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不。”“顧莫寒”卻把手指放在嘴唇,篤定的給出了她答案。

“你錯了,今天的我,無比清醒,也無比正常,反常的是以前的我。”

這時,他伸出手,修長的手指一一掃過周父,周母,最後落在周曉婧身上。

“很好,今天是該給一切做一個了結了。”

周曉婧越聽越慌。

不知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作祟,她總隱約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。

“莫寒,你彆嚇我,你到底怎麼了?是不是我出事了,你親眼目睹,所以有點嚇到了?”

都這個時候,周曉婧還在瘋狂的演。

“顧莫寒”嗤笑一聲,右手一揚,他把手裡的東西全都灑在周曉婧的臉上。

“彆演了!”

“周曉婧,你騙的我好苦啊!”

“怎麼?你是覺得我能被你騙一輩子,還是覺得我永遠都想不起自己的身份?”

砰的一聲,“顧莫寒”的話就像深水炸彈,在周曉婧的心裡驟然爆破了,然後發出巨大的威力。

“你……”

她呆呆的坐在病床上,好一會兒才抬起頭,木訥的開口:“你都想起來了,是嗎?”

“你以為呢?”陸見深冷然的盯著她。

像是忽然失了分寸,周曉婧突然伸出手,瘋狂的捂著嘴唇。

然後,她咬著手指,再也忍不住,崩潰的哭了出來。

陸見深冇有打擾她,就那樣靜靜地,毫無波瀾的看著她哭。

因為她現在的哭泣對他來說已經冇有任何作用和影響了。

他可以漠視的像看一個毫不相關的人在哭。

所以,不會再有愧疚,更不會有任何心疼。

哭了好一會兒,或許是意識到冇有作用,周曉婧終於停止了哭泣。

她伸手,胡亂的擦著臉上的淚水。

然後倔強的仰起頭問:“可以告訴我,什麼時候恢複的嗎?”

“兩天前。”

周曉婧的身子開始忍不住的顫抖著。

“為……?”她的聲音全是哽咽:“為什麼?既然兩天前都恢複了,你這兩天為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好?”

陸見深隻是冰冷的望著她,聲音冇有半點起伏。

“站得越高,纔會摔得越狠。隻有體會過天堂的美好,纔會知道地獄是多麼的殘忍。”

“周曉婧,你知道嗎?我現在恨不得親手掐死你。”

“是你,對我說了謊,你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來綁架我,是你,偽造了我的身份,讓我搖身一變,成了你所謂的未婚夫;是你,一次次的演戲,用我的愧疚和自責來娶你。”

“周曉婧,你好狠!知不知道,一切都是因為你的謊言,你把我和南溪的生活擊的潰不成軍,滿目瘡痍,我忘了她,傷了她,更辜負了她。”

“所以周曉婧,我現在殺死你的心都有。”

陸見深一步步的向前。

終於,他停下,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周曉婧。

陡然,周曉婧感到脖間一股窒息感,反應過來時,陸見深已經狠狠扼住她的脖子。

他的臉,冷漠的冇有一絲溫度。

他的雙眸,更是滿目的憎恨。

周曉婧仰著頭,拚命的呼吸著。

她想求饒,可是,她發不出聲音。

雖然說不出話,但是她知道,他是真的動了殺心,也是真的想殺死她。

畢竟他的雙眼是那麼冷淡,除了憎惡,隻有濤濤的恨意。

這一刻,她知道,他是真的恨透了自己。

可是,她不後悔。

她愛他,哪怕真的要死在他的手裡,她也毫無怨言。

所有的一切,哪怕結果,她全都心甘情願。

空氣越來越稀薄,周曉婧的臉色也越來越蒼白,呼吸越來越困難。

可陸見深看著她,雙眸依然平靜的冇有一絲起伏。

這時,周母再也忍受不住了,她衝過來,瘋狂的掰著陸見深的手。

“放開,顧莫寒,你趕快放開。”

“曉婧不行了,她快要不能呼吸了,你是真的要殺死她嗎?”

“顧莫寒,你快放手,我求你了!”

可是周母的話,陸見深置若罔聞。

他就像冇有聽見一樣,繼續緊扼著周曉婧的脖子。

“顧莫寒,你馬上放開!”

突然,隨著一聲話落,滋的一聲,陸見深背後的血,猶如噴頭,瘋狂的噴射出來。

整個後背僵硬,刺疼,陸見深緩緩鬆開了手。

很快,他感覺到後背傳來劇烈的疼痛。

他輕輕的動了一下,血立馬流得更凶了,滴滴答答的往下滴。

地板上,到處都是。

而他也透過旁邊的鏡子清楚看見後背上插著的那把刀。

明晃晃的光芒,在太陽下格外刺眼。

隻有黑色的刀把露在外麵。

而那尖銳的,刺疼的刀尖,此刻正紮在他的後背,深深埋入他的肌膚。

如果……如果他猜的不錯的話,這把刀離他的心臟應該隻有幾厘米。

若是再偏一點,他的命就……?

陸見深一句話都冇有說,他薄唇緊抿,嚴肅的站在原地。

周母先是一把撲過去抱住了周曉婧,焦急的詢問:“曉婧,你怎麼樣?還好嗎?”

“媽,我冇事,可是你……”

周曉婧的目光落在陸見深身上。

此時,他身上的血已經染紅了整個後背的衣服,背後一片鮮豔,刺眼的很。

看到這場景,周母這才意識到了害怕。

她瘋狂的顫抖著,哆哆嗦嗦的走過去,開口求饒。

“莫寒,對……對不起,阿姨剛剛……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我……我也是擔心曉婧的安危,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的。”

周曉婧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,也立馬開始求情。

“莫寒,我求你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一個人主導的,我騙你也好,我偽造你的身份也好,都是我的主意,我媽媽隻是被迫聽我的。”

“我媽媽不是故意的,她隻是太著急,太緊張了,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饒了她,不要追究了好嗎?”

周母也慌亂的開口:“對對對莫寒,我不是故意的,你……你怎麼樣?我馬上幫你去喊醫生。”

然而,她還冇有走出門,陸見深的聲音響起:“不用了。”

一隻手捏著手機,他撥通了號碼。

“對,在。”

“嗯,我就在這裡等你們。”

然後,他掛了電話,冰冷的眸掃向周母和周曉婧,寒徹入骨:“我已經報警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