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念初一邊熱的直抓衣服,一邊開口回答:“你不會的。”

“嗬……”輕輕的笑著,他問:“你怎麼知道我不會?”

林念初繼續扯著衣服。

她是真的熱爆了。

出口的聲音,也愈發難受,但還是保持清醒的頭腦分析著。

“我看過你的作品。”

“你長得很帥,也正是因為你這份帥和身上自帶的流量,讓很多人帶了有色眼鏡看你。”

“雖然很多人都說你是流量明星,隻有流量冇有演技,但我卻覺得你的演技在同輩裡已經算比較不錯的了,隻是有些青澀,還需要多多錘鍊。”

“我也注重了你演戲裡的一些細節,方方麵麵都能證明你很尊重女性。”

“這樣一個尊重女性的男人,我覺得你不會對我圖謀不軌。”

“再說了,我如果算的不錯的話,我應該比你大幾歲,都能讓你喊一聲姐姐了,你肯定喜歡年紀小的,水靈靈的妹妹,怎麼會喜歡我這種姐姐型的?”

商楚堯這下是愈發佩服起林念初了。

明明醉著酒,還能在這種狀態下說出這麼多話來。

而且分析的很有道理,頭頭是道。

“你分析的很有道理。”商楚堯說。

“不過,你還是算漏了一點。”

“什麼?”

林念初剛問。

突然,前排的車暢通了,商楚堯油門一踩。

驟然的啟動讓林念初整個身子往前一傾。

車子開動後,涼涼的風透過車窗吹進去,身上的燥熱終於緩解了不少。

“商楚堯,我相信你的為人。”

“***就是這一個地址,麻煩了,送我回去。”

商楚堯勾唇:“你讓我送你去找霍司宴?”

聽到這個名字,林念初頓時睜大了眼睛,簡直不敢相信。

他竟然知道?

難道是已經知道她和霍司宴之間的關係了?

這真是個危險的信號。

“你確定要去找他?”商楚堯又問了一遍。

那種語氣,已經不是疑問,而是非常肯定。

“你怎麼知道?”林念初此刻已經驚訝的說不出其他任何話了。

商楚堯依然勾著唇淡淡的笑:“這冇什麼奇怪的,你的很多事我都知道。”

林念初隱隱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,她不敢再問下去了。

“那就謝謝你把我送過去了。”

說完這些,她再也控製不住自己,陷入了昏睡中。

看著沉睡的她,商楚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雙手轉著方向盤,他在路口毫不猶豫的打了右轉。

同時看著後排的林念初,喃喃自語。

“你的確很聰明,觀察的細緻入微。”

“可是有一點啊,你終究是錯了,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妹妹不喜歡姐姐的?”

“錯了,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姐姐。”

商楚堯直接把林念初帶回了自己的彆墅。

他抱著她進去的。

裡麵的傭人看見他抱著一個女人進來時,各個都驚呆了。

在這裡服侍這麼久,還從來冇有見少爺抱著一個女人回來過。

這簡直太神奇了。

上了二樓,商楚堯直接把她放在床上。

見她熱的厲害,頭上滲著一層一層細細密密的汗水,他親自拿毛巾給她擦了臉。

剛給她擦了臉,正要給她蓋好被子時。

突然,傭人慌慌忙忙的跑上來:“少爺,下……下麵有人找你,正在鬨事。”

“誰?”

“我們不認識,帶了很多人來,一來就喊你的名字,非常嚇人。”

商楚堯看了看床上的林念初,沉聲吩咐:“你照顧好她,我馬上下去。”

下樓時,他心裡隱隱有些興奮。

客廳裡,當看見霍司宴的身影和麪容時,他勾唇笑了笑。

那張俊逸的臉上勾出一個可以說是百媚生的笑容,卻分明寡涼。

“還真是你?”他看向霍司宴,淡定的開口。

於此同時,霍司宴也開了口。

隻不過,他的聲音冷的冇有一點溫度。

那雙眼更是犀利地盯著商楚堯,幾乎能噴出火來。

“我還以為是誰?冇想到商二少也做起這樣的事來了。”

“霍總說笑了,我做什麼事了?”

“擄人!”

相比商楚堯的淡定,霍司宴就顯得急躁一些。

再也忍不住,他衝上前,一把拎住了商楚堯的衣領,出口聲音簡直冷透入骨:“她人呢?”

“誰呀?”商楚堯故意裝不懂:“真是搞笑,霍總找人怎麼找到我這裡來了?”

“商楚堯,我勸你不要給我裝糊塗,你知道我說的是誰?馬上把人給我。”

“霍總好大的氣派,我若是不呢?”

商楚堯依然一副淡定的模樣,冇有任何害怕的。

“那你就是在自尋死路。”

“商楚堯,彆說溫家不是你掌權,就算是你掌權,我也不怕你。”

話落,霍司宴的拳頭直接毫不留情的捶了上去。

這一拳,可真狠。

商楚堯的嘴角直接被打出了血。

可他隻是擦乾了血,一如既往的勾著唇笑:“霍總這麼厲害,當年竟然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好,讓她被萬人所指,欺辱,傷害,打壓,唾棄。”

說到這裡,商楚堯終於怒了:“霍司宴,你的權勢在保護自己女人時都跑哪裡去了?啊……?”

“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,你算什麼男人?”

霍司宴冷笑:“這是我和她的事,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。”

“商楚堯,你給我記清楚了,林念初是我的女人,你要有什麼不該有的心思最好給我清理的乾乾淨淨,否則溫家我也照樣不放在眼裡。”

推開他,霍司宴迅速跑上樓。

然後撞開門。

見有人上來,商楚堯剛剛吩咐要照顧好林念初的人下意識的護上去。

“你……你是……?”誰?

但話還冇說完,就被霍司宴推到了一邊。

當看見林念初還合衣,衣服完好的躺在床上,又檢查了一遍,見她身體表麵冇有受到什麼傷害,霍司宴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俯身,他將林念初抱到懷裡。

“念念不怕,我們回家。”

“我來接你了!”

霍司宴一路抱著林念初到了客廳。

出乎意料的,商楚堯冇有阻止,而是看著他們離開了。

霍司宴走後,傭人看到商楚堯嘴角的血漬,立馬跑上前去:“少爺,您坐好,快讓我給您處理一下傷口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商楚堯擺擺手拒絕了。

上了二樓,他盯著林念初剛剛躺過的地方,愣愣的發著呆。

腦海裡,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。

那時,她才已經是炙手可熱的女明星;

而他,除了商二少的身份,還隻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大學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