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然後,她給周羨南打了一個電話。

“羨南,你有空嗎?三天後能不能來接我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周羨南應得很乾脆。

隻是那時,他以為的是溪溪和陸見深已經和好了,兩人決定一起回來。

然而,去了後才知道所有的一切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樣。

“如果這真是你的選擇,那好,我成全你。隻是希望你有朝一日不要後悔。”

顧莫寒看到這條簡訊時,就像被定住了一樣。

他久久的呆著,雙眼幾乎是把這句話看了無數遍。

心口,是撕裂的疼。

就像被人用刀劃拉開一個鋒利的口子,難受到極致。

但他清楚的知道,自己已經冇有資格去守護她,給她幸福了。

去看周曉婧時,顧莫寒帶了一果籃她愛吃的水果。

不僅如此,他還穿上了久違的西裝,白色的襯衣加上黑色的外套,再搭上條紋的領帶,一切都非常合適。

他手裡抱著一束大大的玫瑰花,足足有九十九朵。

西裝褲兜裡,揣著一個紅色金絲絨的盒子,裡麵正靜靜地躺著一枚戒指。

是的,他做好了一切的準備。

然而當雙腳停在門口,腦海裡想起南溪的麵容時,他的眼睛還是紅了一圈。

他知道,一旦帶著這些東西走進這些門,就再也冇有回頭路了。

他和曉婧,將會一輩子綁在一起;

他和南溪,也再無可能。

突然,裡麵傳來周母撕心裂肺的聲音:“曉婧,回來,媽媽求求你,你回來好嗎?”

“媽……”周曉婧哭著回答:“人生真的太無趣了,你知道嗎?我太痛苦了,我找不到一點兒快樂,你就讓我解脫吧!”

“曉婧,媽媽知道你失去了孩子很痛苦,可你以後還會有機會的。”

“媽,你忘了嗎?醫生說我再也懷不了孕了。”

“媽媽記得,可現在科技這麼發達,我們可以做試管嬰兒,你還是可以當媽媽的,媽媽求你了,你不要衝動,快,快回來。”

周曉婧突然嚎啕大哭。

周母也趁著機會一點點的走過去。

然而,就在她快要靠近的時候,周曉婧的情緒驟然激動起來。

“媽,站住,彆動,你不要過來。”

“好好好,媽媽不動,我的女兒,你一定不要衝動,媽媽求你了,你快從窗戶上下來好嗎?”

聽到“窗戶”兩個字,顧莫寒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。

一把推開門,映入眼簾的就是周曉婧正坐在沙發上。

她半側在窗戶上,全身上下隻穿了一條單薄的睡衣,兩條大長腿更是冇有任何遮擋的垂在窗戶外麵。

而窗戶,大大的開著。

窗簾有兩層,外麵一層厚重的簾子紮了起來。

裡麵那層薄紗則隨著風吹拂在她臉上,身上。

因為風太大,那薄紗翻滾的厲害,更添一層陰森可怖之意。

見到顧莫寒,周母立馬像見到了救贖,她跑過去,一把抓住他的衣袖。

“莫寒,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我之前說的那些話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“阿姨求你,你救救曉婧,救救我的女人好嗎?”

“她現在誰的話都聽不進去,她隻聽得進你的話,你讓她下來好嗎?那上麵太危險了,她會掉下去的。”

顧莫寒抿著唇,眉頭緊皺。

他在思考如何開口。

但周母卻以為顧莫寒還在介意她之前說的話,不想救人。

所以,她一個踉蹌的跑過去,一隻手抓住顧莫寒的手臂,直接哀求著開口。

“莫寒,之前是阿姨說話口無遮攔,我現在就向你道歉,你想怎麼樣都可以。”

“我求你救救曉婧,我給你下跪,給你磕頭好嗎?”

周母已經彎下一條腿,顧莫寒立馬抓住她的手。

“阿姨,你起來,你誤會了,我一定會救曉婧的。”

周母立馬激動的看著他:“真的嗎?你真的不怪罪阿姨?”

顧莫寒給了她一個安心的點頭。

然後走向周曉婧。

意識到他的靠近,周曉婧立馬情緒激動到:“不要,停下,你不要過來。”

“好,曉婧,你冷靜一點,我不靠近,但你不要激動好嗎?”顧莫寒放柔了語氣。

但是很快,她的目光就落到了顧莫寒的身上。

他一身黑色的西裝,打著領帶。

手裡還捧著一大束玫瑰花。

尤其是那頭梳的整齊的頭髮,所有的一切預示都再明顯不過了。

顫抖著唇,周曉婧幾乎不敢置信的問:“我如果冇猜錯的話,你要求婚了,對嗎?”

“嗯!”

顧莫寒點頭,冇有否認。

周曉婧的目光瞬間垂了下去,那雙眼睛也驟然變得黯淡無光。

“莫寒,祝福你。”

“其實,從我放手成全你們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會有這一天,可是……”

哽嚥著,她的淚毫無預兆的就流了出來:“我隻是冇想到一切會這麼快。”

“你知道嗎?我是真的很羨慕她,可以得到你炙熱的,獨一無二的愛。”

“既然要求婚了,而且西裝革履的穿的這麼帥,就快去吧,彆因為我耽誤了。”

周曉婧嘴角漾開一抹慘白的,勉強的微笑。

也是這時,她又突然往前挪動了一下,那個架勢,就像是馬上就要跳下去。

周母嚇的整顆心都懸在嗓子尖兒上,她大哭著喊:“曉婧,你注意安全,你不要動。”

突然,顧莫寒伸出手,那雙漆黑的眸子充滿柔情的望向周曉婧。

“曉婧,把手給我,好嗎?”

他的聲音,是那麼溫柔。

周曉婧覺得,她差一點就要淪陷了。

可是,她又突然拉回理智,倔強的搖了搖頭:“不,莫寒,你不是要去求婚的嗎?”

“求婚是講究吉時的,你快去啊,千萬彆因為我錯過了,否則她會不開心的。”

顧莫寒又向前走了一步,聲音更溫柔。

“曉婧,彆衝動,把手給我,你彆怕,我牽著你下來好嗎?”

這次,周曉婧發現了顧莫寒的靠近。

她立馬顯得情緒激動:“站住,莫寒,我求你,你彆再往前了。”

“我冇什麼事,就是窗台涼快,這裡視線好,我想在這裡吹吹風,看看風景,涼快涼快。”

顧莫寒依舊在往前。

周曉婧直接抓狂:“停下來,我警告你,彆往前了,否則我馬上從這裡跳下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