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聽到醫生的話,周曉婧纔算清醒了一點兒。

回到床上,她攥緊了雙手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恨恨的看著前方。

“南溪,我不會讓讓自己輸。”

“我也絕不會讓你贏。”

周父周母趕緊把病房裡都清理了一遍,然後倒了一杯溫水拿過去:“喝點水,彆氣壞了身子。”

周曉婧一飲而儘。

心裡還是怒火難消。

一直等她心情平複了許多,周母才繼續開口:“那這麼看,是我們的計劃失敗了嗎?他竟然直接帶著那個女人招搖過市,還一點也不避諱。”

周曉婧咬著牙,目光卻堅定了很多。

“媽,或許不是失敗了,而是成功了。”

冷靜下來後,她想了很多,又分析了很多,最終得出這個結論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以他的性格,如果決定和那個女人在一起了,一定會對我各種道歉和補償,爭取我的原諒,而他不僅冇有,反而去見了那個女人,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,他不是秀恩愛,而是想抓住最後的機會,然後和她告彆。”

周母一聽,立馬看見了希望:“你確定?”

“那就等一等吧,反正這兩天很快就知道答案了。”

晚上,南溪洗完澡靠在顧莫寒懷裡。

“你哄我和寶寶睡覺好嗎?”

“好。”

但其實,根本就不用哄。

南溪已經是孕晚期了,晚上去散了步,困的很快。

再加上躺在愛的人懷裡,她心裡很安心,所以很快就睡了。

一直到她睡熟,顧莫寒才抽出自己的手臂,把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放在枕頭上。

這一晚,南溪睡的很香。

但顧莫寒一直坐在旁邊守著她。

與其說是守著她,不如說是看著她。

一夜未眠。

早上五點,他把準備好的信封拿出來,輕輕放在她旁邊的床頭櫃上。

然後低頭,在她額上落下輕輕的一吻。

這是,最後的告彆。

醒著的告彆太殘忍,他也根本無法眼睜睜的對她開口。

所以他想了很久,隻能用這樣的方式。

出門時,他的腳步走的格外慢。

明明隻有十幾步,可他硬是走了五分鐘才走到門口。

最後,關上門,轉身離開。

南溪醒來時,已經是早上九點。

“莫寒。”

剛睜開眼,她就在喊他的名字。

可是,冇有人應她。

南溪冇有多想,以為他可能在樓下準備早餐,所以洗漱後才下了樓。

結果到了樓下根本就冇找到他的人。

而且,她感覺陳錚看她的眼神總有種欲言又止的感覺,像是有話要說。

“陳錚,莫寒呢?我怎麼冇找到他。”

“少夫人……”

陳錚隻說到一半就停頓了,然後艱難的繼續:“我……我今天去街上,聽到一個訊息和顧莫寒有關。”

“什麼訊息?”

“他們都說,顧莫寒和周曉婧三天後結婚。”

南溪愣愣的看著他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。

好一會兒,她嘴角才輕輕地動了一下,然後扯出一個笑容:“不,不會的,陳錚,你……你肯定是聽錯了。”

“彆人不知道,但你是親眼看見的啊,他昨天還在給我做飯,陪我散步。”

“這才一晚上,他怎麼會突然變卦呢!”

“一定是聽錯了。”

說完,南溪慌忙拿起麵前的牛奶杯。

然後,幾乎是一口氣就喝了一大杯。

還有桌上的小包子,她也是一大口一大口的吃著,全程冇有任何停頓。

她吃的太快了,也吃的太凶了。

陳錚心疼,到底是看不下去了。

哪怕殘忍,他還是打斷了她。

一把端走她麵前的包子,陳錚目光認真的看向南溪:“少夫人,我冇有騙您,這些訊息是我剛剛在街上聽見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不會,不會的呀!”南溪依然在否認著。

她不想相信,也不願相信。

明明昨天一切還好好的,怎麼突然睡一覺之後一切都變了呢?

“少夫人,我敢發誓,我彙報給您的訊息千真萬確,如果您不相信,可以自己去街上問。”

南溪卻慌亂的離開桌子:“不,我不問。”

“我問那些人做什麼?”

“我吃飽了,我有些困,想上去躺一下。”

說完,南溪幾乎是落荒而逃。

回到房間,關上門,她開始給顧莫寒打電話。

可是,一個,兩個……

最後,十幾個電話打過去,全都石沉大海,冇有人接。

這下,她知道再怎樣也無法繼續欺騙自己了。

目光落在床頭櫃的信封上,她忽然跑過去,一把拿起來。

上麵寫著熟悉的字:“南溪親啟。”

南溪一把撕開,顫抖著雙手展開裡麵信紙。

很快,他的字跡引入眼簾。

“溪溪”

“抱歉,選擇以這種方式和你告彆,當你看見這封信的時候,我已經離開你身邊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你一定會非常傷心和難過,也一定會非常疑惑,明明我們昨天還好好的,為什麼一夜之間,所有的東西都變了。”

“對不起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錯。有件事,我一直冇告訴你,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向你開口。我們從山上下來那天,曉婧出事流產了,她失去了寶寶,不僅如此,醫生說她可能再也冇有辦法生育,再也冇有辦法當媽媽了。”

“都是我,我扼殺了她生命裡所有的希望,我剝奪了她作為一個媽媽的渴望,我虧欠了她太多太多,看著她明明哭的那麼傷心,明明即將一無所有卻還在笑著成全我們,我實在冇有辦法心安理得。”

“我錯了,錯在對她的傷害,錯在給了你希望又讓你失望,錯在我遇見你太晚了。”

“溪溪,不要哭,也不要為我流一滴淚,我這樣的人不值得。”

“我愛你,很愛很愛,所以更加希望你在離開我後過得幸福,快樂,知道嗎?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。”

抱著那封信,南溪再也忍不住。

幾乎是嚎啕大哭。

“顧莫寒,傻子,大傻子,你個笨蛋。”

“你就是我的幸福啊,冇有你,你讓我怎麼幸福?”

可是,她真的累了,心力交瘁。

為了他,她已經付出了她所有的熱情和耐心了。

這一次,她消耗殆儘,是真的再也堅持不下去了。

“如果這真是你的選擇,那好,我成全你。隻是希望你有朝一日不要後悔。”

編輯完,南溪把這條簡訊發給顧莫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