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曉婧心裡委屈的要命,甚至差一點,她就要不管不顧的把這些話質問出口了。

可她還是忍住了。

“莫寒,你是不是嫌棄我了?”

最後,她隻是紅著眼睛,萬分委屈的說道。

“最近是不是太累了,怎麼總愛胡思亂想。”顧莫寒揉了揉她的頭髮。

“可你都不願意親我了,作為你的未婚妻,我覺得自己好失敗。”

說完,周曉婧抹著滴滴答答留下的眼淚。

然後迅速轉身離開。

她知道,隻有這樣,才能讓他愧疚和不捨。

這一晚,顧莫寒幾乎一夜未眠。

他躺在床上,頭望著屋頂。

但滿腦子裡想的都是“南溪。”

耳邊響起的,更是她一聲聲清脆嬌軟的聲音,清麗動人,直抵他的心口。

尤其是陪著她的那幾天。

她總愛一聲接著一聲“顧莫寒”的喊他。

“顧莫寒,我頭髮亂了,你幫我用髮帶紮一下。”

“顧莫寒,快來,這裡有好多漂亮的貝殼,我蹲不下去,你幫我撿一些回來。”

“顧莫寒,我腳痠,我腳疼,你一會兒能抱我回去嗎?”

“顧莫寒,我累了,我想睡了,你記得像上次一樣把我放在床上哦!”

她就像一個小女孩一樣依賴著他,一聲聲不厭其煩的喊著他的名字。

以致於,他一度以為“顧莫寒”這三個字成了世界上最好聽的名字。

可現在才知道,隻有她叫出來纔好聽。

“南溪,我該拿你怎麼辦?”

他一直在想,自己是不是愛上她了。

可此刻,答案已然清晰。

是的,他動心了。

在他狠狠抑製著,拚命告誡自己不能動心的情況下,他還是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了她。

第二天,顧莫寒甚至做了一件非常傻的事。

他去了海邊。

因為是旅遊的高峰期,所以海邊的遊客很多。

他甚至專門讓自己去看那些麵容姣好,身材性感的美女,可看了一圈,他發現自己心如止水,冇有任何漣漪。

是的,他對這些所謂的美女並冇有任何衝動。

唯一的解釋就是:他真的喜歡上南溪了。

而且隻喜歡上了她一個。

意識到這個後,顧莫寒深歎了一口氣。

此刻,他的心裡並不輕鬆,反而是滿滿的愧疚。

他是曉婧的未婚夫,可他卻不恥的喜歡上了另一個女人。

他對不起曉婧,也對不起她肚子裡的孩子。

此刻,他該何去何從?

是選擇南溪?

還是壓製心裡的愛,繼續和曉婧完婚?

他不知道。

心裡滿滿的都是痛苦和糾結。

這時,他看見了昨天站在南溪身邊的男人。

周羨南走過去,主動開口:“有時間嗎?喝一杯?”

“行!”

兩個男人往桌子上一坐,本來都還很拘束,氣氛顯得十分尷尬。

但喝了酒之後,氣氛瞬間就不一樣了,好像瞬間就熟絡了起來。

不記得兩人喝了多久,反正到最後幾乎都是爛醉如泥的狀態了。

周羨南少有的失態,他一隻手搭在顧莫寒的肩上,醉醺醺的開口:“其實,我知道你心裡想的是什麼?你不想辜負周曉婧,怕傷害她和孩子,可是你又放不下南溪。”

“顧莫寒,你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什麼嗎?”

“什麼?”顧莫寒也醉的睡眼迷離。

“就是一個十足的渣男,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。我告訴你,兩個女人,你必須選一個,硃砂痣和白月光你隻能擁有一個。”

“你要是選擇了周曉婧,我立馬帶南溪離開這裡,絕對不打擾你們的新婚生活,我也會加足火力追求她,從此她都和你冇有任何關係了。”

“相反,你要是選擇了南溪,那就立馬回去和周曉婧說清楚,取消婚約,然後和南溪表白,求婚,知道嗎?”

“顧莫寒,你彆太貪心,隻能一個,必須選。”周羨南又強調。

顧莫寒又抓起瓶子猛喝了一罐啤酒。

他何嘗不知道。

可不管哪個決定,都會有人被受傷,有人被傷害。

這是他最不忍心的。

最後整個地上都是啤酒瓶,白的,紅的,啤的,幾乎所有的瓶瓶罐罐都堆在了一起。

兩人離開時,是勾肩搭背的,顯得格外親密。

到了分叉路,開始各走各的。

周羨南迴去時,南溪看見他嚇了一跳,立馬準備上前扶住他。

陳錚搶先了一步:“少夫人,您肚子大了,我來幫忙吧。”

好不容易把周羨南扶到床上,南溪看著他滿身的酒氣,幾乎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兩人認識這麼久了,何時見他喝過這麼多酒了?

而且他和這裡的人也不熟,到底是和誰一起喝的?

然後,幾乎是瞬間,她腦海裡就浮現了一個答案。

“羨南,醒醒,快醒醒!”

南溪一邊給他擦著臉,一邊開口問。

像是聽見了呼喚,周羨南的眼睛終於睜開一條細縫。

“怎麼喝這麼多酒?”

“和誰一起喝的?”

南溪剛問完,周羨南就紅著臉給出了答案:“還能是誰?陸見深唄,那個總是欺負你的人。”

“但是溪溪”

突然,周羨南伸手,一把撫摸上南溪的臉頰,目光瞬間就變得柔情起來。

“你放心,隻要有我在,就一定不會讓他辜負你。”

“他是你的,周曉婧搶不走,我也不會讓你被其他人奪走幸福。”

“我冇什麼心願,就是希望你要開開心心,幸福快樂,知道嗎?你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。”

南溪聽著這些話,心裡已經軟的一塌糊塗。

眼淚更是瞬間濕潤了眼眶。

這樣的情,她怎麼能不感動?

她這一生,何德何能,能得到他這樣不求回報,默默守護的付出。

“羨南”

南溪哽嚥著喊他的名字,她已經感動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周羨南修長的手指擦著她眼角的淚水,滿臉柔情的哄著。

“傻瓜,不哭,我做這麼多就是想讓你開心,你如果哭了,我豈不是太失敗了。”

“記著,以後的日子,我都想看見你笑,看見你幸福。”

“笑一個好嗎?”

南溪點頭:“好”。

然後,她擠出了一個幾乎比哭還難看的笑容。

可即便這樣,周羨南還是高興地點頭:“我的溪溪笑起來最美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