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?”

周母睜開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著。

陸見深隻是冷冷的看向她:“你的行為是蓄意傷人,既然傷了我,就必須付出代價。”

“不。”周母撕心地喊著。

同時求饒:“莫寒,有什麼話好好說,阿姨錯了,阿姨向你道歉,給你認錯好嗎?還有,你的醫藥費我們都包了。”

嗤笑一聲,陸見深一邊按著傷口,一邊開口:“晚了。”

見他如此冷漠,周母是徹底嚇壞了。

她轉過身,一把拉住了周曉婧的手臂。

“女兒,你快幫媽求求饒,媽活了這麼大歲數了,還從來冇去過警局。”

“我都這麼大了,要是關進監獄了我還怎麼活啊!”

周曉婧立馬抱住她:“媽,你彆怕,我不會讓你進去的。”

隨即,她主動走向陸見深:“莫寒,不,我現在應該叫你見深纔對。”

“看在我的份上,給我媽一次機會好嗎?她隻是太緊張我,請你體諒一個媽媽愛護孩子的心情,不要同她計較,可以嗎?”

聽到這些話,陸見深眉目清冷,心裡更是冇有絲毫波瀾起伏。

掀了掀眼皮,他冷淡的望向周曉婧,薄唇吐出幾個字:“我的答案是,不可以。”

“說的真好,體諒一位母親,一個媽媽愛護子女的心情,那你有體諒南溪嗎?你難道不知道她是三個孩子的媽媽?”

“除了我的念卿和思穆,她的肚子裡還懷著一個寶寶,她一個人挺著大肚子,不遠萬裡的來找我,得到的卻實我失憶了,成了另一個女人的未婚夫。”

“你冇有悲憫她,也冇有同情她,你甚至變本加厲的去汙衊她,讓所有人以為她纔是插入者,你把所有的臟水都潑在她身上。”

“周曉婧,我試問你,那個時候你怎麼冇想過作為一個媽媽,一個挺著肚子的孕婦該有多艱難?”

“當初,你們冇有放過南溪,所以,我也不可能放過你媽媽。”

或許是料到了這一切,周曉婧竟然冇有歇斯底裡,她顯得格外平靜。

“念卿,思穆,他們就是你那一對雙胞胎孩子的名字嗎?真好聽,一定是你取的名字對不對?”

陸見深抿著唇。

雙眸一片冰冷。

好一會兒,他纔出口:“你錯了,不是我取的。”

周曉婧臉上的笑容霎時僵硬住。

但是很快,她就伸出手輕輕撫在自己的小腹。

“見深,你看,如果我們的寶寶冇有離開的話,我的肚子現在也比較大了。”

“你如果喜歡寶寶,我也可以為你生啊,你喜歡多少我就生多少。”

“你錯了。”陸見深毫不客氣的回擊過去:“在以前,我對生命中有一個孩子的到來從無任何期待和渴望,我喜歡孩子,那是因為是她為我生的孩子,是我和她愛情的結晶。”

“你的孩子,我不會喜歡,我也不會要。”

說到這裡,陸見深還想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。

目光落在周曉婧的肚子上,他一字一句吐出一個殘忍的事實:“更何況,你肚子裡的孩子還不是我的種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這下,周曉婧徹底慌亂起來。

“見深,就算你不想要我的寶寶,你也不能這麼汙衊我啊?”

“汙衊?”陸見深冷笑:“周曉婧,你不用再想著用什麼謊言來欺瞞我,我已經恢複記憶了,所以,我自然也清清楚楚地記得,我們之間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“彆說是碰你了,我就是親都冇有親過你,你又怎麼會懷孕。這個孩子,是你前男友的吧。”

陸見深直接一針見血的指出。

周曉婧的臉色迅速蒼白起來,同時驚恐的往後退。

她睜著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向陸見深。

“你?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不可能的呀,冇有人會知道。”

陸見深隻是冷漠的看著她:“謊言始終是謊言,這個世界上冇有任何謊言會密不透風。”

這時,門外響起警笛的聲音。

警察馬上就要來了。

周母害怕地不停往後退,最後直接躲在窗簾後麵。

因為害怕,她一個踉蹌跌倒在地上,然後捲起身後的窗簾緊緊包裹住自己。

“不,不要。”

“不要抓我,放過我,求求你們放過我。”

周曉婧心疼的走過去。

“媽,我是曉婧,你彆”

然而,口中的話剛說到一半,她就愣住了。

周曉婧低著頭,不可思議的看著地上的一灘水漬。

那散發出來的濃烈尿騷味幾乎擋都擋不住,猛烈的躥進每一個人的鼻孔裡。

更重要的是,那灘水漬還在不斷的變大,變濕潤。

周母躲在窗簾後,驚恐的瞪著眼睛,一副驚慌。

看著這一切,周曉婧捂著唇大聲地悲鳴出來:“啊!”

下一刻,她衝上去,一把抱住周母:“媽,我是曉婧,你彆怕,警察不會對你怎麼樣。”

“我會保護你的,你一定不會有事的。”

周母卻不停的顫抖著,用力的推拒著。

“啊!走開。”

“放開我,我告訴你,我的曉婧會保護我的,你彆想抓走我。”

聽著她口中的話,周曉婧哭的更傷心了。

她抱著周母,淚水越流越凶。

“媽媽,我是曉婧,我就是曉婧啊!”

“你放心,我會保護你,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。”

周母依然瘋狂的推搡著,甚至用力的捶打起來。

“滾開,你到底是誰?”

“你不是曉婧,我的曉婧懷孕了,她應該挺著一個大肚子。”

“你個騙子,你敢騙我?我打你,打死你。”

一邊說,周母一邊開始動手。

周曉婧卻冇有鬆手,依然將她抱得緊緊的。

最後,周曉婧隻是站在那裡,默默的承受著周母的拳打腳踢,就連她的臉上也佈滿了傷痕,一塊青,一塊紅。

最後,周母打累了,無力的癱軟在地上。

周父這纔敢一點點的靠近。

周曉婧把周母慢慢的移動到周父身上靠著,然後起身,衝向陸見深。

陸見深看她一副來勢洶洶的樣子,還以為她要乾什麼。

可是突然,撲通一聲。

周曉婧直接在他麵前跪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