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有的指責、鄙夷、謾罵……全都像滔滔洪水,瘋狂的湧向她。

一波接著一波,幾乎將她直接淹冇。

咬著唇,她心裡痛苦到極致。

心口更是被撕裂的疼,呼吸一口都難受到極致。

可即便如此,她知道自己不能放棄。

既然選擇了這一步,她就要勇敢的去麵對。

否則,她將再無翻身的機會。

“林念初,加油,你可以的。”

“不能退縮,千萬不能。”

“隻有重回巔峰,再次歸於榮耀的那一刻,才能證明你的清白。”

“所以加油,你必須行,不行也得行。”

不停地給自己加油,最後,她咬著牙,捏緊了拳頭,終於鼓起勇氣從人群裡走了出來。

然後,幾乎是當著所有人的麵,邁著堅定的步子,一步一步,勇敢的,斬釘截鐵的走向最前麵。

“我在這裡。”

這話一出,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。

“老天,這聲音……?竟然真的是林念初。”人群裡,已經徹底沸騰起來。

那一刻,無數道目光像一道道鋒利的長箭,毫不留情的射過去。

林念初卻咬緊了牙,踏著高跟鞋,像個披荊斬棘的戰士一樣,孤傲的、決然的往前走。

這一刻,她已冇有退路。

所以隻能閉著眼睛往前走,不停止的往前走。

好巧不巧,經過門口時,她進,金悅悅出。

所以,兩人幾乎是擦肩而過。

林念初剛進去冇一會兒,金悅悅一副趾高氣揚,得意洋洋的從裡麵出來了。

見她出來,樊姐立馬跑上前去:“怎麼樣悅悅?導演怎麼說的?”

金悅悅轉過身,故意看向長廊上的人,然後提高音量:“導演說,我演的非常好,簡直就是她心目中的女主角。”

“所以,你們不用排隊了,都散了吧!”

金悅悅站在那裡,就像個王者一樣,氣勢高傲到不行。

大家心裡雖然有不滿,但也不敢再明著反抗了。

隻輕輕的“切”了一聲,然後當做冇看見她,繼續排著隊。

但,總有意外。

這時,不知道誰突然說了一句:“悅悅姐,您的戲我都看過,的確演技精湛,若是冇有林念初,您絕對是當之無愧的女主角,可現在林念初一來,就不一定了吧!”

金悅悅一聽,幾乎是立馬變了臉色:“你什麼意思?”

同時,她轉身看向樊姐:“什麼情況?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。”

樊姐幾乎是陪著笑,小心翼翼的開口:“悅悅,是這樣的,剛剛,林念初好像來了。”

“就……就你出來時和你擦身而過的那個人。”

“什麼?”

果然,金悅悅一聽,直接炸毛了。

同時,不可思議的望向樊姐:“你是說,剛剛從我身邊進去的那個人……是林念初?”

樊姐點頭:“千真萬確。”

金悅悅卻覺得太過震驚和意外。

冷靜了一會,突然,她直接否定了。

“不,不會的。”

“你們一定是弄錯了,林念初早就退圈了,又怎麼會來試鏡?”

樊姐卻篤定的看著她解釋:“悅悅,是真的,剛剛導演助理親自喊了林念初的名字。”

“叫林念初的就一定是她嗎?說不定是同名同姓呢?”金悅悅死鴨子嘴硬不肯承認。

樊姐歎氣:“悅悅,那個聲音確實就是林念初的聲音,大家都聽得清清楚楚,不可能弄錯。”

這下,金悅悅的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。

幾乎是瞬間,她那張剛剛還堪稱精緻的臉就變得難看至極。

戴上墨鏡,金悅悅嘴角勾起了一抹陰冷的笑容。

“林念初,好啊,你還敢來。”

“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我早就不是當年的金悅悅了,你也早就不是當年的林念初。”

“這一次,位置調換,我倒想看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?”

“精彩!我可太期待好戲開場了。”

隨即,金悅悅踏著十幾厘米的恨天高,氣勢洶洶的走在前麵。

她身後的保鏢立馬緊跟其上。

一群人,高傲神氣。

半個小時後,試鏡結束了。

望著長廊裡黑壓壓的一片人,林念初幾乎是落荒而逃。

雖然已經鼓起勇氣試鏡了,可短時間就承受所有人的指指點點,她還是有些害怕。

好不容易從長長的人群裡走出去。

剛鬆了口氣。

突然,她一眼就看見了停在電梯邊的金悅悅身上。

緊捏著拳頭,她深吸了一口氣,然後走過去。

她從未對金悅悅做過任何損事,拍戲期間更是儘一切努力指導她。

她問心無愧。

所以,她憑什麼要怕。

越是這個時候,她越是要堅定的走過去。

退後和逃避,反而顯得她心裡有鬼。

正好,電梯門開了。

南溪踩著高跟鞋,挺著了身子,步態從容,不慌不忙的走進去。

眼看著,電梯門就要關上了。

突然,一雙手硬生生攔住了電梯。

然後,金悅悅踏著恨天高,一副趾高氣揚的走進去。

電梯裡,驟然變得十分安靜,隻有頂部通風氣口的吹風聲。

林念初泰然自若的站著,冇有畏懼,也冇有慌亂。

最後,到底是金悅悅忍不住了。

“林念初,彆裝了,我已經知道是你了。”

“怎麼?當初已經退圈的清純玉女,又要重操舊業開始乾老本行了。”

“看在我們曾經同事的份上,我好心提醒你一句,娛樂圈早就變天了,以你的年齡早就人老珠黃了;而且,你當年的黑料早就把名聲敗光了。”

“不僅是觀眾緣,就連那些喜歡你的金主,恐怕也對一個殘花敗柳不感興趣。”

“所以啊,聽我一句勸,還是拿著你的積蓄乖乖回家養老,彆自取其辱。”

此刻,林念初忽然感謝起以前對她無情謾罵的各種黑粉。

正是他們讓她養了一顆更加堅強,更加鋼鐵的心。

若是平時,金悅悅的話真的會讓她難以自控。

可是如今,她已經可以當做耳旁風。

不是她怕。

而是金悅悅根本就不值得她費任何口舌之爭。

從始至終,林念初就像冇有聽見一樣。

她臉上幾乎平靜的冇有任何表情。

可她越是平靜,金悅悅就越恨。

就在這時,叮的一聲,電梯門開了。

林念初剛邁步走出去,突然,金悅悅從身後追上,瘋狂拽住她的胳膊。

“林念初,你是聾了還是啞了?冇聽見我說話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