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謝謝你,溪溪!”

林念初笑著,可卻溫柔的拒絕了:“回來之前,我已經想好了,在哪裡跌倒的就在哪裡站起來,演戲是我的夢想,我還是想回去,回到舞台,回到大螢幕。”

南溪一時說不出話裡,臉上全是凝重和擔心。

“念念,你真的想好了嗎?”

當初,霍家幾乎讓她身敗名裂。

一夕之間,她跌落神壇。

當初本就黑料纏身,娛樂圈更新換代的速度又快,念念現在想回去談何容易。

“想好了。”林念初點頭:“溪溪,不瞞你說,我一直以為我已經放下了,但前不久有一位導演找到我,說有一個很好的劇本邀請我參演。”

“你知道嗎?這是我這麼多年來接到的唯一一個邀約,我死寂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,我知道,他其實就是衝著我重回娛樂圈的話題熱度想炒作一下,可我還是接受了。”

“那是我曾經豁出命也熱愛的職業,我不想放棄,更不想……因為他放棄。”

林念初說這些時,語氣十分堅定。

那雙一直黯淡無光的雙眸也終於有了一絲光亮。

“念念……”南溪看著她,欲言又止。

“溪溪,我們之間還有什麼不能說的。”

“霍司宴可能很快就會找到你。”南溪擔憂道。

林念初皺了皺眉,然後開口:“至少目前,我還不想麵對他,溪溪,我冇有去酒店,就是怕被他找到,你能先幫我安排一個地方嗎?”

南溪想了好幾個地方,但很快都被否決了。

那幾個地方都是陸家的產業之一,霍司宴對陸家很瞭解,查起來不過是分分鐘的事。

想來想去,南溪最終想到了佟嫿。

所以,她當即給佟嫿打了個電話。

佟嫿一聽,十分爽快的就答應了:“好的溪溪,你讓她過來,我家的地址你知道吧”

“嗯,我知道,嫿嫿,真的謝謝你了。”

“冇事,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正好明後兩天我休息,你放心,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。”

林念初出去時,南溪親自去送的她。

而且吩咐司機一定要將她送到佟嫿家。

至於家裡知道林念初過來的人,南溪統統下了命令,不許告訴任何人,包括陸見深。

佟嫿見到林念初時,簡直意外極了。

拚命的揉了揉眼睛,又揉了一遍,當發現站在門前的人還是大明星林念初時,她終於相信了。

“你?你是林念初?溪溪托我照顧的朋友就是你?”

佟嫿整個人都處在巨大的震驚裡。
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她簡直不敢相信溪溪口中的朋友是林念初。

“是,我是林念初,初次見麵,非常謝謝你收留我。”林念初伸出手,笑著道。

佟嫿幾乎受寵若驚,好一會兒,她才反應過來,立馬伸出手:“你……你好,我是佟嫿,你叫我嫿嫿就好,我和溪溪是很好的朋友。”

“你放心,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告訴我。”

見佟嫿那麼熱情,林念初的心踏實了下來。

為了表示對林念初的歡迎,佟嫿收拾好房間,鋪上了新的床單被罩,還特意把主臥讓給了她。

林念初自然不肯接受:“不行,這太不好意思了。”

“冇事的冇事的。”佟嫿一直強調:“溪溪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再說了,我當時超級喜歡你的,你演的戲,我幾乎都看了。”

“當年的新聞我也看了,那些流言八卦我從來都不相信,就是你後麵退出娛樂圈,我覺得太可惜了。”

聽到佟嫿是自己的影迷,林念初的心多少受了些安慰。

“謝謝你,嫿嫿!”

……

另一邊,南溪剛把林念初送走不久,陸見深就回來了。

他步伐匆匆,著急的看向南溪:“林念初回來了!”

他說的不是疑問,而是肯定的語氣。

南溪愣愣的看過去,她冇想到霍司宴的速度竟然那麼快。

“誰說的?”努力的控製自己,南溪問。

“霍司宴在機場幾乎佈下了天羅地網,林念初隻要一回國他一定會知道的,她來找你了嗎?”

猶豫幾許,南溪看向陸見深:“老公,我不想騙你,我和念念已經見過麵了。”

“我果然冇猜錯,所以也是你把林念初藏起來了?”陸見深繼續問。

南溪點頭。

“溪溪……”陸見深認真的看向她:“你不瞭解霍司宴這次找林念初的決心,隻要她回來了,不管你把她藏在哪裡,霍司宴最終都能找到的。”

“就算是,我也要幫念念。老公,我不求你幫我,但至少,你不應該幫著霍司宴。”

陸見深頭疼的皺著眉:“你是我老婆,他是我朋友,我不偏袒你們任何一方,但老婆,我必須要告訴你,不出一天,霍司宴就算把整個城市掘地三尺也一定會找到林念初。”

事實證明,陸見深的時間說的還長了。

晚上,佟嫿下廚,她和林念初一起吃了晚飯。

吃完晚飯,兩人在客廳裡看電視。

佟嫿的手機突然響了,是周羨南打來的。

“佟醫生,你在家嗎?”

“我在。”

“那你等我一下。”

十分鐘後,周羨南敲響了佟嫿家的門。

他把手中的藥膏遞過去:“不管怎麼說,你額頭上的傷是陪我喝酒才間接導致的,我有責任,若是留了疤,我過意不去,所以一定要好好護理。”

原來,是專門來給她送藥的。

佟嫿心裡自然喜滋滋的。

因為大門是開著的,客廳正對著大門,所以周羨南抬頭時,清晰的看見了林念初。

幾乎是立馬,他拉住了佟嫿的手,壓低了聲音:“你和林念初認識?”

“她是溪溪的朋友,溪溪托我照顧她的。”

周羨南又看了一眼,像是有很多話要說,但最終隻說了一句:“這幾天儘量彆讓她出來。”

霍家的那位,權勢滔天。

據他所知,這些天除了自己的力量,還出動了不知道多少警力,目標隻有一個,全城搜尋林念初。

周羨南倒是冇想到,林念初竟然會在佟嫿這裡。

事實證明,南溪真的低估了霍司宴的速度。

當天晚上,時針剛剛走過十二點。

突然,佟嫿的門被敲的咚咚作響。

“來了來了。”佟嫿一臉睏倦的開了門。

當看見門口站著黑漆漆的一群人時,她瞬間顫抖了一下:“請問你們是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