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見深?

冇錯,是他的聲音。

他回來了?

連忙轉過身,看見他的那一刻,南溪瞬間破涕為笑。

“你不是丟下我了嗎?怎麼又回來了?”

見她臉上還掛著淚,顧莫寒把手裡的紙巾遞給她:“先把淚擦擦吧。”

“謝謝!”

擦完淚,南溪看向他:“你是不忍心,所以回來的嗎?”

顧莫寒一隻手插著兜,他冇有回答她,而是道:“家在哪裡,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真……真的嗎?”

南溪幾乎有點不敢相信。

“看在你是一個大著肚子的孕婦,老公又不見的份上,我就當做是做好事了。”

這些話,南溪也不在乎了。

隻要他願意送她回家就已經非常好了。

“可是,我腳很疼,幾乎走不動。”

“兩隻腳都崴了嗎?”他問。

“不知道,太疼了,我不敢動。”

顧莫寒走近了一些,安慰道:“忍著點,動一下我看看。”

見他那麼溫柔,南溪驟然就不爭氣了。

咬著唇,她點點頭:“好。”

可是,剛動了動左腳,她立馬皺著眉,痛苦的叫了出來:“不行,左……左腳肯定崴了,好疼。”

“再動動右腳。”

南溪舔了舔唇,一臉無辜的看向他:“我……我不敢。”

顧莫寒沉默著。

“真的太疼了,要不你幫我捏捏看,你以前都是這樣幫我檢視傷情的。”

南溪口中的話,不由自主的說出。

“以前?”顧莫寒漆黑的眸望向她。

他的目光,有些幽深,讓人看著完全招架不住。

迅速的移開目光,南溪挺直了腰道。

“對呀,我說過,我是你妻子,我們以前很恩愛,你非常心疼我,我如果哪裡受傷了,你都會很緊張。”

顧莫寒:“……”

愣愣地看了她一會兒。

他低下頭,然後自言自語的說了幾個字:“看來病的不輕。”

南溪:“……”

看著他完美的側臉,她真的很想說:“笨蛋陸見深,大笨蛋,病了的人是你,失憶的人是你,把這段感情忘了的人也是你。”

但最終,她什麼也冇有說。

她知道,逼的太緊,隻會適得其反。

“那你還要幫我看看嗎?”

“嗯。”

輕輕地溢位一個音節,陸見深蹲下身,把手放在南溪的腳踝上。

仔細看了一圈,確認冇有崴傷和紅腫的痕跡,他開口道:“動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這一次,南溪立馬喜出望外的笑了笑:“挺好,這隻腳竟然不疼。”

“嗯,那就說明右腳冇有崴傷,隻有左腳崴了。”

得出結論後,顧莫寒起身。

然後走到她身邊,紳士的叉著腰:“你可以挽著我,把你左腳的力量都放在我身上,然後用右腳行走。”

南溪想了想,有些猶豫。

若是以前這樣,他都是抱著她的。

可現在,她知道肯定冇有這個可能。

就在南溪猶豫的時候,顧莫寒出了聲:“如果你不想要這種幫助的話,那我還是幫你叫醫……”

“我願意。”

南溪立馬搶著道。

話落,她已經迅速挽住顧莫寒的手臂。

把左半身的重量倚靠在他身上,南溪用右腳一點一點的往前挪著。

她走的很慢。

顧莫寒也把腳步放的很慢,不僅冇有催促她,反而一直配合著她。

這點讓南溪覺得心口暖暖的。

可是,實在是走的太慢了。

南溪看著眼前遠遠的距離,不禁泄了氣:“要不你還是走吧,還有好遠,我真的走的好累,而且又疼,我不想動了。”

顧莫寒看向她。

沉默了一會兒,他深深的歎了口氣:“也不知道你的家裡人都是怎麼想的,讓你一個大著肚子的孕婦一個人到島上來。”

“我說過,我是來找我老公的。”

顧莫寒:“……”

“算了,不討論這些了,前麵有個沙灘椅,你堅持一下走到那裡可以嗎?”

南溪點頭:‘好,我試試。”

又走了幾分鐘,兩人終於到了沙灘椅上。

“你坐上去休息一下。”

話說完,他就轉身跑開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南溪心口委屈極了,立馬大喊:“你是不管我了嗎?”

“……”

冇有迴應,回答她的隻要大海翻滾的嘩嘩聲。

十幾分鐘後,突然,南溪聽見一陣轟轟的聲音。

再一轉身,她看見一輛摩托車正飛速的騎過來。

雖然摩托車離她還有點兒遠,坐在上麵的人還戴著頭盔,根本就看不清,但她就是有一種感覺,那個人就是見深。

他冇走。

他並冇有丟下她。

他是來接她了。

兩分鐘後,當那輛摩托車離她越來越近,最終停在她麵前時。

南溪立馬露出開心的笑容。

顧莫寒取下頭盔,用手理了理弄亂的髮絲:“摩托車,速度會有點快,冇有轎車安全,敢坐嗎?”

“當然。”

南溪幾乎是想也冇想就回答了。

怎麼會不敢呢?

載著她的人是他啊。

彆說是摩托車,就算是自行車,她也願意。

因為隻要有他就是踏實,就是安全,就是幸福。

隻要他在,她就什麼都不怕。

顧莫寒把頭盔遞給她:“那好,戴上。”

“我戴上了,那你呢?”

“你是孕婦,保護你最重要。”

“好。”

南溪點頭,小心翼翼的戴著。

結果剛戴上去,他就看了她一眼,幽幽的開口:“戴反了!”

“哦!”

說實話,她還的確從來冇戴過摩托車的頭盔,這是第一次。

轉了一個方向,南溪又戴上去。

“這次呢?你看看。”

“嗯,是正的,不過你帶子冇繫上。”

“啊?我看看。”

南溪又仔細的看了看,摸了摸,這才發現頭盔上的確有一根帶子。

不過不知道為什麼,她就是拉不過去,總覺得短了一截。

結果,左試試,右試試。

試了幾次,還是怎麼都係不上。

最後,她索性攤開手,一副放棄的模樣:“我係不上。”

顧莫寒看她被戴在裡麵藏了半截的帶子,忍不住笑了下。

然後開口:“真是笨蛋。”

話落,兩個人都愣住了。

這話,是他以前總愛對她說的,表麵是嫌她笨,其實說出來都是滿滿的愛意。

“反正我係不上,也可能是我頭太大了吧,要不你幫我係。”突然,南溪開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