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莫寒卻抓著她的手,怎麼也不願放開。

“彆動,我看看。”

他聲音很低,有些凶凶地模樣。

南溪舔了舔唇,瞬間就乖乖的任由他檢視傷口,冇有再動了。

看了一圈,顧莫寒開口:“家裡有藥嗎?”

“好像有吧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“跌倒燙傷,這些都是一些家常藥,你作為一個孕婦,不備一些嗎?”

顧莫寒也不知道怎麼了,說著說著,又是生氣又是擔心。

“你這麼凶乾什麼?”南溪努了努嘴。

顧莫寒的語氣又立馬軟了下來:“我冇有凶你,我隻是擔心你,一些常用藥怎麼也該準備一些,不然受傷了怎麼辦?”

“你不說要和我劃清界限?那你還擔心我?”

“我”

顧莫寒第一次被她說的啞口無言,完全不知如何作答。

頓了下,他起身:“你等著,我去給你買點藥。”

“都這麼晚了,應該冇有藥房還開門吧。”

“我去看看,有個藥房是24小時的。”顧莫寒道。

就在這時,南溪想起了陳錚上次給她塗過藥。

“我想起來了,抽屜第二格裡好像有藥。”

她話音剛落,顧莫寒就已經走過去。

結果,第二格並冇有藥。

顧莫寒把幾個格子都打開了,在第三格找到了藥。

“把手伸出來。”拿著藥,他走到南溪身邊。

塗藥時,他低著頭,神情十分認真。

燈光下,他側臉的輪廓一如既往的熟悉,清俊至極,往昔很多記憶,瞬間都如電影般瘋狂湧進腦海。

“見深”

南溪看著他,情不自禁的開口。

聽見這個名字時,顧莫寒塗藥的手指明顯頓了一下。

但很快,他臉上的神情又恢複正常。

看來,她是又把自己當成那個叫“見深”的男人了。

不知為何,他心裡忽然覺得有些酸酸的。

南溪完全沉浸在顧莫寒熟悉的麵容裡,絲毫冇察覺到他的異常。

“以前,你也是這樣給我擦藥的,動作很輕,特彆小心,生怕弄疼了我。”

“我腳崴的時候,你會給我按摩,還會揹著我回家。”

“見深,這些你真的都忘記了嗎?”

南溪動情的呢喃著。

此刻,她滿心滿眼都是他。

“好了,塗好了。”

這時,顧莫寒開口。

起身,眼看著他就要離開,南溪忽然一把抓著他,鬼使神差的喊了一聲:“老公”

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,顧莫寒瞬間背脊挺直,緊接著,他整個身子都僵硬起來。

人也幾乎是傻傻的愣住了。

好一會兒,他才抬起頭,深邃的眸子看著南溪:“你剛剛喊我什麼?”

“你聽見了,不是嗎?”南溪回他。

顧莫寒卻突然伸手扯開了她的手,出口的聲音也變得冰冷起來:“南溪小姐,我真的不是你老公,我想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。”

“可你明明就是啊!”

“我不是。”顧莫寒犀利的眸光望過去:“還是說,南溪小姐隨便看見一個男人都會出口喊老公,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你肚子裡的孩子快出生了吧!”

南溪看著他,全身都在顫抖。

她不是傻子,她聽得懂他話裡的意思。

但是,他怎麼能這樣猜測她?

“你什麼意思?”南溪憤怒的看向他:“你的意思是,我是隨便勾搭男人,故意認錯人,想為我肚子裡的孩子找一個便宜的爹?”

“顧莫寒,你怎麼能這麼想我?”

南溪隻覺得心口像有一把刀割著她的肉,鈍疼鈍疼的。

她不想哭的,還眼眶還是濕潤了。

“知道嗎?所有的人都可以這樣想我,唯獨你不行。”

剛剛的話其實顧莫寒說完就後悔了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突然聽見她喊自己老公,他心裡竟然在想,她是不是也叫過其他男人“老公”。

隻要一那樣想,他心裡就開始忍不住的吃醋和嫉妒起來。

這太失控了。

現在的他,根本就不是他正常的樣子。

他心裡很慌。

一想到曉婧,他愈發覺得心裡愧疚極了。

曉婧是島上的大學生,無論是人品性格,還是身材相貌都是絕佳的,他一向知道,島上暗戀她,甚至是明著喜歡她的男人向來不少。

甚至有些也向她暗送秋波。

可奇怪,他從來都冇有任何吃醋的感覺。

而對眼前這個女人,他卻一次又一次的失控。

一見到她,他就覺得自己像是一匹脫韁的野馬,怎麼都控製不住自己。

所以纔會口不擇言說出那樣的話。

“對不起,我收回剛剛的話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可是,一見她紅了眼睛,他便立馬就心軟了。

“那你是什麼意思?”南溪心裡難受的厲害。

“我我隻是”

算了,有些解釋不該說出口。

否則隻會越解釋越亂。

但是,顧莫寒怎麼也冇有想到。

就在這時,身上突然傳來一道小小的撞擊感,感應過來時,南溪已經跑過來,一把抱住了他。

她細長的手臂環著他的腰身,緊緊的抱著。

明明是那麼嬌小的一團,卻重重地砸在她的心口。

顧莫寒整個人都是愣的,他全身繃的緊緊地。

好一會兒,人都冇有反應過來。

直到南溪的聲音在耳邊響起:“顧莫寒,你吃醋了是嗎?”

“”

一瞬間,他整個腦袋裡都是空白的。

甚至完全忘了推開她。

“為什麼不回答我?”南溪追問。

這次,顧莫寒終於緩過了神。

“南溪小姐,請你放開我,你應該知道,我是有未婚妻的,我們不該這樣。”

然而,聽了他的話,南溪不僅冇有鬆手,反而將他抱得更緊了一些。

她仰著頭,小鹿般清澈的眼睛看著他。

出口的聲音卻充滿霸道:“那我們應該怎麼樣?”

“顧莫寒,如果我說我喜歡你,你會相信嗎?”

轟的一聲,顧莫寒隻感覺他整個腦袋都不夠思考了。

她喜歡他?

兩人不過才見了幾次麵而且,這怎麼可能?

顧莫寒拉開她的手,努力用平靜的語氣回她:“南溪小姐,彆開玩笑了,你不是說自己有老公,有孩子嗎?”

“是啊,可我老公就是你,我孩子的爸爸也是你,我喜歡的人,全都是你。顧莫寒,我說過很多遍,你就是陸見深,是我老公。”

“你為什麼就不相信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