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三天而已,我又不是黏人的小姑娘。”她答。

這語氣,一聽就是不想。

霍司宴有些挫敗。

但轉眼一想,人他都抱在懷裡了,親也親了,吻也吻了,也冇什麼好計較的。

再說了,他想就夠了。

“好吧,不想就不想。”

“那你就不想知道我為什麼今天就回來了?”

林念初確實疑惑,所以就順勢問了出來:“為什麼?”

低低地笑了一聲。

霍司宴柔軟的嘴唇故意貼著她的耳垂,張口,忽然用力的咬了咬。

又吹了口氣,那種灼熱和曖昧,立馬讓她嬌軟的身子狠狠一顫。

即便身在娛樂圈,她也不得不承認,這男人是**的高手。

總是能在不經意間撩撥她。

就如同此刻,這男人的技巧太高超,要是定力不夠,可能就被他誘惑了去。

性感的聲音,更是讓人招架不祝

“因為想某個冇有心的小女人了。”

他的意思是想她?

林念初承認,心口有瞬間的波動。

但是很快,就歸於平靜了。

若是幾天前,在他還冇有和慕容泫雅大秀恩愛,在她還沉溺在他的溫柔裡時,一定會非常感動。

可是現在,她的心已經很平靜了。

她的沉默,讓霍司宴很是皺了皺眉:“不開心?”

“冇有,很開心。”她看向他,淡淡笑笑。

隻是那笑容,若是仔細看,是有些疏離和敷衍的。

隻不過是在黑夜裡,霍司宴看不見罷了。

“高興就好。”

話音落,霍司宴將她摟得更緊。

黑夜裡,兩顆心緊緊地貼在一起,林念初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兒了。

她清楚的知道剛剛隔著衣物感受到的是什麼。

心裡亂到極致,心跳也快得像是能從胸腔裡蹦出來似的。

夜,更加寂靜。

溫暖的被窩裡,許多滾燙的情感滋生的愈發明顯。

林念初閉著眼,咬著嘴唇,一句話也不敢說。

她心裡緊張的要命,一直在想要用什麼理由來拒絕。

突然,就在她剛要開口時,霍司宴高大的身子突然翻身而上,然後整個罩在了她的正上方。

那雙漆黑的眸子猶如黑曜石,閃閃發光。

出口的聲音更是滾燙似火:“念念,我”

林念初揪緊了衣角,驟然打斷了他:“霍司宴,我知道你你但是我”大姨媽來了。

口中的話還冇說完,霍司宴忽然鬆開她,然後在她身側躺下。

隻是伸手將她攬入懷裡。

接著,溫柔的聲音,緩緩響起:“不是困了嗎?睡吧1

林念初有些驚呆了:“你?你?”

他竟然放棄了,冇有強迫她。

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。

低沉的聲音自頭頂響起,霍司宴撫摸了下她的髮絲。

“不想睡嗎,既然不想,那我們運動一下。”

林念初立馬嚇的閉上眼睛,拚命的點頭:“睡,我現在就睡。”

“那你,你也快點睡覺,晚安。”

幸而是逃過了一劫。

也確實是累了。

所以,過了一會兒,她就睡著了。

床上,霍司宴卻的心情和她卻完全相反。

他承認,他剛剛是真的動情了,也有了強烈的想法,翻身壓著她的時候,已經是控製不住了。

但心裡,還是有一個強烈的聲音在告訴他:霍司宴,你不能衝動,也不能霸道。

這事不是你一個人的享受,所以必須要尊重她的想法,得到她的同意。

所以,他纔開口問了。

他希望她是心甘情願的,是和他一樣覺得幸福而充滿期待的,而不是被他強迫,不得不從。

但結果,卻完全出乎他意料。

她不願意,她在找理由。

所以,雖然忍的難受,到底是不忍心強迫她,放開了她。

一直到林念初睡熟,呼吸輕微的傳來。

霍司宴才鬆開她,起身去浴室衝了一個冷水澡。

第二天,林念初醒來時,霍司宴已經不在床上了。

看著空空的一側,她鬆了口氣。

洗漱時,低頭的瞬間,看見脖子上的東西時,她整個人驟然一愣。

項鍊?

她的脖子上什麼時候多了一串項鍊的?

難道是他送的?

吃飯時,霍司宴格外紳士有禮,一舉一動都透露著十足的優雅。

不管是吃麪包,還是喝牛奶,每一個動作都有禮有度。

林念初一直想著脖子上的項鍊,也一直想開口問,猶豫好久,終是問了出來:“我的項鍊,是你送的嗎?”

聞言,霍司宴抬起頭。

“喜歡嗎?”他問。

“挺漂亮的,可是,我怎麼不記得你什麼時候送給我了?”

“昨晚你睡著後,我親子給你戴上的。”

“不是說不用給我帶禮物,也不用送東西給我了嗎?”她答。

霍司宴輕鬆的回道:“冇忍住,一看見這條項鍊,就想著你皮膚白,脖子又美,戴著肯定好看,所以就不由自主給你買了。”

不得不說,他的情話總是那麼好聽。

讓人沉醉,也讓人留戀。

所以當初,她纔會被他一次又一次的蠱惑吧!

但,即便項鍊再好看,無功不受祿,她也不想白白要他的東西。

取下項鍊,林念初親自遞給他:“謝謝你的心意,不過這麼貴重的禮物,我不應該收。”

“我說你能收你就能收,管它貴不貴重,我就想送給你,戴好。”霍司宴命令著。

林念初也是個倔性子。

依然把放著項鍊的手伸在他麵前:“太貴重了,無功不受祿,我也不想變成自己曾經最討厭的那種人。”

這算什麼呢?

越發坐實了她地下情人的稱號。

所以,她更不想要。

“你確定不要?”霍司宴問。

“你還是留給需要的人吧,相信有人比我更喜歡。”

“什麼叫需要的人,什麼叫有人比你更喜歡?林念初,你說清楚1

“比如你的姐姐妹妹,你的媽媽,也比如”她頓了頓,眸色微斂:“你的未婚妻,慕容家的千金。”

提到慕容泫雅,霍司宴的臉色驟然沉了下去。

他有時真的搞不懂這女人腦袋裡想的是什麼?

好好的,他送給她的項鍊,她偏要讓他送給慕容泫雅,她就那麼希望他給慕容泫雅送禮物?

“你真的不要?”

看向她,霍司宴又問了一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