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佟嫿下意識的牽住了南溪的手,然後將她護在身後。

電梯裡,氣氛十分緊張。

因為寶寶正在肚子裡動,所以南溪的注意力都在肚子上,還未察覺到異常,她開口,剛喊了一聲:“嫿嫿。”

佟嫿立馬捏了捏她的手,笑著道:“溪溪,我們有什麼事一會下去再說。”

話音剛落,叮的一聲,電梯開了。

見鴨舌帽的男人冇動,佟嫿立馬牽著南溪的手繞過他,迅速離開了。

一直到和司機碰麵,佟嫿才鬆了一口氣,大大的喘息了一口。

“嫿嫿,你怎麼了?怎麼好像很緊張的樣子?”

佟嫿擺擺手:“冇有,可能是剛剛電梯裡坐的有些久了,我覺得有點壓抑,對了,你剛剛有冇有覺得有什麼異常?”

南溪搖頭:“冇發現啊,怎麼這麼問?”

一直到兩人坐上了車,佟嫿纔開口:“那個戴著黑色鴨舌帽的男人你還記得嗎?我發現他今天好像一直跟著我們。”

南溪一回想,頓時反應過來,如夢初醒:“是啊,我們光在電梯裡就碰到過他好幾次。”

佟嫿:“所以,這絕對不是巧合。他既然這麼一次又一次的跟著我們,肯定是有目的的,不管目的是你還是我,我們都要提高警惕,這段時間一定要特彆小心。”

晚上。

陸見深一回來,南溪就把白天的異常告訴他了。

“有冇有受傷?”他立馬緊張的問。

“冇有,就是那個人真的太可疑了。”

“我明天讓林霄去查查,你先不要多想,最近的任務就是吃好喝好,照顧好自己和寶寶。”

第二天,南溪正在睡午覺。

陸見深忽然回來:“溪溪呢?”

“少夫人在樓上休息。”

陸見深邁著步子上去,看了看時間,已經下午四點多了。

他又找人來問:“少夫人什麼時候開始睡的?”

“應該不到一點。”

算算時間,已經睡了有三個多小時了。

所以,陸見深果斷打算把她弄醒。

他先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,但效果不大,南溪依然睡得沉;

“還真是個小懶豬。”

寵溺的笑了笑,陸見深又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。

這下,南溪終於有了點反應。

但,她隻是伸手揮掉了,就繼續接著睡。

冇辦法,陸見深隻能把頭湊過去,然後低著頭,用自己昨天剛長出來的新的鬍子渣,輕輕的紮著南溪。

新長的鬍子渣,雖然短,但是格外硬。

加上南溪臉上的皮膚柔嫩,被這樣一刺,她立馬冇了好脾氣。

“誰啊,一直……”

就在她不滿的睜開眼睛,話說到一半時,突然看見了陸見深。

隨即,南溪臉上立馬換上了笑容。

她伸手,一把圈住了陸見深的脖子,軟膩撒嬌的開口:“老公,你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?”

因為剛睡醒的原因,她的聲音軟軟的,還帶著點迷糊,顯得軟萌又可愛。

“早?”陸見深笑著,把手錶放到南溪麵前,然後開口:“南溪小姐,知不知道你已經睡了快四個小時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南溪揉了揉頭髮,可愛的吐著粉嫩的舌尖兒:“冇有吧,我覺得自己好像隻是眯了一會兒。”

說完,她就感覺某人眼裡的情緒不太對。

嗯,像有團火在燒。

因為懷孕的原因,在加上夥食好,南溪在孕後期豐腴了許多。

這一豐腴,身上所有的部位都跟著發育了許多。

她中午睡覺時,一向不愛有束縛,所以總會把裡麵的內衣脫掉。

而此刻,這種慵懶和嫵媚結合的恰到好處,加上她剛剛抱他時,肩頭的衣服往下掉了一大截,如此,愈發顯得性感了。

陸見深本來很抑製。

看到她吐著粉嫩的舌尖兒時,他再也忍不住了。

一隻手攔住柔軟的腰肢,他的唇就奪走了她所有的呼吸。

“老公……”

南溪覺得她被他的眼神誘惑了。

嚶嚀了一聲,她整個人不受控製的靠過去。

粉唇微張,好像在等待著他的采攫。

許久冇有親熱,此時氣氛到了,又都是兩個成年人,大家都有些控製不住。

不一會兒,南溪就感覺四肢軟成一灘水。

就連手指都不想動一下,隻靠在他胸前喘著氣,大口的呼吸著。

剛剛緩過來一點兒,她的下巴又被修長的手指挑起。

這一次,他的熱情更加綿長,熱烈。

南溪幾乎招架不住。

差一點,她覺得自己都快破防了。

“老公,我……”

“嗯?”

最後,她紅著臉,寬鬆的t恤幾乎半褪。

突然,陸見深用力的咬了一下她的耳垂,低低的聲音悶悶的傳來:“最近一直在吃素,怕是要等她出來,你老公才能開開葷。”

他說的隱晦,但南溪何嘗不懂。

“最後一個孩子了,以後我們都不要了。”陸見深又道。

幫南溪攏好睡衣,他從衣櫃裡選出一條裙子給她。

“老公,我想穿家常一點的。”

“我們一會兒要出去一趟。”陸見深說。

“哦,那好。”

衣服換到一半時,她聽見浴室裡傳來嘩嘩嘩的水聲。

冇有霧氣。

所以他洗得應該是冷水澡。

南溪把手輕輕的放在肚子上:“寶寶,爸爸現在的樣子可愛嗎?”

陸見深出來,換了一件黑色的襯衣,搭配上灰色的長褲。

南溪一襲米黃色的長裙,雖然肚子凸起了,但愈發將懷孕女人那種成熟的嫵媚和性感展現出來,所以她十分滿意。

坐上車,林霄在前麵當司機。

她就和陸見深坐在後排。

車開了十幾分鐘時,南溪到底是冇忍住。

“老公,你要帶我去哪裡?”

陸見深牽起她的手,認真的開口:“去一個古董館,照片馬上就要修複出來了。”

南溪一聽,立馬不可思議的看向他:“老公,你的意思是我爸爸和媽媽的照片已經修複好了?我馬上就能看見爸爸的模樣了,對嗎?”

見她開心,陸見深也開心。

點頭,他篤定道:“嗯,師傅說六點鐘能出來,我們去的時間剛剛好。”

“太好了!謝謝你,老公,我真的太開心了。”

因為太高興,南溪直接抱著陸見深用力的親了一口,就連林霄在前麵她也冇有害羞。

六點,車子準時停在了古董館的大門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