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司宴的臉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冷了下去。

同時開口:“我們在一起的時候能不能不提她?”

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林念初拉著南溪的手轉身離開了。

半個小時後,兩人就到了試鏡的地方。

一棟十幾層的小樓房,看樣子已經有些年頭了,至少從外麵看上去很舊。

進到大廳時,南溪難掩心裡的擔憂:“念念,你確定試鏡的地方是在這裡?”

林念初掏出手機再次確認了一遍,然後點頭:“就是這裡。”

“可這裡的環境,我有點擔心。”南溪輕輕蹙眉。

“因為是一個小成本的拍攝,這個導演拍的電影投資都不大,因為資金有限,都是他自己又當導演又當製片人,但是我瞭解過,他的電影雖然小眾,但隻要演技好,是很容易得獎的。”

“溪溪,我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,不再是二十歲的小姑娘,可以一點點去摸爬滾打。”

“隻有了拿了獎,得到越來越多的專業認可,我纔能有再次翻身的可能。”

林念初的話很有道理。

所以南溪縱然心疼,也隻能點頭答應。

其實,以她們兩人的關係,以陸家的實力,她完全可以讓見深出麵幫念念得到一個不錯的角色。

可她清楚知道,念念不會答應。

一來,若是見深幫忙,霍司宴定然也會插手進來;

二來,見深和霍司宴是朋友,她不想因為見深的幫忙,影響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。

南溪何嘗不知道。

可就是太清楚了,心裡才更加難過。

她需要幫助的時候,念念總是傾儘全力的幫她;

她失戀傷心時,念念也陪著她,堅定不移的和她站在了統一戰線上。

可她卻冇辦法真正的幫到念念。

南溪十分自責。

看出她內心的煎熬,林念初主動開口:“溪溪,不要自責,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。”

“而且你知道我的性格,隻要認準的事,就一定要自己去拚搏,去奮鬥,不達目的不罷休,哪怕遍體鱗傷也在所不惜。”

“我知道你想幫我,你放心,等以後我需要幫助的時候,一定會向你開口的。”

南溪立馬點頭:“好,念念,不管何時,隻要你有需要。”

“嗯,那你在這裡等我,我先去試鏡了。”

“好,注意安全。”

雖然是一個小成本的電影,電影風格十分文藝,也完全不是熱門的類型。

但是來試鏡的人還是非常多。

林念初過去時,長廊裡已經拍起了長長的隊。

狹小的空間裡,人山人海,幾乎是一瞬間,她就感覺空氣變得逼仄起來。

腦海裡,不由的想起以前。

她最紅的時候,所有的活動都有專人安排。

入住的酒店,全都是頂級的豪華酒店,就連香氛的氣味都十分好聞。

走的通道要麼是vip通道,要麼是保鏢護送。

總之,是風光無限。

所有的劇本全都潮湧般的湧向她,說是接劇本接的手軟也毫不誇張。

綜藝和代言更是不計其數。

可是,以前的她要多風光,如今的她就有多落魄。

這一刻,她也清楚的知道,以前的一切全是過往雲煙。

夢醒了,她也該迴歸現實。

現在的林念初隻是一個初入娛樂圈的新人,所以必然充滿艱辛和困難。

但不管多難,既然選擇了,她就一定會堅持下去,直至攀上頂峰。

前麵的隊,長得幾乎看不見頭。

林念初也冇有急躁,她戴著口罩,壓低了帽簷,很安靜的排著。

突然,本就狹窄的長廊裡空出一條道。

“怎麼回事?發生了什麼?”人群裡,正有人好奇的問。

話音剛落,一個女人帶著幾個保鏢暴力的推著兩邊排隊的人。

“讓一讓,讓一讓。”女人一邊推著,一邊奮力的往前走。

“誰啊,這麼大的架子?”

“聽說是金悅悅。”

聽到這個名字,林念初心口咯噔了一下。

當年拍戲,金悅悅在劇中飾演她的丫鬟,角色定位是被仇敵收買,出賣了自家小姐。

劇裡,有一場戲是她知道金悅悅背叛後十分憤怒,所以直接打了兩巴掌。

原本說好是假打。

但當天,導演說為了追求效果最好真打。

當時,大家都爭取了金悅悅的同意。

加上當時入戲很深,情到真處,她就按照約定真打了。

結果第二天,金悅悅的臉竟然紅腫了一大片。

而且一口咬定是她昨天打腫的。

自此,兩人的怨就結下了。

就連當年她因黑料纏身,在娛樂圈一落千丈時,金悅悅還專門發過一條內涵的微博。

彆人不一定能看懂,但她卻是看得懂的。

這幾年,聽說金悅悅混的越來越好了。

也陸續出演了一些女三,女二的角色。

雖然不是大製作,但能從一個平平凡凡的丫鬟到女二號,已經是質的飛躍了。

可此情此景,林念初真的不太想撞見她。

不是因為害怕。

而是因為這樣的人,離得越遠越好,冇必要給自己惹一身騷味。

搞不好,金悅悅還會故意拉著她炒作一番“主仆情。”

這樣的炒作,想想就讓人覺得噁心。

但有時就是這樣,越是不想什麼,就越是來什麼。

“樊姐,路清好了嗎?”

這聲音,明顯就是金悅悅的。

而樊姐正是她的經紀人,也就是剛剛帶著保鏢清路的人。

“悅悅,你稍等,馬上就好了。”

“放心,我和導演已經打好招呼了,十分鐘後就是你,趁著這個時間你趕快補補妝。”

“好。”

金悅悅直接打開包,旁若無人的補起妝來。

這時,排隊地方的討論聲已經此起彼伏,一聲接著一聲。

“還真是金悅悅。”

“我還以為是誰呢,也就是一個惡毒女配專業戶,演了這麼多年,還不都是配角,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,她連一個主角都冇演過呢1

“是呀,這有什麼好嘚瑟的?”

“而且從來都冇覺得她長得好看,一副凶巴巴的模樣,對了,你還記得她以前和林念初演的那部戲嗎?林念初那真是演小姐的命,生的是膚若凝脂,溫柔嬌人,再看看她金悅悅。”

“天生的丫鬟命,又黑又土。和彆人站在一起還好,和林念初在一起簡直就是天上和地下,妥妥一個醜小鴨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