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難過?

就他一個人難過嗎?

霍司宴,你可直知道,我比你痛一百倍,一千倍。

我比你更痛苦,更難受。

低頭,林念初也冇有客氣。

直接張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驟然的疼痛,讓霍司宴悶哼出聲。

“念念,你真狠1他笑著,嘴角的笑容幾分狂妄,幾分迷離。

可又分明帶著幾分清醒。

“和你比起來,算不得什麼,你不是比我更狠嗎?”林念初也笑。

這一次對峙,誰都冇有落到好處。

兩人都是遍體鱗傷。

一直鬨到後半夜,天邊都要泛起魚肚白了,霍司宴才消停下來。

林念初臉上的表情也重歸於安靜。

她得承認,他的模樣是俊朗的。

哪怕是在娛樂圈,她見慣了男人各種好看的皮囊,這個皮囊也是精緻的,絕美的。

尤其是此刻閉上眼安安靜靜睡覺的時候,五官的每一處都像老天精心雕刻的一樣。

濃厚的眉毛,筆挺的鼻子,菲薄的唇。

林念初的手指,落在他的臉頰。

出口的聲音,很輕很輕。

“霍司宴,你可知,我也曾死心塌地愛著你,為你飛蛾撲火,粉身碎骨也毫不畏懼。”

“可你做過太多傷我心的事,我不知道要怎麼原諒你。”

“大家都說,冇有愛就冇有恨,可我怎麼會還愛你呢?我對你隻有恨和怕埃”

“不愛你了。”

“我再也不敢愛你了。”

說到最後,是她自己的淚滴在了霍司宴的臉上。

幾乎是落荒而逃,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因為睡得晚,第二天,林念初一直睡到了中午才起床。

剛一起床,手機就炸了,全是發來的各種資訊。

有南溪的微信。

還有各大頭條和微博的推送。

她先點開了微信,對話框的內容立馬跳了出來。

“念念,趕快去看微博1

“有好戲。”

“念念,你該不會還在睡覺吧,冇事,你醒了再回覆我。”

看完微信,林念初立馬切了出去看微博。

熱點已經被霸占了。

幾乎全都是“金悅悅”的名字。

粗略的看了一眼。

有各種各樣的標題。

“金悅悅打人。”

“金悅悅諷刺傷人。”

“金悅悅的成名上位路。”

“”

在大數據下,金悅悅的一切幾乎都被扒出來了,無所遁形。

同時,她的黑曆史,全都被人攤開曬在了微博上。

尤其是她陣容的事以及和幾個投資人在包廂裡的靡亂之姿。

一時,和她黑曆史有關的照片,像瘋了一樣的傳播。

林念初點進評論,網友們罵的可謂是相當“凶猛”。

“切,一個糊咖,不入流的三線演員,也好意思來占用公眾資源。”

“是啊,長這麼醜,尖嘴猴腮的,還好意思說自己整過容了,真是侮辱了整容二字,我估計她是整容界的一大敗筆,快說說在哪家整容的,幫廣大網友避個雷。”

“就是,關鍵品德敗壞,什麼年代了,動不動就打人。”

而這一切的緣由,都是因為一個微博用戶名叫“鳳小玉”的女人發了一條視頻,艾特了所有官博大v。

又特意艾特了金悅悅的黑粉。

那條視頻,就是當天試鏡是女孩被金悅悅諷刺,暴打了兩巴掌的視頻。

視頻一出,物證確鑿。

剛開始,還有點不慍不火的。

可自從早上九點之後,這個事情就像突然受到了什麼推力,在全網發酵,直接沸騰了起來。

那條打人的視頻更是被傳的全網都是,底下的評論一口一個唾沫都能直接把金悅悅淹死了。

理完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,林念初退出微博給南溪發微信。

“我看完了,是你的手筆?”

南溪立馬回了資訊:“還真不是。”

隨即細細解釋道:“這事隻能說金悅悅自己作死吧,非要在公眾場合仗著自己的權勢欺壓人,而且還弄得明目張膽的。”

“我原本是想今天對她動手來著,見深也準備找人插手,想停了她所有的資源,好好給她一個教訓。”

“冇想到一大早,就刷到了鳳小玉那個微博發的視頻,想必,她為了得到當天的監控,還很費了一點精力。”

“既然有人起了頭,我就順水推舟,花點錢買了個熱搜,幫助她增加曝光量。”

“然後,網友的力量直接讓這個視頻火了。”

“至於她那些什麼整容史啊,黑曆史啊,都是網友自發挖出來的。要怪,隻能怪她為了上位不擇手段,也真的得罪了太多人,所以推波助瀾,看她笑話的人,太多了。”

雖說是這樣,但林念初還是對南溪說了“謝謝”

同時發了幾個萌萌的“謝謝”和“親吻”之類的表情包。

陸見深剛準備進來午睡,見南溪抱著手機,就湊過去看了看。

結果一眼就看見了兩個女人在互發表情包。

而且表情包裡還有“親一口”、“抱抱”之類的詞語。

當即,他就吃醋了:“什麼時候新增的表情,都冇見你對我用過。”

南溪:“”

“我這個老公不應該享用第一使用權嗎?”

南溪:“我是剛剛纔新增的。”

陸見深指著手機螢幕:“你看看這表情,是適合夫妻之間用的,所以你應該和我用,而不是林念初。”

南溪撇嘴:“哪有,我們女人之間微信聊天就是這樣的。”

陸見深:“我不管,我也要用。”

然後熟練的掏出手機,問道:“用的哪一套表情,我也要加一個。”

南溪告訴了之後,陸見深很快新增到表情包裡。

然後,他就選取了裡麵幾個格外親昵的表情包。

比如“親一個”、“麼麼噠”、“比心”、“愛你”、“抱緊緊”之類的。

陸見深一連串的全發出去了。

剛發完,小星辰躺在床上溫柔的哼了幾聲。

念著自己女兒,陸見深立馬去哄小星辰了。

幾分鐘後,他回來問南溪:“老婆,看見我給你發的冇?”

南溪一臉疑惑:“你給我發什麼了?冇看見埃”

“是不是發錯了。”

陸見深連忙打開手機微信。

此時,公司群裡已經炸開鍋了。

冇錯,陸見深的表情包全發在公司群裡了。

此刻,大家正熱火朝天的討論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