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見深已經伸出手,就在他將要把南溪抱在懷裡的那一刻。

突然,南溪抬起清澈的雙眸,淡淡的望向他。

“抱歉,你說你是誰?”

陸見深整個人如遭重擊。

他看向南溪,不可置信的顫抖著聲音:“溪溪,是我,你忘了我嗎?”

“對,我忘了。”

然而,南溪隻是看著他,平靜的猶如一潭清泉,冇有絲毫褶皺。

她的聲音,太過清冷了。

人也太過清冷了。

陸見深站在那裡,隻覺得心口像有一把刀子在一寸一寸割著他的肉。

心如刀割,也不過如此。

“溪溪”陸見深不想坐以待斃,他走上前,嘶啞的喊著:“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?我是見深,是你老公啊!”

南溪抿著唇,拚命的隱忍著。

捏緊了拳頭,她揚起臉,平靜的應答:“你錯了,你現在應該是周曉婧的合法老公,不是我的。顧先生,亂認老婆的習慣可不好,你這是知法犯法。”

這一刻,陸見深才知道,他的溪溪不是忘記了自己。

而是她在傷心,在生氣,所以故意裝作不認識他。

“我冇有和她結婚,溪溪,看你穿著婚服走出門的那一刻我就後悔了。”

“而且,我已經恢複了記憶,我想起來了,我們之間所有的一切我都記起來了,我也知道了,你是我老婆,念卿和思穆是我們的孩子,你肚子裡還懷著我們的女兒,是嗎?”

再也忍不住,南溪強忍著眼淚轉過身。

此刻,她明明該開心的。

等了這麼久,盼了這麼久。

她不就是在等這一刻嗎?

可為什麼?心裡會覺得那麼苦,那麼委屈呢!

或許,她耿耿於懷的從來都不是他的忘卻,而是他明明說愛她,卻選擇了和周曉婧成婚。

“你走吧,我現在不想看見你。”

“既然忘了,那就忘得徹徹底底,再也不要想起,何必徒添一份痛苦呢?”

陸見深一把抓住南溪的手:“溪溪,怎麼會是痛苦呢?”

“你是我老婆,現在我們一家人終於可以平安幸福的在一起了,我絕對不會放手。”

南溪平靜的掙脫開他的手臂:“顧先生還是不要瞎喊的好,我不是你老婆。”

“還有,這是我的臥室,冇有我的允許,請你不要再隨便闖入。”

她一直背對著陸見深。

聲音平靜好像冇有任何起伏。

可她越是這樣,陸見深心裡就越心疼。

“溪溪,對不起。”

“我知道你現在很難受,我也知道你心裡有千般萬般的委屈,是我虧待了你。”

“如果你現在暫時不想見到我,好,那我先走。”

“但以後不管發生什麼,我都不會離開你。”

說完,陸見深離開了房間。

房門關上的那一刻,南溪再也撐不住,幾乎是踉蹌著坐在了床上。

淚水,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流。

嘴裡,鹹鹹的,苦苦的。

淚水的味道果然一點兒也不好吃。

“陸見深,你個笨蛋,傻瓜,大蠢豬。”

“我讓你走,你就走啊!”

才一段時間而已,他就這麼笨了。

他難道不知道女孩子是要哄的嗎?

樓下,念卿和思穆見隻有陸見深一個人下來,而且臉上一副失落的表情,就知道爸爸媽媽會見失敗了。

“爸爸,你去見媽媽了嗎?”

“嗯,見了。”

“那媽媽是不是把你趕出來了?”

“冇有,媽媽隻是有點累,說想再睡一會兒。”陸見深嘴硬。

思穆搖著頭,一副人小鬼大的歎著氣:“哎,大人都教我們小孩子要誠實,不能說謊,結果他們總是自己說謊,其實最誠實的是我們小朋友。”

陸見深聽罷,格外愧疚。

他伸手,摸了摸思穆的頭髮,然後將他抱在懷裡:“你怎麼知道爸爸被趕出來了?”

“看爸爸的表情就知道啊!而且,如果我是媽媽的話,我也會把你趕出來的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自從爸爸離開後,媽媽每天以淚洗麵,媽媽過得多苦啊,現在你回來,當然要雙倍的補償媽咪,寵著媽咪。”

“而且我聽小姑姑說,你差點和一個壞女人結婚了,媽媽不生氣纔怪!哼,我也生氣了,要不是你是我爸爸,血緣關係不能割捨,我纔不會這麼快原諒你。”

說到這裡,陸見深除了愧疚還是愧疚。

“對不起,思穆,爸爸那時失憶了,忘記了你們所有的人,現在爸爸知錯了,那你和念卿能原諒爸爸嗎?”

思穆和念卿同時歎著氣。

然後異口同聲道:“哎,誰讓你是我們爸爸呢?遇見我們這麼乖巧懂事,心胸開闊的兒子,你就偷著樂吧。”

陸見深一把抱緊他們,因為激動,整個人都是顫抖的。

“謝謝兒子,爸爸在你們麵前自愧不如。”

“哎,我們無所謂,你現在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搞定媽咪,我跟你說,你要討媽咪歡心,就要從媽咪最喜歡的東西入手。”

這時,思穆看向念卿:“你覺得媽咪最喜歡什麼?”

小念卿自豪的看著他們,一臉篤定:“這還用問,媽咪當然最喜歡我了!”

小思穆:“”

“南念卿,拜托你收起自己的自戀。”

念卿小朋友不服氣:“那你說媽咪最喜歡什麼?”

“媽咪最喜歡我,你隻能排第二。”

陸見深:“”

他現在懷疑這兩個臭小子完全是在他麵前來拉仇恨的。

不僅如此,還故意當著他的麵炫耀。

最後,兩個小朋友因為在南溪心裡的位置排名,爭得麵紅耳赤。

然後,都負氣的坐在一邊,誰都不理誰。

南溪下來時,兩個小人兒正在冷戰。

見到她,同時跑過去:“媽媽,媽媽,我們有個問題問你。”

“什麼問題?”

“我和弟弟,誰在你心裡排第一?”思穆率先開口,充滿期待的看向南溪。

念卿也充滿期待的看向南溪。

南溪輕輕的牽起他們的手,並冇有急著給答案。

兩個小朋友卻著急得不得了。

“媽咪媽咪,你快說呀,我和哥哥還要pk呢!”小念卿著急道。

南溪寵溺的看向他們,然後道:“寶貝,那媽媽隻能和你們說一聲抱歉了,媽媽不能說謊,媽媽心裡的第一位是留給爸爸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