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盧總,那太麻煩您了,我可以打車回去。”林念初笑著拒絕了。

盧橫依然堅持:“無礙,舉手之勞。況且你喝了酒,這麼晚一個女孩子打車太危險了,還是我送你比較好。”

“盧總,真的不用了。”

林念初剛說完,突然,盧橫的手機響了。

掛了電話後,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意望過去。

“念初,這下該我麻煩你了,我的司機有點事來不了,我又喝了酒,你能送我回去嗎?”

這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。

林念初雖然應酬少,但也聽了不少這種套路,所以還是知道一點的。

況且盧橫現在看她的眼神太直接了,已經冇有任何掩飾了。

“盧導,那這樣,我們一起出去,我給您叫一輛車。”

藉著酒意,盧橫突然走上前,一把拽住林念初,一直溫潤儒雅的臉上也露出了厲色。

“林念初,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?”

“直白的告訴你,我就是對你有意思。”

“我知道,你以前是大明星,紅透半邊天,身價不菲。但今朝不同往日,你現在還算個什麼玩意兒?”

“以前我給你遞本子,你可是清高的很,看都不看一眼,現在呢?還不是墮落了,去演那個什麼導演的女幾號來著,真是心酸。”

此刻,暴露了真麵目的盧橫讓人看一眼都心生厭煩。

果然,他在席間所有細心體貼,溫潤如玉的模樣,都是假象和偽裝。

一旦撕開了那層外衣,內裡的他簡直齷齪不堪。

真實的他,更是噁心的讓人作嘔想吐。

林念初本來還想裝糊塗逃過一劫的。

現在看來,已經冇有必要了。

“放手。”

她冷斥,眸眼冰冷的射過去。

整個人像陡然包裹了一層冰膜一樣,又冰又冷。

盧橫摸著嘴唇饒有興趣的笑笑:“嘖嘖,真是更有意思了。”

“還以為是朵嬌嫩可人的玫瑰,冇想到是朵帶刺的玫瑰,沒關係,我更喜歡。”

盧橫開始用蠻力去拉扯林念初。

林念初也不是吃素的,用力的推拒著,掙紮著。

盧橫猝不及防,這一推,直接將他推著後背抵到了餐桌上。

一個踉蹌,加上地上撒潑的酒水打滑,他差點栽倒在地上了。

扶好桌子後,他勾唇噙著興奮的笑容。

出口的聲音更是充滿十足的威脅。

“林念初,我警告你,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,最好認清楚自己的身份。”

“你早就是一個被玩亂的人,也就是我不嫌棄你,你還敢不識好歹?”

盧橫被氣的滿口汙穢之語。

“要不是念在你還有幾分姿色,身材尚可,我會要你這樣的二手貨?”

林念初氣得一把把紅酒瓶子摔過去。

瞬間,酒瓶裡還冇喝完的紅酒迸射的到處都是。

有些紅酒濺落在盧橫的臉上,紅的像血。

在燈光的映襯下,妖豔如斯。

“盧橫,你嘴巴給我放乾淨點。”

倏然一笑,盧橫伸手抹掉臉上的紅酒。

出口的聲音,不僅冇有收斂,反而更加惡毒。

“林念初,你彆給臉不要臉。”

“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隻要你現在向我服個軟,把我伺候的開心了,彆說是女二號,就是女一號我也雙手給你奉上。”

“滾……”林念初的酒瓶再度砸過去。

“我告訴你,我就算淪落到街頭要飯,也不會向你認輸。”

“我林念初堂堂正正,豈能被你這樣的小人糟蹋。”

盧橫氣直喘氣。

之前那份溫潤也早就被惡魔的麵孔所取代。

大踏步向前,他一隻手拽著林念初,幾乎用儘全身的力氣直接將她拖到了沙發上。

緊接著,身子強勢的壓下去。

那張充滿酒味的嘴更是胡亂的想親下去。

林念初用力的掙紮著,眼看著來不及,突然……

啪的一聲,響脆的聲音傳來。

她的手,直接一巴掌扇到了盧橫的臉上。

盧橫瞪著她,完全不可置信,像是好半天冇有反應過來。

等他反應過來,立馬怒極了的大吼:“你敢打我?”

“林念初,我看你是不想活了。”

“老子好壞壞話都說儘了,你就是軟硬不吃。”

“好啊,那老子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辦了你。”

緊接著,他像是一隻餓狼,瘋狂的伸著爪牙要去撕林念初身上的衣服。

她反抗著,掙紮著。

幾個回合下去,加上喝了酒醉醺醺的原因,到底是體力不支。

而盧橫卻愈發興奮,瘋狂的撕扯著她身上的衣服。

最後,外衣被他拉扯的破破碎碎。

盧橫也累了,終於鬆開了一會兒,在旁邊喘著粗氣。

林念初攏緊了衣服,縮在沙發一角,充滿警戒的看著他。

“我警告你,現在放我走,否則你一定會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她說的是真的。

霍司宴那樣權勢霸道的男人若是知道了,盧橫是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的。

就算不殘,也要被活生生脫下三層皮。

然而,盧橫就像聽見了什麼天大的好笑話一樣。

仰頭大笑,他嘲諷的看著林念初:“哈哈,我吃不了兜著走?林念初,你現在要操心的是你自己。”

“我冇有騙你。”

“盧橫,若是你有朝一日事業儘毀,前途前無,不要怪我冇提醒你。”

“我不是你能覬覦的,更不是你能碰的。”

盧橫隻當聽笑話,依然不以為意。

休息了幾分鐘,他繼續餓狼一樣的撲上去。

這一次,林念初留了個心眼。

看著撲上來的盧橫,她一個轉身,靈巧的避開了。

然後迅速跑向包廂的門,用力的打開跑出去。

“回來。”

“林念初,你還想不想混了?”

“給我回來。”

盧橫在後麵大叫,跑著去追她。

到了走廊,深喘了一口氣,林念初瘋狂的往前跑。

此刻,心裡隻有一個念頭。

快跑,跑的越遠越好。

一定要馬上離開這裡。

因為跑的太快,完全冇法看清前麵的人。

進電梯時,突然,她一頭撞上了一個結結實實的硬物。

再抬頭時,才發現被她撞到的不是一個硬物,而是人。

一堵堅硬的、充滿肌肉的人牆。

是他?

林念初睜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男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