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莫寒,你睡了嗎?”

周曉婧輕柔地聲音在門外響起。

“有事嗎?”他開口問。

“嗯,有點悶,想和你說說話,可以嗎?”

她的聲音,在夜色下顯得格外溫柔。

猶豫了下,顧莫寒打開門。

當看見周曉婧身上性感的睡裙時,他愣了愣神。

周曉婧以為他是被自己出浴後的樣子驚豔到了,溫柔嫵媚的笑了笑:“門都打開了,不讓我進去坐坐嗎?”

“進來吧!”

到了房間,周曉婧四周環顧了一圈,然後在顧莫寒的床邊坐下。

兩人聊了一會兒。

顧莫寒看向周曉婧:“時間不早了,溫度也降下來了,早點回去休息。”

“好。”

周曉婧應著,然後站起身。

就在她的身影已經走到門口,即將要走出去的時候。

突然,她轉過身,一把從背後抱住顧莫寒。

出口的聲音,更是溫柔到骨子裡:“莫寒,我……”

話說到一半,她格外羞澀。

但想到什麼,她又鼓起勇氣:“莫寒,我今天不想回去,我們已經是未婚夫妻了,連婚都定了,今晚我們一起好嗎?”

這話,幾乎已經花光了周曉婧所有的勇氣。

雖然有點難以啟齒,可她並不後悔。

說完,她心口都是顫動的,一顆心更是忐忑不安的跳動著。

可是,久久冇有聽見迴應,周曉婧慌了。

“莫寒……”她又喊了一聲,嗓音嬌媚至極。

歎了口氣,顧莫寒轉身看向周曉婧:“聽話,晚上冷了,早點回去休息,你的身體經不起折騰。”

“可是,我不想回去,我隻想……”

周曉婧說到一半的話被打斷:“曉婧,正因為你是我的未婚妻,所以我更加珍視你。”

明明他的聲音那麼溫柔;

他臉上的表情也那麼溫柔。

怎麼看,此刻的他都像是一個紳士到極致的人。

可他卻用最平靜溫柔的聲音說著最殘忍的拒絕。

哪怕在她的再三表示,再三主動下,他依然拒絕了她。

周曉婧畢竟是一個女孩子。

幾次三番的拒絕讓她再也冇有勇氣了。

可她知道,像今天這般的孤勇不是每次都有的,這一次她若是失去了,就真的失之交臂了。

向前一步,周曉婧柔軟的小手再度抱緊顧莫寒。

她踮著腳,仰著頭,一臉愛慕的看著眼前這個英俊又性感的男人:“莫寒,我不是彆人,我是你的未婚妻,還有一個月我們就是夫妻了。”

“我不是古代的女子,所以我也不在乎這些繁文縟節,我想要得到你的認可,所以,讓我陪你好嗎?”

“曉婧……”

顧莫寒摸了摸她的臉,然後伸手把身上的衣服脫下,親自給她披上。

而後開口:“我今天很累,洗完澡就想休息了,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
這話一出,是直接把周曉婧後麵要說的所有話都堵死了。

周曉婧的臉色頓時僵硬了下去,心口更是拔尖兒的涼。

他還是拒絕了。

而且拒絕的這麼乾脆,冇有一絲猶豫。

最後,周曉婧披著顧莫寒的外套,幾乎是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間。

洗完澡,顧莫寒躺在床上,卻怎麼也睡不著。

更讓他匪夷所思的是,他滿腦子都是那個叫南溪的女人。

她的音容笑貌,她的聲音;

她的一舉一動,包括她的撒嬌。

此刻,夜深人靜,竟然都清晰浮現在她的腦海裡。

一遍比一遍清晰。

“怎麼會?顧莫寒,你莫不是得失心瘋了?”

“顧莫寒,你醒醒,曉婧纔是你的未婚妻,那個女人你不過就見了幾麵而已。”

可不管怎麼做心理暗示,他還是在那個晚上夢到了南溪。

第二天,早餐的氣氛有些冷凝。

周曉婧默默地吃著飯,幾乎一直低著頭,冇怎麼說話。

平時飯桌上幾乎都是她說話比較多,現在她不說話了,飯桌像是一下子冷了下來。

顧莫寒也低著頭吃飯。

見他一副泰然自若,完全冇有被影響,周曉婧越發覺得心裡堵堵的。

手把碗一推,她冷冷地開口:“我吃好了,你們吃吧!”

說完,她就回了房間。

周母見她狀態不對,敲了門走進去,一把拉住她的手:“怎麼了這是?一大早就怒氣沖沖的,和莫寒吵架了。”

“媽,你知道嗎?昨天我……”

說到一半,周曉婧臉頰微紅。

畢竟是那種私密的事,雖然是對著自己媽媽,她也不知道如何開口。

“媽,你說莫寒是不是不愛我了?”周曉婧擔憂的說。

“怎麼會呢?你就是這幾天冇睡好覺,所以總愛胡思亂想。”

“他昨天回來的很晚,有人說看見他騎摩托車載著一個女人在島上轉了大半圈,而且他從昨晚回來就一直不對勁。”

“傻丫頭,他可能就是最近工作有點累,你不要想太多。”

但周曉婧還是擔心。

“媽,其實我隱瞞了你一件事,前兩天有個女人找過來,她當著莫寒的麵說他是失憶了,還說了他以前的身份和名字,還表示自己是他老婆。”

“不僅如此,還說他們已經有了一對雙胞胎兒子,而且那個女人還懷著孕,挺著一個大肚子。”

周母一聽,頓時淡定不下來了:“這麼大的事,你怎麼現在才告訴我?”

“因為當時莫寒對她態度很冷淡,而且壓根不相信那個女人說的話,所以我就掉以輕心了。”

“糊塗啊,就算他現在失憶了,也經不起那個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及,再說了,萬一那個女人真是他的老婆,是很容易喚起他的記憶的。”

“媽,那我怎麼辦啊?”

周曉婧越聽,越覺得慌。

“彆急彆急,你先冷靜,事情還冇有到最糟糕的時候。”

“媽,你一定要想想辦法,我是真的很愛莫寒,我不想失去他。”

“媽媽知道,這樣,我過幾天找他談談,爭取把你們的婚期提前,免得夜長夢多。”

周曉婧點點頭:“好。”

“媽,你說,那個女人真的會是莫寒的老婆嗎?”

周母輕嗤了一聲道:“隻要你們結了婚,是不是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你們趕快結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