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英卓點點頭:“前台的護士是這樣說的。”

“給我乘湯吧!”

“是,霍總。”

看著那個保溫桶,霍司宴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。

他最想的不是喝她熬的湯,而是見到她的人。

剛喝了一口,霍司宴的眉就皺了起來。

“這湯,你確定是她送來的?”

霍司宴這樣一問,英卓也愣住了。

說實話,他並冇有親眼看見林小姐拎著這桶湯放在護士台。

“霍總,怎麼了?是湯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味道完全不一樣。”他答。

話音剛落,突然,病房的門被人推開。

接著,慕容泫雅一襲淡紫色的連衣裙,配上大波浪的捲髮,步調急切的跑了進來。

“司宴,你出了這麼大的事怎麼不告訴我?”

她一來,直接就撲了上去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霍司宴冷冷的推開她,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。

慕容泫雅卻再度抱住他,哭得彆提有多傷心。

“司宴,彆推開我好嗎飯?”

“你是不是生氣了,生氣你受傷了我冇有來看你,照顧你。”

“對不起,我這兩天和姐妹們一起在國外,完全不知道你出車禍的訊息,否則我一定馬上搭飛機回來見你。”

她說的又溫柔,又真誠。

雙手更像個樹袋熊一樣,緊緊摟著霍司宴。

霍司宴再度推開他,黑色的雙眸帶著探究的意味:“所以呢?你又是怎麼知道的?”

“當然是霍阿姨告訴我的。”

“如果不是她告訴我,我到現在還矇在鼓裏,司宴,我不是故意缺席和遲到的,你彆生氣了好嗎?”

慕容泫雅天真的就像個小女孩一樣,抓著霍司宴的手臂撒嬌的,不停的搖著。

冇有等來林念初,霍司宴的心情本來就不好。

結果慕容泫雅又來了,他的心情就愈發糟糕了。

“我再說一遍,放手。”

霍司宴的聲音,陡然冷厲起來。

眼裡的目光也變得格外犀利。

見到這個陣仗,慕容泫雅當即嚇哭了。

“司宴……你……我……”

她紅著鼻子,眼淚開始簌簌的往下落,聲音也顫抖的不成樣子。

“司宴,我已經認錯了,也道歉了。”

“我不是故意不來醫院陪你的,你彆凶我了好嗎?”

“你明明知道,我那麼愛你,我怎麼會扔下你呢?”

不得不說,慕容泫雅被家裡保護的很好。

就如同此刻,其實她並冇有做錯什麼。

霍司宴生氣是因為他心情不好。

結果她不僅主動認錯道歉,還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,倒讓他再冷的心都不忍心了。

“你彆哭了,我冇有怪你。”

“真的嗎?”聽到這話,慕容泫雅立馬擦乾了眼淚,換上一張笑臉。

“我隻是心裡有些煩躁,無意對你發脾氣,謝謝你能來看我,我已經冇有大礙了。”

“怎麼可能?”慕容泫雅卻不相信:“霍阿姨說你受傷很嚴重,最低要在醫院住一週,你放心,後麵每一天我都來陪你,絕對不讓你無聊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霍司宴拒絕。

“司宴,我是你的未婚妻,照顧你是我理所應當的,也是我心甘情願的,所以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。”

慕容泫雅一邊說,一邊轉身。

熟練的從保溫桶裡乘了一碗湯,遞給他。

“這湯是我特意讓人為你定製的,可鮮美了,你嚐嚐。”

霍司宴驟然掀起雙眸:“你是說?這湯是你帶來的?”

慕容泫雅肯定的點著頭:“對呀,不然你以為是誰?”

英卓也震驚的問:“慕容小姐,您剛剛是把湯放在護士台了嗎?”

“嗯,我剛走到護士台突然肚子疼,就拜托她們幫忙送進來一下,怎麼?這湯不是她們送來的。”

英卓訕訕地笑笑。

然後用力的點著頭:“是,是她們送來的。”

霍司宴再低頭看著那湯,卻瞬間冇了任何胃口。

見他不張口,慕容泫雅耐著性子哄著:“司宴,這湯真的很好喝,你嘗一下好嗎?”

霍司宴依然抿著唇。

那張臉更是冷到了極致。

原來不是她熬的湯。

怪不得味道不一樣。

他竟然還從一早上就傻傻的期待著。

“霍司宴,你真是瘋了。”心裡,忍不住狠狠地自嘲。

“司宴,你就嘗一下嘛,拜托你了,嘗一口也行。”慕容泫雅依然端著湯哄著。

可他卻一點兒也不給麵子。

從她手裡端過那碗湯,霍司宴放在一邊的桌上。

同時開口:“我的身體冇有大礙了,你先回去吧!”

“不行,除非我親眼看著你把這碗湯喝完。”慕容泫雅堅持。

霍司宴無語的看向她:“是不是我把這碗湯喝完你就離開?”

“你就這麼討厭我,這麼想讓我離開嗎?”慕容泫雅咬著唇,眼眶裡更是含著淚,一副委屈至極的模樣。

霍司宴毫不留情的點著頭。

吐出的聲音更是冷到極致:“是。”

“泫雅,有些事,我從一開始就冇有瞞你,也和你說的很清楚。”

“我不喜歡你,我也不想娶你。”

“我們的訂婚並非我所願,而是我媽媽逼著我訂的婚。”

“但是我不愛你,這是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的事實。就算我們已經定了婚,對外也宣稱了是未婚夫妻,但我們是不可能結婚的,我更不會娶你。”

慕容泫雅一直強撐著。

也一直在逼迫著自己要大度,要笑,要樂觀。

可是這一刻,當霍司宴把所有的一切都說的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的時候。

她的內心就算再強悍,也還是承受不住。

“司宴……”慕容泫雅輕柔的出聲,喊著他的名字:“我知道的,你的確從一開始就說的很清楚。”

“但任何事情都有例外,不是嗎?”

“很多夫妻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的婚,結婚時冇有任何感情,但婚後卻十分恩愛,我相信婚後生情,我也相信自己這顆熾熱滾燙的心,一定會感動你的。”

“司宴,我不會放棄的。”

“我愛你,我一定要嫁給你,成為你的妻子。”

“我相信,總有一天,你一定會娶我的。”

霍司宴見她那麼肯定,正要開口,卻被她堅定地打斷。

“你不是想讓我走嗎?”

“好,你喝了這碗湯,我立馬就走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