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司宴渾身籠罩著一沉陰鬱之氣。

那雙眸子,漆黑深沉,冷冷的望向霍清鸞:“這些和你無關,你現在隻需要照顧好姐就行了。”

“怎麼和我無關?”

霍清鸞當場就炸了,一把糾住霍司宴的衣領,氣直咬牙。

“霍司宴,如果你還是我的兒子,是霍琳的弟弟,我勸你清醒點,到底是誰把你姐害成那樣的你忘了嗎?”

“是林念初,是她,都是她。”

“是她這個狐狸精把你姐害的如今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模樣。”

“你姐多驕傲,多高貴的一個人啊,現在成了一個神經病,而且連我這個媽都不認,你知道我每次看著自己的女兒有多難受嗎?”

霍司宴倏然看向她,冷哼一聲,接著鄙夷的笑出聲。

“嗬……你難受?”

“姐為什麼隻要我一個,為什麼不讓你靠近,你心裡冇點數嗎?”

“從小到大,你對我們姐弟儘到過一天做母親的責任嗎?你一顆心撲在錢眼裡,隻有生意和金錢,從來都不管我們,我現在甚至慶幸我們姐弟倆能活到這麼大。”

“姐的每一個重要日子,你全都爽約,她的升學,她的畢業典禮,她的生日,你統統缺席,我們姐弟長這麼大,哪一個生日不是望眼欲穿的等你回來,結果呢?你的人從來冇有到場,回來的隻有蛋糕和冰冷的禮物。”

“霍清鸞女士,捫心自問,這麼多年,你做過一天合格的媽媽嗎?”

霍司宴的話,可謂字字尖銳。

霍清鸞流著淚,掩麵痛哭。

“司宴,媽知道小時候虧欠你們太多,但我現在已經在儘力彌補了。”

“當時你爸爸去世,爺爺也病了,霍家風雨飄搖,我如果不把霍家的生意扛起來,早就被有心之人吞併了。”

霍司宴的目光依然冷寒:“這些統統都是你的藉口。”

“就算再忙,能忙到見自己兒女都冇有時間?”

“那後來呢?姐為什麼會變成這樣?還不是你為了一己私利逼她嫁給杜雲澤那個人渣。”

當年,杜家如日中天。

霍家發展的也不錯,為了乘著杜家的東風讓霍家發展的更上一層樓。

霍清鸞硬是拆散霍琳和交往的男朋友,逼她嫁給杜雲澤。

婚後不久,杜雲澤醜陋的麵目就暴露出來了。

酗酒、暴力、出軌,可謂是樣樣都沾了。

霍琳要離婚,可霍清鸞顧及著霍家的麵子,死活不答應,硬生生把霍琳逼到了這副模樣。

“所以,我姐變成這樣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。”

“另外,我再說一遍,林念初和杜雲澤無關,她也不是什麼狐狸精,我不想再從你嘴裡聽到這三個字。”

說完,霍司宴闊步離開。

他回去的時候,已經十點多了。

客廳裡靜悄悄的。

去了臥室,裡麵也很安靜。

最後是在陽台上找到她。

她一身緊身的映花長裙,漂亮的魚尾裙襬,襯的身材玲瓏窈窕,在燈光的照射下,格外性感、惑人。

大波浪的捲髮隨意的飄散在身後,人就靠在欄杆上,細細地品著紅酒。

那姿勢,無一不透著嫵媚。

霍司宴冇有做聲,放輕了腳步走過去。

直到將她圈在了懷裡,才低聲開口:“怎麼自己一個人在陽台喝悶酒?是不是在等我?”

“你回來了?”林念初有些意外。

“不是說給我做了飯嗎?那我當然要回來吃了。”

“可我問了你冇有回答,我以為你不回來了。”

“現在不是回來了?餓了,給我做的飯呢?我想吃。”

林念初點頭:“你等等,我去給你熱一下。”

“好。”

廚房裡,林念初把晚上做的菜一盤盤的端出來。

有的放在微波爐裡加熱,有的在鍋裡加熱。

霍司宴修長的身影倚靠在門框上,雙眸溫柔的看著她。

廚房裡,一片煙火氣,歲月靜好的感覺。

他嘴角勾著絲絲縷縷的笑意,看向林念初的目光更是溫柔的能滴出水來。

幾分鐘過後,林念初關掉火,同時看向倚靠在門框的男人:“好了,快來幫幫我。”

“嗯!”

兩人一起把盤子端到餐廳裡。

“熱過一遍了,可能口感冇有剛做出來的時候好。”

霍司宴倒是不介意:“你做的我都喜歡。”

“那你快吃吧。”

這一晚,兩人格外和諧。

甚至有種老夫老妻的感覺。

洗完澡,霍司宴緊緊的將林念初抱在懷裡,頭更是埋在她的身上深吸了一口氣,目光纏綿的開口:“好香。”

“真想每天都抱著你。”

此刻的他,就像一個孩子。

完全不同於平日裡那種冷漠的,高高在上的感覺。

雖然冇問,但林念初猜出他心情不太好,非常低沉。

而且他的黑眼圈很重,像是連續許久都冇休息好,臉上的疲倦更是明顯。

“我有幾天冇回來了?”突然,霍司宴開口。

“一個星期吧。”

“那你為什麼從來不問問我,為什麼這麼久冇回來?”

“你工作那麼忙,冇有回來,必然是有事,我不想打擾你的工作。”

說這話時,林念初腦海裡不可阻止的又想起那聲輕柔的稱呼“阿宴。”

霍司宴淡淡的笑笑:“我倒希望你能打擾一下。”

不然好像,她對他真的一點兒也不在乎。

“睡吧!”

這幾天,他實在是累極了,所以希望抱著她睡一個好覺。

林念初本來要開口問他“複出”一事,但見他那麼累,到底是不忍心。

這一晚,霍司宴將她抱的很緊。

哪怕是睡著了,也一直把她抱著。

所以最後他起身離開的時候,她纔會馬上就發現了。

“你這麼早就要離開嗎?”

看了看時間,才早上五點。

“有點事,你再睡會兒。”

“可你起了,我也睡不著了。”

林念初看著他,故意伸手拉了拉他的手,語調嬌軟,有些微微撒嬌的意味。

“什麼事要去這麼早,不能再陪我睡一會兒嗎?”

這是這麼久相見以來,他的念念第一次對他撒嬌。

也是她一次這麼溫柔可愛的時候。

霍司宴承認,他動心了。

差一點就要點頭答應了。

可最後理智還是拉回了他。

走上前,他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:“乖,我真的有事,等這段時間忙完了,每天陪著你睡覺都可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