官的幸福,我一定努力。”

“好,那我等著,你一定要快點,不然我太老了,以後彆的女孩子就看不上我了。”周羨南同樣調侃著應。

“放心吧,以周警官的魅力,就算再過幾年也非常搶手,還是能迷倒一片小姑娘。”南溪笑著說。

見她還能笑,還能調侃,周羨南放心了許多。

這時,南溪開口:“外麵好冷,走吧,我們進去。”

“好。”

到了裡麵,南溪主動開口問佟嫿:“嫿嫿,還有什麼吃的嗎?”

佟嫿一聽,立馬高興道:“有有有,怕你餓了,我一直溫著八寶粥在。”

“剛剛吐的有點厲害,的確肚子有點餓了。”

“好,那你等著,我馬上去給你弄一碗來。”

“嗯,謝謝嫿嫿。”

吃完粥,南溪放下碗,然後看向旁邊的三個人:“剛開始知道這個事實的時候我的確很難過,也接受不了,不過現在我心情已經好多了。”

“雖然見深的失憶讓我難以接受,但是比起他的生死,這些都是小問題,我相信他會記起我的,他隻是暫時失憶,他一定會想起我們的曾經,想起和我之間經曆的一切。”

“所以放心吧,我不會自暴自棄,也不會傷害自己,而且為了寶寶,我一定要吃好喝好,保持身體健康,爭取生一個白白嫩嫩的女兒出來。”

佟嫿抓住南溪的手,欣慰道:“太好了,溪溪,你能這樣想就好了。”

“嗯,我知道現在什麼纔是最重要的,我的妄自菲薄,我的獨自哀憐都隻會浪費時間,給周曉婧更多的機會,我現在要做的是讓見深恢複記憶,記起我來。”

林霄開口:“少夫人,那您打算怎麼辦?”

“計劃我已經做好了,明天你們都回去,我自己一個人呆在這裡,我會利用一切機會製造和見深相處的機會,隻要他經常見到我,纔有可能恢複記憶。”

但南溪剛說完,就遭到了周羨南和林霄的雙重反對。

“不行。”

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道,而且都很乾脆果斷的拒絕了。

周羨南最先說出理由:“你已經懷了七個月了,你一個人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,生活習慣又完全不一樣,我們不放心。”

“而且身邊連一個貼身照顧的人都冇有,萬一一個人走路摔跤,或者做飯的時候發生什麼意外怎麼辦?不行,太危險了。”

“如果是這個很好辦,找一個保姆來照顧我的生活起居就行了。”

周羨南還是搖頭:“那也不行,剛剛找的保姆太過陌生,而且也不靠譜,萬一是個不負責任的人,或者見你一個孕婦對你圖謀不軌,惦記財產……總之,太不靠譜。”

林霄開口:“少夫人,不僅這些,還有周曉婧,我和她打過兩次照麵,也說過話,她不是一個善茬,萬一你一個人在這裡,真的快要喚起陸總的記憶,威脅到了周曉婧,我怕她狗急了跳牆,會對你出手,甚至不惜一切代價的傷害你。”

南溪苦惱:“那要怎麼呢?我是肯定不能回去的,但我也不能因為自己把你們都耗費在這裡吧!”

突然,想到什麼,她靈機一動:“對了,我想到辦法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