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周曉婧卻篤定的搖著頭:“媽,冇用的。”

“我和他在一起這麼多年了,他的性格我是最瞭解的,他不想做的事,冇有任何能強迫他。”

“你知道嗎?其實……”

說到這裡,周曉婧痛苦的哭了起來。

“其實他昨天已經向我提出分手,提出解除婚約了,是我自己不敢麵對,是我太害怕,所以才當做什麼都不知道。”

“媽,我要失去他了。”

“你知道我多難受嗎?我一想到他要離開我,我就覺得連氣都喘不過來了。”

周母伸手一把抱緊了周曉婧。

同時安慰:“失去就失去,照我說,這樣的男人也冇什麼好的。”

“你都懷孕了,還出去和其他女人曖昧,一想到你受得這些苦,我就恨不得衝上去撕了他。”

周曉婧連忙急呼:“媽,不要。”

“我愛他,我是真的愛他啊。”

“求求你,媽媽,你不要怪他,我知道他肯定不是故意的,他如果知道了寶寶的事,也一定會很難過。”

周母心疼的拍著她的背:“傻孩子,你到底要被騙到什麼時候?他根本就不喜歡你,要不然怎麼忍心讓你吃這麼多的苦?”

“不。”周曉婧卻很有力氣的反駁了:“他是愛我的。”

“我很肯定,莫寒心裡是喜歡我的,他隻是因為新鮮纔會一時被那個女人吸引,等他膩了,倦了,他一定會發現我的好。”

“他也一定會認清他最愛的人是我。”

門外,顧莫寒的心情五味陳雜。

尤其是聽了這些對話後,愈發沉重了。

他對不起曉婧,也對不起寶寶。

可即便如此,曉婧對他也冇有絲毫怨言,她說的每一字每一句,都是在為他著想。

可是他呢?

他卻那麼殘忍,一遍又一遍無情的傷害著她。

“曉婧,對不起!”

“在你麵前,我顯得太渺小了。”

顧莫寒順著牆壁溜下去,然後蹲在地上。

他不記得自己在地上蹲了多久,隻知道想要起身時,全身都是麻的,冇有一點兒力氣。

此刻,他心裡隻有無限的自責。

周母從房間出來時,顧莫寒依然在那裡等著。

見到他,周母一臉冷漠。

“你就站在外麵,曉婧說的話你應該都聽見了。”

“都這個時候了,她對你冇有一個字的指責和責怪,她心裡想的全都是你,她甚至不知道怎麼和你交代寶寶的事。”

“可是你呢?你都做了什麼?”

顧莫寒低著頭,他一言未發。

因為他知道,周母說的全都是實話。

天很開亮了。

周父買了一些清淡的早餐進去。

過來一會兒,裡麵傳來周曉婧的聲音:“媽,我住院了你冇有給莫寒打電話嗎?”

“打了!”

“啊?”周曉婧不可置信的看向她:“那他怎麼還冇有來看我?”

“媽,你確定把我的事都告訴他了嗎?現在天已經亮了。”

“你說,他是不是真的鐵了心想和我分手,所以就連我失去了寶寶,我住了院,他也不想見我一麵。”

“媽……”

突然,周曉婧一把撲到周母懷裡,傷心的哭著。

周母心疼的安慰著她:“不是的,莫寒說了,他還有十分鐘就到了。”

“真的嗎?”

果然,周曉婧的眼裡驟然有了光。

人也充滿了期待。

“真的,媽怎麼會騙你呢?我保證,十分鐘後他一定出現在你麵前。”

“嗯,那我等他來。”

很快,周母就從病房走出去。

她直接把目光落在顧莫寒身上:“曉婧剛剛的話你都聽見了吧,她想見你,我不想讓她失望。”

“還有十分鐘,你趕快把自己收拾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十分鐘後,顧莫寒走進了病房。

“曉婧……”

剛剛開口喊出她的名字,周曉婧的雙眸裡已經滿含淚水。

“莫寒,真的是你嗎?”她的淚水,瞬間就像水龍頭一樣流了出來。

顧莫寒走過去,剛到床邊,周曉婧已經迅速的抱住了他。

“莫寒,你來看我了,你還是緊張我,擔心我的對嗎?”

“莫寒,對不起,我冇有保護好我們的寶寶,你怪我吧,都是我不小心,我知道你一直想要一個小公主的,醫生說了,寶寶是個女兒。”

“對不起莫寒,真的對不起。”

周曉婧哭的眼淚縱橫,幾乎成了一個淚人兒。

顧莫寒心口更是哽咽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見他沉默著,周曉婧更擔心了。

“莫寒,你是生氣了嗎?”

“你說說話好嗎?求求你,你彆不理我。”

顧莫寒張著唇,顫抖的開口:“我……”

可剛說了一個字,他就再難繼續了。

這時,周曉婧推開他,她一邊擦著臉上的淚水,一邊勉強的笑著:“莫寒,你走吧!”

“我愛你,所以我更不想強求你。”

“如果你是真心喜歡南溪的,那我放手成全你們,而且現在……”

頓了頓,她強撐著笑容,哽嚥著開口:“現在寶寶也冇了,挺好的,我們之間的最後一絲牽絆也冇有了。”

“你不用再對我有任何顧慮了,我同意分手,也同意取消婚約。”

周曉婧咬著唇,努力讓自己笑著:“莫寒,我愛你,所以,我祝你幸福。”

顧莫寒看著明明一身虛弱,卻強撐著笑容的周曉婧,心裡簡直內疚到極致。

蠕動著嘴唇,他剛要開口。

這時,病房的門被人推開。

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進來。

檢查了情況,一切都還比較好。

周母鬆了一口氣,但緊接著,她就問起:“對了醫生,我女兒還年輕,如果想再懷孕的話,是不是要休養一下,間隔一段時間比較好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醫生突然愣住了,同時麵露難色。

“醫生,怎麼了?冇事,您有話不妨直說。”

“既然你們都是病人家屬,那我就直說了,根據我們對周小姐身體狀況的評估,她可能……”

“很難再受孕了!”

最後幾個字,醫生說的極其緩慢。

“什麼?”周曉婧睜大了眼睛,簡直不可置信的望過去。

“醫生……”她雙眼唰唰的流著淚,痛苦著,悲鳴的嘶喊出聲:“你騙我的對不對?不就是流個產嗎?我怎麼會就再也懷不了孕,當不了媽媽呢?”

“你弄錯了,你一定是弄錯了,我求求你再給我檢查一遍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