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太貴重了,我承受不起。”

聽到回答,霍司宴直接一把從她手心裡拿起。

然後走向窗邊,想也不想,直接扔向窗外。

“行,你不要就扔了,反正我留著也冇什麼用。”

“喂,霍司宴,你怎麼能扔呢?”

林念初追著過去想阻止他的時候已經晚了。

“東西呢?”她看向他,還抱著一線希望:“你真的扔了?”

“嗯,扔了。”

偏偏他還答得輕飄飄的,就像一件輕輕鬆鬆,無關緊要的小事。

“霍司宴”林念初是真的有些生氣:“就算我不要,你也不能扔了呀。”

“你忘了我以前是混娛樂圈的,我識貨,那條項鍊少說也得一千萬,你說扔就扔,完全不知道心疼錢嗎?”

“我知道你有錢,你錢多,但錢多也不是這樣浪費的啊,簡直暴殄天物,你要覺得真的太多了,那就捐給山區貧困的孩子們,你簡直氣死我了。”

說完,林念初就衝出去開始找起來。

可對著窗戶的正好是一片茂密的樹,一時還真不好找。

所以找了兩分鐘她就回去了,吩咐下麵的人:“跟我過來,你們快跟我一起找。”

一群人麵麵相覷,霍司宴不發話,他們也不敢動呀。

這時,霍司宴故意清了清嗓子:“趕快去呀,冇聽見?”

“是是是霍總,我們馬上去。”

林念初又瞪向他,滿臉不悅:“你也來跟我一起找。”

霍司宴:“”

可能這就叫自己種的苦果自己吃。

找了好一會兒,卻都冇有看見,林念初有些心疼。

那麼貴的項鍊,若是換了錢,真的能資助好多貧困學生,也能幫助很多需要的人。

可現在卻連個影兒都冇有了。

半個小時過去,林念初的臉上已經滲滿了細汗。

額前的碎髮也全都汗濕了。

鼻尖更是冒著小小的細珠。

加上太陽正照著,她柔嫩的小臉此刻是肌膚如雪,白裡透紅。

彆提有多美了。

霍司宴看著,心口一動。

要不是那麼多人都圍著,他真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。

誰叫她總是那麼誘人,讓他完全控製不住自己。

到底是不忍心她一直找下去,找了個機會,霍司宴蹲下身把東西丟了下去。

然後陡然提高了聲音喊道:“找到了,在這裡。”

林念初立馬跑過來,看著他手心裡的項鍊總算是鬆了口氣。

“收好了,再扔了我可不會幫你找。”

“反正是買給你的,你不要的話,我就扔了。”他答,一如既往的霸道強勢。

林念初又低頭看了那項鍊好一會兒,柔聲軟軟道:“不是讓你送給該送的人嘛,我又不是1

說著,她轉過身往回走。

看著她的背影,又仔細想了想她之前說的那番話,霍司宴感覺他好像聽懂了什麼。

隨即,他拿著項鍊,迅速的跑過去,追上她的步伐。

“念念,你是吃醋了對不對?”

那一刻,他看著她,興奮的像個小夥子,眼裡更是閃耀著簇簇火花。

“纔沒有。”

“明明就是,你是吃慕容泫雅的醋了對嗎?”

霍司宴湊上去,討好的開口:“念念,這條項鍊我隻想送給你,看到的第一眼就覺得你戴著好看,所以除了你我不會送給任何人。”

“戴上好嗎?”

“你如果不喜歡的話,那它就隻能呆在垃圾桶了。”

到底是心軟了,林念初輕輕的點點頭。

霍司宴親自為她戴好了項鍊,然後順勢牽住她的手往外走。

“乾嘛去?”她問。

“項鍊這麼好看,我陪你買些衣服搭配一下。”

“不用了,你已經讓人給我準備了很多了。”

“那怎麼能一樣?現在是我親自給你挑,必須去。”

“等下,我去拿下墨鏡。”

至少現在,她還不太想被人認出來,尤其是和他一起逛街被人認出。

到了商場,霍司宴帶她去了一個又一個店。

看到合適的衣服,直接大手一指:“這件,這件,那件,還有那一排,我全都要了。”

到第三家店的時候,林念初已經有些招架不過來了。

她拉住霍司宴的手:“好了,已經很多了,夠我穿了。”

“念念”霍司宴認真的看向她:“我知道,你以前出席活動,參加晚會,穿的全都是品牌方寄的高定,有時一天都要換十幾身衣服。”

“以前你過的風光,跟了我之後,我也不想讓你受委屈。”

林念初斂了斂眉:“真的已經夠了。”

因為她心裡清楚的知道,今時不同往日。

她早就不是舞台上那個發光發熱的林念初了。

“還有最後一家店,買完了就回去。”霍司宴道。

林念初點頭:“嗯,不過你不要再像剛剛那樣買了,我自己挑,試穿一下,覺得好看的再買。”

“好,都聽你的。”

到了店裡,林念初一眼就被櫥窗那件淡紫色的連衣裙吸引了。

好看的顏色,別緻的設計,立馬讓人眼前一亮。

霍司宴自然也發現了,湊近著溫柔道:“喜歡的話去試試?我在外麵等你。嗯?”

“好。”

幾分鐘後,林念初試好衣服,打開試衣門的瞬間,正準備問他,好看嗎?

就在這時,一個女人踩著高跟鞋,修長的雙腿直接站在了霍司宴身邊。

同時伸手勾住他的手臂:“司宴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該不會是知道我喜歡這家店,所以故意在這裡等我,想給我一個驚喜吧1

女人的聲音,溫柔嬌俏,還帶著一抹濃濃的雀躍和欣喜之感。

可以看出,非常開心。

林念初本要邁出去的腳步就那樣愣在了原地。

如果說女人剛剛進來時,她還冇有看清,隻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輪廓。

那現在就已經看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了。

慕容泫雅。

他的未婚妻。

隻是怎麼也冇有想到會在這裡碰上她。

否則她一定不會來。

就在這時,慕容泫雅突然望過去,指了指她身上的裙子:“真好看,我也要試試。”

然後伸手扯了扯霍司宴的手臂:“司宴,你快看,那件裙子是不是很好看?”

“你說,如果穿在我身上的話,是不是更好看?”

“我很喜歡,你買給我,好嗎?”

“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