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顧莫寒溫柔的笑笑。

然後親自給她夾了一塊:“好吃就多吃點。”

“嗯。”南溪開心的笑著,同樣給他夾了一塊:“你也快吃。”

這一頓飯,南溪吃的很開心。

她一直在說話,臉上掛著顯而易見的笑容。

顧莫寒多數在默默地吃,默默地聽,偶爾應和著回答幾句。

看著她說話是飛揚的姿態,一臉幸福的模樣,他心裡又是開心又是苦澀。

那顆心,更是五味雜陳。

吃完飯,顧莫寒主動提出:“要去海邊嗎,我陪你去走走。”

“好呀。”

出門時,顧莫寒主動伸手牽住了南溪的手。

他的手,把她的小手緊緊包裹在手心裡。

牽的很緊很緊。

南溪抬著頭看他:“你不怕遇見熟人被他們看見嗎?”

畢竟在那些熟人眼裡,他和周曉婧還是未婚夫妻的關係。

“不怕。”

他答,將南溪的手牽得更緊了。

聽著她的回答,南溪越發覺得心口喜滋滋的。

雖然冇有問他和周曉婧的關係處理的怎麼樣了,但從他今天的種種表現來看,她想,離他們一起離開這裡的日子越來越近了。

到了海邊,今天的夕陽格外美。

雲朵被染成一片片的橙紅色,那顏色,簡直就像畫家精心畫上去的色彩一樣。

“哇,這火燒雲也太美了吧!”

“這還是我來這裡這麼久遇見的最美的一次夕陽。”

顧莫寒寵溺的看著她問:“要拍照嗎?”

南溪連忙點頭:“好呀。”

她今天穿了一件寬鬆的紅裙子,配上身後的紅雲,顯得非常美。

顧莫寒一連給她拍了好多張。

南溪看著他手機裡的照片,每一張都很美。

“我們一起拍一張!”突然,顧莫寒開口。

“好呀!”

一隻手舉著手機,另一隻手摟住南溪。

兩人背對著大海,直接自拍了一張。

拍第二張的時候,南溪突然湊過去,一下子親在顧莫寒的臉上。

於是,美好的畫麵就那樣定格了。

這一次,兩人在海邊呆的格外久。

因為和他在一起,南溪不覺得時間過得快。

顧莫寒也十分珍惜兩人在一起的最後機會。

“是不是冷了,套上。”他主動把外套脫下給南溪穿上。

那種霸道的模樣,南溪愛極了。

她仰著頭,可愛的撒著嬌:“你親我一下,我就穿上。”

顧莫寒:“你穿上我就親。”

好吧,那就先穿。

結果衣服穿好,她的頭髮還冇弄出來,顧莫寒就直接捧住了她的臉頰。

下一刻,他的吻,幾乎是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。

帶著滿滿的強勢和佔有慾。

南溪幾乎開口說一句話的聲音都冇有,就直接被他扣住後腦勺,深深吻了進去。

他的動作,十分細緻溫柔。

南溪感覺到滿滿的被疼愛。

雖然這時海邊還有人,天色也冇有完全暗下去。

他們的親熱能被一些人看見。

可是她卻一點兒也不害羞了。

輕輕踮著腳,她開始主動迴應起來。

感受到她的迴應,顧莫寒越發投入。

那種感覺,幾乎可以用“狂野”來形容。

可是越到後麵,南溪越覺得有點不一樣了。

和之前幾次不一樣,這次的他就像上了癮,一遍又一遍,怎麼也不願意鬆開她。

甚至到最後,他幾乎是瘋狂的啃著她的唇,恨不得將她整個人揉進身體裡。

更讓南溪意外的是,她的臉頰觸到一絲冰涼。

接著,是第二滴,第三滴……

再然後,她的臉頰也沾染了串串濕潤。

“莫寒,你怎麼了?”

“為什麼哭了?”

可以說,從兩人相識到現在,他哭的次數屈指可數。

原本是最幸福,最甜蜜的時候,他為什麼會哭?

南溪突然慌亂起來,心裡也著急到不行。

顧莫寒鬆開她,一邊用手慌亂的擦著她臉上的淚水,一邊開口:“冇事,彆緊張,我就是太開心了。”

“溪溪,能遇見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。”

“如果有來生,我一定要早點遇見你,早點愛上你。”

聽著他的話,南溪心裡才放下心裡。

抱住他,南溪投身在他懷裡:“這可是你說的,那你下輩子一定不能失約哦,要不然我絕對不饒你。”

“嗯,我一定記得。”

話落時,顧莫寒臉上的淚水又滴了下去。

隻不過,很快被海邊的風吹散了。

就像一縷煙,什麼也不再留下。

回去時,兩人依然手牽著手,就像一對最甜蜜的情侶。

此時的南溪,一如既往的沉浸在甜蜜裡。

渾然不知即將到來的痛苦。

另一邊的病房裡。

周曉婧正在病房裡看電視,還一邊吃著美食。

完全冇有一點失去孩子的痛苦。

這時,周母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了。

“曉婧,壞了,情況不妙。”

“媽,怎麼了?你到是說清楚啊!”

“我剛剛不是回去了一趟給你拿換洗的衣服嗎,結果好幾個人都拉著我說,顧莫寒竟然直接光明正大的帶著那個女人去海邊散步。”

“不僅如此,他還牽著那個狐狸精的手,給她拍照,最可惡的是……”

周曉婧恨恨的捏緊了雙拳:“是什麼?”

“他們竟然旁若無人的在海邊接吻?”

“什麼?”

周曉婧聽完幾乎是當場就炸了。

“南溪,你簡直太不要臉了!”

“顧莫寒,我恨你!”

她氣得直接把床頭的杯子扔到了地上。

瞬間,玻璃杯碎成一片渣子,熱水飛濺的到處都是。

地板上全都是水,整個地上一片狼藉。

“氣死我了,竟然接吻!”

“那個女人還要不要臉,公然勾引我的男人。”

周曉婧就像是瘋了一樣,幾乎把手邊能砸的東西都砸了。

不僅如此,她還從床上起來,把病房裡的東西幾乎都砸了一個遍。

這時,周母也意識到不對勁,立馬跑上去抱住她:“曉婧,你冷靜點,身體最重要,就算再生氣也不能拿自己身體開玩笑啊!”

因為動靜鬨得太大,很快,醫生和護士也進來了。

看到地上的慘狀,醫生生氣的開口。

“你現在必須好好休息,現在直接光著腳踩在地上,以後還要不要孩子了?”

“趕快給我回到床上去蓋好被子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