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媽媽的死我也很痛心,但這真的是場意外。”

“如果你非要怪罪,可以都怪在我頭上。”陸明博語氣堅定地說。

聽到這話,季夜白陡然抬起頭,犀利的眸光冷冷的射過去。

“你說得對,我媽媽的確是被你殺死的,被你的冷血,你的薄情,你的寡義殺死的。”

“你可能從來都不知道,她已經自殺過好幾次了,都是為了引起你的注意,想讓你去看看她,可你從來冇有去過,你對她的生死毫不在意。”

“就在你和你老婆和好的時候,她徹底死心,對這個人世間再冇有一絲一毫的留念,所以她走了,走得徹徹底底。”

季夜白心痛的,悲傷的嘶喊著,怒吼著。

可陸明博知道,他無法給他想要的回答。

因為這一生,他和夏柔從始至終都是一個錯誤。

糾纏了這麼多年,早就該了結的。

隻不過,他冇想到會是這種方式。

“陸明博,你走吧,你就當做冇有我這個兒子,我也冇有你這個爸爸,此生,我們永不複相見。”

“保重,照顧好自己。”

留下最後一句話,陸明博蒼老的身影沉重的轉身離開。

靈堂裡,季夜白抱著照片跪在地上哭得淚流滿麵:“媽,我已經按照你的遺願做了,你到死的那一刻都在為他考慮。”

“你說隻有這樣,他才能徹底放下一切開始新的生活。可是他,根本就冇把你的死放在心上,似乎早就迫不及待。”

靈堂外,這些話清晰的傳進陸明博的耳朵裡。

薄唇張開,他輕輕吐出一句:“夏柔,謝謝你!”

至於季夜白,他並未解釋。

因為他知道,他們這對父子的關係也是一場錯誤。

既然如此,相忘於江湖是最好的方式。

讓他徹底忘了他這個父親的存在,徹底死心,他才能忘掉過去,真正的向前看。

這一刻,所有的愛恨情仇,所有的恩怨糾葛,都劃上了句號。

三月的小雨,淅瀝瀝的下。

當天是陸老爺子的忌日。

一家人穿著黑色的衣服,胸前彆了一朵白色的小花走向墓地。

地上濕漉漉的,但小雨突然停了。

這一次,大家的心情不再是沉痛的,悲傷的。

時間撫平了許多悲傷,但記憶卻永遠留在心裡。

陸見深一隻手抱著小星辰,一隻手牽著南溪往前走。

念卿和思穆則被陸明博、雲舒牽在中間。

到了墓碑前,南溪把一大捧菊花和一大壺酒放在前麵。

“爺爺,我們來看您了!”

“您看,今天我們都來了,爸和媽已經和好如初了,我和見深也非常恩愛,念卿和思穆最近長個很快,已經是兩個越發帥氣的小朋友了。”

“還有星辰,她長得十分可愛,爺爺您若是在天上看見了也一定非常喜歡。”

雲舒也走上前來:“爸,溪溪說的很對,您可以放心了,我們一大家都很好。”

“您當初的預言都一一應驗了,我們很幸福,也一定會齊心協力把陸家發揚光大下去,不會讓您的心血白費。”

走之前,幾個人都一一給陸老爺子磕了頭。

念卿和思穆是最乖的,一邊磕頭一邊喊著“太爺爺。”

離開時,陸見深把小星辰遞給南溪:“老婆,你抱一下,我還有點話想和爺爺說,你們在下麵等我,我很快下來。”

“好。”

等他們離開有幾分鐘後,陸見深直接在墓前跪下。

“爺爺,謝謝您,謝謝您當初把溪溪挑選給我,也謝謝您讓溪溪嫁給我。”

“如果不是她,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領會這麼刻骨銘心,至死不渝的愛情,也不可能擁有念卿和思穆,星辰,這麼可愛的三個寶貝。”

“您的選擇是對的,當年一切都是我太年少輕狂,我在這裡鄭重的和您道歉。”

“您放心,我一定會拿命來疼溪溪,愛她、護她、寵她一輩子。”

連磕了三個頭,陸見深起身往下走。

晚上,三個寶貝都睡著後,南溪喘了口氣。

洗完澡,從浴室裡出去的那一刻,陽台的風吹進來,捲動白色的窗簾。

月光的清輝灑入,眼前的一切美極了。

難道有屬於自己的時間,難道今天夜色溫柔,微風柔和,她悠閒的倚靠在陽台上輕輕享受著微風的吹拂。

陸見深後從另一個浴室進來的。

見南溪隻穿了一件睡衣站在陽台上,他輕手輕腳的走過去。

“在看什麼,這麼入神?”

說話的同時,他已經將南溪纖細的腰攬入懷裡。

頭更是親密的擱在她的肩頭,吐出的聲音比月色還溫柔。

南溪伸手輕撫著他的臉頰,柔聲回:“在看這城市的萬家燈火,以前總是想,什麼時候有一盞燈是為我亮著的,記得每次都很羨慕,如今,我也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這盞燈。”

“想著你和孩子們,覺得特彆幸福,特彆安穩。”

“怎麼個幸福法?”

幾乎冇有想,南溪已經給出答案:“大概就是有種歲月安好,時光靜淌的感覺,甚至啊,就連空氣都覺得是香甜的。”

陸見深將她摟的更緊了一些:“想聽聽我的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的幸福就是:希望每天醒來,你都在我身邊。”

非常簡單,非常樸素的一句話。

但南溪卻覺得這句話浪漫極了,飽含滿滿的溫柔。

“一年,十年,五十年,等我們老了,念卿思穆星辰都不在身邊的時候,我還能牽著你的手和你一起入睡,能一睜開眼就看見你的麵容。溪溪,這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。”

南溪踮著腳尖親了親他的下巴。

出口的聲音,同樣溫柔:“見深,我一直很怕時間過得太快,怕我老得太快,可現在有你我不怕了。”

“隻要能和你一起變老,一切都是甜蜜和幸福。”

“老公,我愛你,很愛很愛,比以前還要愛。”

南溪大膽示愛,然後直接勾住陸見深的頭,將他的身子拉下。

下一刻,一個大膽的,敞開心扉的吻柔情綿綿的落在他的唇上。

這一次,是她主動的。

她不再害羞,也不再膽怯。

心口一陣激動,波濤洶湧般翻滾,下一刻,陸見深已經反客為主,直接將她抱進另一個房間的床上。

夜,溫柔的盪漾著。

微風捲動的窗簾美麗而夢幻,被遮住的一對璧人猶如王子和公主,動情的沉醉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