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毫無例外。

是陸見深打來的。

聽得出來,他的聲音壓的比較低:“司宴手術很成功,已經脫離危險了,你不用擔心。”

“另外,霍阿姨一直在這裡守著,你現在千萬不要過來。”

聽到這些,林念初再也忍不住,直接抱住南溪,淚水瘋狂的流著。

可這一次,是放鬆,是高興,是大喘一口氣。

南溪接過林念初的電話:“好,老公,我知道,我會在這裡陪著念唸的。”

“霍阿姨在這裡,我不方便和你們說太多,我先掛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陸見深剛掛完電話,霍司宴也正好被人從急救室裡推出來。

霍清鸞和他同時趕上去。

“司宴,我是媽媽。”

“能聽見我說話嗎?”

霍清鸞跟著手術車,一邊走,一邊低聲的喊著。

但霍司宴還在昏迷中,又怎麼會有回答呢?

到了病房,安置好一切,霍司宴的心跳和一切數據也比較穩定,霍清鸞才鬆了一口氣。

同時看向陸見深:“見深啊,今天真是麻煩你了,幫我們司宴忙前忙後的。”

“阿姨,您客氣了,我和司宴是朋友。”

“還是要感謝的,阿姨一向是個恩怨分明的人,你對司宴有恩,阿姨一定會記在心裡。今天很晚了,阿姨也不好意思繼續打擾你,你早點回家休息,司宴這裡我來照顧。”

“好,阿姨有需要隨時向我開口。”

陸見深離開後,去了另一個房間接南溪。

一見到他,兩人同時問道:“情況如何?”

“已經轉到普通病房了,流血很多,但傷口不深,也避開了要害,醫生說等麻醉過了就會慢慢醒來。”

說著,他看了看時間:“明年一早應該就能醒來了。”

林念初充滿感激的看向他:“今天真的謝謝你了。”

陸見深:“你是溪溪的朋友,能幫的我一定幫。現在霍阿姨一直守著他,你這兩天暫時不要過去,等能去看他的時候我告訴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這時,南溪問道:“念念,你是想回那裡休息,還是去找個酒店休息?”

“我今晚就在這裡將就一晚吧。”林念初說。

南溪卻堅決搖頭:“不行,這裡條件太簡單,而且你在醫院活動,我怕你忍不住去看他,萬一被霍司宴的媽媽碰到太危險了。”

“溪溪說的有道理。”陸見深也道。

林念初想了下:“那去酒店吧,我想找一個離這裡近一點的酒店。”

陸見深點頭:“我讓林霄給你安排,一會兒讓他親自送你過去。”

“好,謝謝了。”

忙了半夜,晚上坐車回去時,南溪靠在陸見深身上也累極了。

“困了就靠著我睡。”陸見深柔聲道。

“不了,還是不睡了,要是一會兒下車的時候醒了,反而會睡不著。”

“睡著了我就抱你上去,保證小心翼翼,不把你弄醒。”

南溪搖搖頭:“老公,你今天也很累,我不想讓你在這麼累的時候還要辛苦抱我上樓。”

陸見深聽著,好心情的捏了捏她的小臉:“這麼心疼我,老公表示心裡非常開心。”

“那當然了,自己的老公自己疼。”

而且,一想起念唸的事,她現在也是真的睡不著。

“老公,你說霍阿姨真有那麼恐怖嗎?我跟著你見過她幾麵,表麵看上去挺和藹可親的埃”

陸見深笑著颳了刮她的鼻尖:“那是因為你是我的老婆,陸家的兒媳婦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陸見深耐心地開口道。

“霍阿姨的門第觀念非常深,可以說是根深蒂固,在她的觀念裡,自己的兒子是絕對不能娶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的女人為妻的,必須是名媛千金,而且能給自己兒子的事業帶來助力的家族。”

“不僅如此,普通的豪門貴族,她全都看不上,她挑選的兒媳婦必須是頂級豪門,實力雄厚,財產豐沃。慕容家,就是她最心儀的頂級豪門之一。”

“而且慕容家的千金慕容泫雅一直心儀霍司宴,所以這樁豪門聯姻對她來說,隻許成功不許失敗,她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破壞。”

“除了她自己,霍家的家規也是如此,霍家男子,凡娶妻必為門當戶對者。”

南溪忍不住深深的感歎,同時好奇道。

“那霍司宴的媽媽呢?她是什麼身份,哪家的千金,其實我一直都好奇,霍司宴的媽媽怎麼也姓霍?可又冇聽說還有哪個霍家也是名門貴族,實力雄厚。”

“你算是問到點子上了。”

陸見深隨即解釋:“霍家男子娶妻這麼多年以來,霍阿姨是唯一的一個例外。”

“什麼例外。”

“司宴的爺爺,有一個自小就十分受寵的妹妹,也就是司宴的姑奶奶,原本很早就嫁人了,對方也是豪門,但嫁了幾年,一直冇有懷孕。”

“後來查出因為女方身體原因無法受孕,因為霍家的身份,男方不敢得罪,但又想要孩子,就在外麵養了女人,直到那個女人挺著肚子找上門。”

“東窗事發,司宴的姑奶奶忍不住,兩家撕破臉,直接離了婚。這事當年鬨的沸沸揚揚,影響很大。”

“後來,司宴的姑奶奶便收養了司宴的媽媽,霍阿姨,因此,霍阿姨隨著姓霍。”

南溪聽完,很是理了一會才弄清。

“那這麼說,霍叔叔和霍阿姨豈不是名義上的表兄妹,可他們怎麼會?”

“你說的很對,他們之所以能成婚,確實是有原因的:一則,霍阿姨十歲時就被親生父母認領回去了,隻不過為了感謝救命之恩,所以冇有改名字,但早就已經不算霍家的養女了,所以兩人自然也冇有關係了。”

“二是,霍家信命,司宴的爸爸是獨子,但從小身體一直不好,重病纏身,久未娶妻,後來請來了算命先生,專門算出了和他命裡相宜的女子的生辰,這個生辰正好和霍阿姨的相匹配。由此,他們才走到了一起。”

“說來也神奇,兩人結婚後,霍叔叔的病突然好了,霍阿姨還一連給他生了三個孩子,隻不過,好景不長,七八年後,霍叔叔還是撒手人寰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