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商出堯!

娛樂圈最近紅的發紫發黑的男人。

一個以一己之力幾乎讓所有女人為之瘋狂的男人。

林念初揉著頭,她怎麼也冇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他。

但眼下,不是詫異和吃驚的時候。

盧橫的聲音越發逼近:“彆跑,快回來。”

“你還想不想要女一號的角色了。”

林念初置若罔聞,一心隻想著趕快離開。

就在她伸手準備去按電梯“1”樓的時候,盧橫突然發瘋了一樣的衝過來。

眼看著他馬上進來了。

林念初心裡一慌,完全冇有多想,直接就躲在了商楚堯的後麵。

她縮著嬌小的身子,儘量讓商楚堯寬大的身體能完全包裹住她。

她不確定商楚堯會不會幫她,畢竟娛樂圈的人都太會明哲保身了。

這無緣無故的,人家不一定會救她。

而且還是最近大火的流量明星,應該更不想給自己找麻煩。

商楚堯倒是一如既往的站著,身姿挺直,臉上冷靜的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
淡抿著唇,一言未發。

正在電梯另一邊的男人卻開了口:“楚堯,時刻記住你的身份。”

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彆管閒事。”

這話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,是要把她推出去。

或許是太怕了,那一刻,林念初自己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。

她伸手,一把勾住了商楚堯的手,出口的聲音軟軟糯糯,細細的,貓兒一樣的好聽。

“商楚堯,有救有還,你幫我這一次吧!”

“算我求你了。”

說完,林念初的心口始終懸掛著。

她不知道這個男人會不會救她。

電梯外,盧橫明顯也認出了商楚堯,笑著開口:“楚堯,你經紀人說的對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“更何況她還是過氣的明星,不值得你這麼做。”

“對了,我手裡還有個非常好的本子,是我為你量身定製的,隻要你願意來,絕對是男一號。”

商楚堯抬起頭,一隻手慢斯條理的整理著袖口的鎏金袖釦。

他也不說話,就那樣站著。

但抬眸的目光卻逼仄的讓盧橫完全不敢直視。

一旁的經紀人也識趣的閉上了嘴巴。

跟在他身邊那麼久,他已經清楚的知道某人是要發怒了。

整理完袖釦,商楚堯好看的手指扯了扯頸間的斜紋領帶。

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近乎妖魅的笑容,突然,他抬起腳,一腳踹到盧橫的正心口。

“滾!就你也配?”

盧橫一腳被踢的老遠。

經紀人心裡暗暗地為他默哀。

同時迅速關上的電梯門。

直到此時,林念初才鬆了口氣。

電梯到了一樓,她道了聲謝謝就迅速從一樓往外跑。

現在這種情況,她要馬上回去。

越快越好。

不知為何,她身體突然騰起一股說不出來的感覺。

燥燥的,熱熱的。

渾身更是冇什麼力氣。

人也有些頭重腳輕的感覺。

按說她喝的那點酒,最難受的時候已經過去了,現在應該還好。

可不知為何,她不僅感覺症狀冇有減輕,反而更嚴重了。

突然,眼前一黑,她整個再也冇有任何意識,直接往地上栽倒下去。

商楚堯跑過去,手臂一伸,直接將她接在了懷裡。

經紀人方然立馬瞪大了眼睛跑過去。

“楚堯,三思而行啊,你也不看看自己現在的身份。”

“你說這裡人來人往的,要是被人看見你抱著一個女人,再爆料給媒體,那簡直要翻天了。”

商楚堯隻是冷冷的掃了他一眼:“翻天就翻天。”

“從現在開始,閉上你的嘴,我不想再聽你說一句廢話。”

方然立馬捂住自己的嘴巴,保持沉默。

果然一句話都不說了。

商楚堯直接打橫抱著林念初往外走。

方然跟在旁邊,一顆心都懸在刀尖兒上。

這位爺是真的惹不起,他現在隻祈禱不要被媒體拍到。

否則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。

若是被媒體發幾張圖出來,再爆料頂流商楚堯昨天抱著神秘女子回家,他可以想象有多勁爆。

那他那些迷妹粉不知道要多傷心。

就算訊息壓下去,粉絲也要傷一片。

方然一心在想公關的事,所以直到商楚堯抱著林念初到了車邊上,他都冇有反應過來。

“你看我有第三隻手嗎?”商楚堯看著他,涼涼的問。

方然反應過來,立馬打開了門。

看著商楚堯把林念初放進車裡,他真的是忍不住。

嘴巴剛剛張開,話還冇有說出來,商楚堯已經開口:“我知道你想說什麼,今日既然知道我不想聽,那就把嘴巴閉的緊緊地。”

“我做的決定,你覺得你能改變?”

方然立馬撥浪鼓一樣的搖頭。

“車鑰匙。”商楚堯望過去。

方然立馬乖乖的遞上去。

下一刻,商楚堯上了主駕駛。

一腳油門,車已經飛快的在夜色裡消失了。

隻剩下方然看著消失的車子捶足悔恨。

早知道會有這事,今天真不該到這裡來吃飯的。

後排裡,林念初依然昏昏沉沉的。

可意識,卻是半睡半醒的。

“咦?我……我怎麼在車上?”

“你是誰?”

她扒著前排的座椅,迷迷糊糊的往前看。

可看了半天也隻有一個背影,什麼都冇看見。

透過後視鏡,商楚堯看著後排的林念初。

她應該是喝酒了,白嫩的小臉粉粉的,像胭脂一樣好看。

尤其是醉後那種嫵媚的姿態,愈發顯得動人至極。

“你是誰?為什麼不回答我啊?”林念初又問了一遍。

正好是紅燈堵車堵的厲害,商楚堯踩了刹車,同時轉過頭露出一個帥氣十足的笑容。

“你可是剛剛還求我救你,怎麼?這麼看就翻臉不認人了?”

林念初看清楚了。

燦然一笑,她軟軟地開口:“呦,我看清楚了,商楚堯,你是商楚堯。”

“謝謝你商楚堯,謝謝你救了我。”

“對了,我身上冇有什麼力氣,全身都軟綿綿的,我給你一個地址,你能送我回去一下嗎?”

她現在說話都有些喘,身子是真的軟的厲害。

更重要的是,她感覺越來越難受了。

整個人熱的爆炸,她總想脫下衣服,然後跳進冰水裡泡著。

這種感覺太詭異了。

她以前也喝醉酒過,但還從來冇有過這樣的感覺。

看來這個酒太烈了。

這時,商楚堯勾出邪魅地一笑:“你怎麼就知道我是救你?萬一我和盧橫一樣是貪圖你的美色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