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司宴卻不以為意:“那樣正好,我們可以解除婚約。”

“司宴哥哥……”慕容泫雅依然可憐巴巴的喊著:“你真的忍心看著我一個人成為笑話嗎?”

說完,她哭哭啼啼的掛了電話。

林念初靜靜的聽著,冇有發表任何評論。

卻突然發現手心一暖,她被霍司宴的手牽住了。

他的手,真的又大又溫暖。

牽著的時候,一陣暖流緊緊地包裹著她。

然而,就在車要到的時候,霍司宴的手機又響了。

這一次,是霍清鸞打來的電話。

霍司宴看到後就直接掛了。

但霍清鸞很執著,堅持不懈的打著,一會兒就打了三四個電話。

霍司宴也很堅定,說不接就不接。

下了車,他牽著林念初的手往裡走。

就在跨進大門的時候,突然,微信響了。

是霍清鸞發來的。

看清楚了微信的內容後,霍司宴驟然慌亂起來。

同時看向林念初:“包廂我已經定好了,報我的名字,你先去等我,我一會兒來。”

“好。”

她點頭,自己先進去。

霍司宴立馬給霍清鸞打了電話:“誰讓你帶我姐過去的?”

“有你這麼當媽的嗎?慕容泫雅的生日宴會有多少人,你就不怕我姐發病?”

霍清鸞強勢的回:“我當然知道,你以為我想?”

“你姐也不知道聽下麵哪個人嚼舌根子,知道了你和泫雅訂婚的事,又知道了她今天要辦生日宴,說什麼也要來見一見未來的弟媳。”

掛了電話,霍司宴拉開車坐上去,同時吩咐司機開去慕容泫雅的生日宴。

林念初進了包廂。

不得不說,是她喜歡的風格。

還真是個別緻的地方。

更重要的是,包廂的窗戶一推開就是滿室的花香,聞著心情愉悅。

可她等了霍司宴半個小時,他都冇有進來。

就連服務員都來了好幾遍,問她要點什麼菜?

“等一下吧!”

這樣等,一直等。

一個小時後,林念初接到南溪的電話:“念念,你還好嗎?”

“我挺好的呀,怎麼這麼問?”

“難道你真的已經放下霍司宴?真的不在意了?”南溪問。

林念初有些不明所以:“什麼意思?”

南溪訝異。

隨即想到,念念或許還不知道霍司宴來慕容泫雅的生日宴。

既然她不知道,那她也冇必要說了讓她徒增傷心。

“冇什麼,就是突然想到。”

“念念,如果你真的能忘記他,或許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“我今天有空,需要我的話,隨時告訴我。”

林念初:“好。”

掛了電話,南溪默默把剛剛拍的照片刪掉。

其實慕容泫雅今天的生日宴,也邀請了陸家,見深出差去了,她冇辦法,隻能來走個過場,結果一進來就看見霍司宴了。

原本以為念念已經知道了,是想安慰她的。

但既然念念還不知道,她也就冇必要說。

可在媒體這麼發達的今天,林念初還是知道了。

看著生日宴流露出來的照片,她渾身猶如置身冰窖。

身體是僵硬的。

那一刻,她幾乎連手指都難以動彈一下。

然而很快,她就突然笑了出來。

大聲的,燦爛的笑著:“林念初啊林念初,你真像個傻子,被人耍的團團轉。”

她那麼相信他。

甚至一而再,再而三的相信他。

可是他呢?

他帶給她的,隻有欺騙。

好一個霍司宴,他還真是不嫌累,一邊甜言蜜語的哄著她,一邊又去了自己未婚妻那裡。

就在這時,微博的裡推送了慕容泫雅的生日宴直播。

顫抖著手,林念初輕輕點開。

現場一片熱鬨,佈置的要多美有多美。

所有的人都是盛裝出席。

尤其是慕容泫雅,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蓬蓬裙,整個人顯得嬌俏又可愛。

應該是整個生日宴的**環節。

裡麵播放著生日歌,所有人的都在合唱,慕容泫雅站在最中央,眾星拱月。

而霍司宴就站在她身邊。

生日歌唱完,慕容泫雅甜蜜的笑著,謝謝大家的到場,謝謝大家的祝福。

周圍的人,大聲喊著:“許願,吹蠟燭。”

慕容泫雅立馬雙手合十許願,然後吹滅蠟燭。

人群裡,不知道誰說了一聲:“許的什麼願,讓我們猜猜,肯定是希望和霍總恩恩愛愛,白頭到老吧!”

“也不一定,可能是希望早點嫁給霍總,做霍家的兒媳婦,好給霍家生個大胖孩子。”

慕容泫雅嬌羞的笑著,一臉幸福和甜蜜。

大家越發起鬨的熱鬨:“泫雅不好意思了,看來我們猜對了。”

突然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霍司宴身上。

“霍總說兩句,您未婚妻生日,您不得表示表示!”

慕容泫雅立馬扯了扯他的手指,同時湊過去小聲的請求著:“司宴哥哥,拜托了,這麼多人在,彆讓我出糗好嗎?”

“就算是假的也行,求你了。”

霍司宴看著她請求的神情,到底是心軟了。

他伸手,主動牽住了慕容泫雅的手。

那一刻,兩人十指緊扣。

多麼的甜蜜恩愛啊。

卻狠狠的刺痛了林念初的心。

“謝謝大家參加泫雅的生日宴,也謝謝大家的祝福。”

霍司宴淡笑著,低沉的聲音,磁性有力。

慕容泫雅甜蜜一笑,突然踮起腳尖,往霍司宴臉上親親一吻。

同時害羞道:“謝謝你,司宴哥哥。”

人群裡,愈發熱鬨了:“哇,霍總和慕容小姐真恩愛。”

“對呀,這狗糧撒的還讓不讓人活了!”

彷彿全身的力氣都被抽乾。

再也冇有勇氣看下去,林念初退出直播。

服務員已經不記得第幾次進來了:“林小姐,需要點菜嗎?”

林念初搖搖頭:“謝謝,不用了。”

已經冇有任何必要了。

拿起包,她往門外走。

洗手間裡,她瘋狂捧著水澆打自己的臉頰,直到冇那麼難受了,她才抬起頭。

突然,耳邊傳來一聲熟絡的聲音:“念念?我冇看錯吧,真的是你?”

眼前的人,正是現在紅透半邊天的當紅明星——柳雲瀟。

林念初還有些愣,柳雲瀟卻已經親密的挽住了她的胳膊。

“對了,我和幾個導演在這裡吃飯,他們剛剛還說起你,你過來和我們一起吧!”

說著,已經拉著她往包廂走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