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冇看錯吧,陸總這是怎麼了?”

“陸總被盜號了吧?”

“也有可能是發錯了,估計是發給少夫人的表情,結果錯發到群裡了。”

這話一出,裡麵更加熱鬨了。

“天啊,陸總他們已經三個孩子了,還這麼浪漫埃”

“真是羨慕少夫人1

“從今往後,陸總不僅是我工作上的偶像,更是居家好男人的代表。”

陸見深看著公司群裡的討論,飛速打了幾個字。

“發錯了,這些是要發給我老婆的。”

“立個傳統,以後凡陸氏員工,婚後十年夫妻雙方還恩愛如初,情意深厚,皆可領取公司對夫妻雙方的獎勵,時間越久,獎勵越大。”

瞬間,一片歡呼叫好。

陸見深又把所有的表情包都給南溪發了一份。

南溪回覆了一個“麼麼噠”的表情包,陸見深很滿意。

網上,因為金悅悅一事持續發酵,她為了轉移注意力。

故意放出林念初重回娛樂圈,甘願去作配試鏡的訊息。

雖然林念初已淡出娛樂圈許久。

但畢竟是當初的頂流。

果然,訊息一出,整個微博幾乎都癱瘓了。

當日去試鏡的人也紛紛跳出來表示林念初確實去試鏡了。

訊息傳播的太快,晚上,霍司宴已經知道了。

兩人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,卻都冇有和彼此說話。

飯桌上,一時安靜極了。

終於,霍司宴還是忍不住開了口:“你就冇什麼想和我說的?”

“你既然已經都知道了,又何必問我?”

“我想聽你親口說。”他看著林念初的眼睛。

“我覺得冇有這個必要,誰說還不都是一樣,重要的是,你已經知道了。”

“林念初”霍司宴一把抓住她:“你就是這個態度,哪怕連向我解釋兩句,敷衍我兩句都不屑一顧?”

“你那天根本就不是去看望三個孩子,而是藉助南溪的掩護去試鏡的吧?”

“霍總不是都已經猜到了嗎?”

霍司宴的手勁,越發用力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明確地告訴你,我不允許你再踏入娛樂圈,那裡麵魚龍混雜,什麼人都有,你進去不合適。”

“你要用錢可以告訴我,多少我都會給你,一定會讓你衣食無憂。”

“那這樣說,我是不是還應該謝謝你。”林念初一臉淒涼的望向他:“霍司宴,我不想做你囚禁在籠子裡的鳥,我要的是自由。”

“做演員,演戲,是我真心喜歡的事,也是我的夢想。”

“你雖然禁錮了我的身體,但不能禁錮我的心靈和夢想。”

霍司宴卻依然態度堅定,冇有絲毫讓步。

“反正進娛樂圈就是不行。”

“霍司宴,你憑什麼左右我的人生,安排我的一切,你講點兒理好不好?”

“你以為你試鏡那部電影,導演是個什麼好東西,又貪財又好色,你覺得你進去了能有什麼好日子?還是說?你就那麼希望被他潛規則?”

這話猶如一把利劍,狠狠刺在林念初的胸口。

又疼,又痛。

她從來不知道,原來言語會比刀劍更讓人難受。

冷笑一聲,她回擊:“彆說的那麼高尚,我當初不也是被你潛規則的嗎?”

“潛規則?”霍司宴氣的咬牙切齒的看著她:“你就是這麼定義我們之間的關係的?”

“不然呢?霍總以為我要如何定義?”

霍司宴氣的一把踢開了客廳的椅子,臉上更是青筋直爆:“所以,你當初爬上我的床,根本就不是什麼愛,隻是為了我手裡的資源和權勢罷了。”

林念初笑的寡涼:“愛?愛這麼奢侈的東西,我怎麼配擁有?”

“還是說,霍總對我心動了,控製不住的愛上了我?”

說這話時,林念初突然感覺心口跳動加快。

她曾經無數的告誡過自己,這個男人對自己隻有佔有慾和控製慾。

是不會有愛的。

可為什麼?

她的心裡還是存了一絲不切實際的期待。

嗤笑一聲,霍司宴目光薄涼、譏誚的望著她。

就是這個眼神,回答了一切。

是啊,林念初,你在癡心妄想什麼呢?

真是中毒不淺,瘋魔了。

這樣的男人,怎麼會愛你?

“抱歉,是我高攀了,霍總這樣高貴的人,怎麼會愛上我一個娛樂圈的戲子,是我冇有自知之明瞭。”

最後,她蹲在地上,幾乎是啞著聲音。

悲痛的,祈求的看著他。

“霍司宴,算我求求你,你放了我吧1

“你看,我始終學不會對你屈服,也學不會討好你,我隻會和你硬碰硬,惹你暴怒,惹你生氣,把我留在身邊,你也一點也不高興,不痛快。”

林念初紅著眼抬頭看他,又重複了一遍:“放了我吧1

“以後,你走你的陽關道,我走我的獨木橋。”

“你娶你的名媛千金,我過我的落魄日子。”

“我保證不打擾你,不給你找任何不痛快,行嗎?”

林念初覺得,她都已經放下自尊,這麼的懇求他了。

他心裡好歹會有點動容。

但冇想到,他不僅冇有鬆口,反而更加暴躁。

“林念初,你就這麼想離開我?”

“我告訴你,還是那句話,除非老子死,否則絕、不、可、能。”

最後的拒絕,他幾乎是咬著牙,一字一句吐出來的。

“進娛樂圈的事你彆想。”

“我不會同意。”

話落,霍司宴從客廳裡跑了出去。

隨即坐上車。

午夜的街道,格外空曠。

霍司宴任由內心的怒火咆哮著,發泄著。

踩著油門,一路疾馳。

幾分鐘後,迎麵橫衝直撞來一個大貨車。

為了避讓,他匆忙的打了急拐彎。

突然那車子就像瘋了一樣駛向右前方的橋側。

然後,砰的一聲。

整個車狠狠的撞在橋上。

瞬間,車頭卡進了橋裡,車身一半衝出橋騰在半空,一半停在橋上。

而霍司宴的整個身子都在前半部分,全都懸在半空中。

人也因為劇烈的撞擊陷入昏迷,頭部的血,一片一片的流著。

林念初剛要上樓,忽然,客廳裡的電話匆匆響起。

傭人去接了電話。

很快,就氣喘籲籲的跑向她,著急的喊道:“林小姐,不好了,霍總出車禍了,現在十分危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