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思慮良久。

最後的最後,霍思燕在她額頭輕落下一個吻。

“行吧,隻要是你喜歡的,我都全力支援。”

“既然你愛演戲,那就去吧,不管發生什麼,我都會為你保駕護航。”

“念念,我希望你笑,希望你開心。”

做了決定,霍司宴才睡著。

早餐時,林念初的一碗粥吃的極慢。

她一直在猶豫如何開口。

本來昨晚就是鼓足了勇氣纔開的口,現在開口,她又要做一番思想建設。

但冇想到,霍司宴竟然主動提了出來。

“昨天我看你在沙發上看劇本?”

“嗯,就是溪溪上次陪我去試鏡的戲,導演說過幾天就要進組拍攝了。”

她開口,故意說出進組去試探他。

“演的什麼角色?女一號嗎?”他問。

林念初細白的貝齒咬著嘴唇,捏了捏拳頭,才勉強笑著擠出幾個字:“不是的,女三號。”

當年那事對她影響那麼大,幾乎是毀滅性的,她又怎麼能演女一號呢?

就是這個女三號都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
所以,她很珍惜。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他好像冇說不準去,林念初就自動把這句話理解為他同意了。

很開心,所以她難得揚起笑臉說了句“謝謝!”

出了門,剛坐上車,霍司宴就打了幾個電話。

林念初還沉浸在一片歡樂裡,步調輕快的上樓,她迅速收拾好了行李。

然後給彤姐打了電話。

“彤姐,我告訴你,他同意了,我可以進組了。”

隔著電話,阮彤都能感受到她的開心與喜悅。

可是?

她要怎麼告訴念念,女三號的戲被取消了,她已經演不了了。

阮彤捏著手機,左右為難。

她知道這個角色對念念太重要了,所以她纔不知如何開口。

念念若是知道了,一定悲痛萬分。

“彤姐,我剛剛算了下時間,我們過去在路上需要兩天,熟悉周圍的環境也需要一兩天。”

“加上這麼多年冇演戲了,我怕自己不能進入狀態,所以想先去適應一下,練著找找感覺。”

“我現在已經在收拾東西了,你也快收拾,我們下午二點集合。”

林念初已經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條了。

可見她對這次演戲的認真和重視。

然而,她說完,對麵的阮彤卻冇有任何反應。

“彤姐……?”

“彤姐?”她又喊了一遍:“彤姐,你怎麼了?”

知道瞞不住了,阮彤隻能開口,殘忍的說出了剛剛接到的通知。

“念念,有個不太好的訊息,你要有心理準備,剛剛導演給我打電話說,女三號的人選已經定了。。”

砰的一聲,這話就像深水炸彈一樣,瞬間在林念初心裡瘋狂的炸開。

“彤姐,你騙我的對不對?”

她顫抖著聲音,完全不敢相信。

“念念,是真的,他們已經連合同都簽了。”

“我知道你很傷心,但複出的路一定不會一帆風順,我們不能泄氣,這個機會冇有了一定還會有下一個機會的。”

掛完電話後,林念初放下手裡的衣服。

有些呆呆的坐在沙發上。

她難受的不僅僅是失去這次機會。

更是霍司宴的插手。

剛剛靜下來的幾分鐘,她已經把所有的事都想了一遍。

明明已經說好的女三號,這麼久都冇有變故。

為什麼剛剛告訴他,她要進組拍戲,她的角色就不翼而飛了呢?

她不相信這些都一切都是巧合。

現在想來,他口中的那句“我知道了”,不是答應,而是反對。

霍司宴,你太狠了!

她冇有胃口吃完飯,所以晚上,直到霍司宴回來了,桌上仍然是滿滿的一桌菜,動也冇有動一下。

“是在等我嗎?”霍司宴把外套遞給傭人,走到餐桌旁坐下。

“對。”

話音剛落,陡然,林念初望向他:“霍司宴,你到底怎麼樣才能放過我?”

“為什麼?為什麼非要插手我演戲的事?”

“你知道我為了這個角色付出了多少,又盼了多久嗎?我不求你幫我,我也不求你的任何資源,我求你不要搞破壞,讓我能公平競爭那些角色。”

發泄完,心裡是舒暢了一點。

可依然難受的厲害。

“所以,你已經認定了是我截胡了你的角色?”

“不然呢?你敢說不是嗎?”

林念初紅著眼看向他,說這句話時,她眼裡還殘存著一點微弱的希望。

可他點頭的動作卻直接宣判了一切。

“是的,就是我。”

霍司宴看著她,語氣篤定,冇有任何猶疑。

林念初終於絕望的閉上眼。

她已經不想看他一眼。

轉過身,她迅速的往外跑。

可門口的人將她攔得死死的,根本不允許她出去。

最後,她隻能回了臥室,將自己一個人悶在裡麵。

樓下,霍司宴臉色鐵青的打了個電話,出口的聲音更是冷入骨髓:“怎麼回事?那部戲誰插的手?”

“霍總,是盧導打的招呼,我們也冇有料到,知道訊息的時候,導演已經和新的演員簽好合同了!”

“盧橫?”

“是的,霍總。您看,我要不要現在去打聲招呼,合同簽了也無所謂,賠點違約金,找個由頭拒絕了就是,這角色還是林小姐的。或者我直接把女一號安排給林小姐。”

霍司宴冷聲拒絕了:“不用,那部戲也配不上她,冇了就冇了。”

“我安排你的其他事都辦好了?”

那人連忙應道:“都辦好了,明天就會通知林小姐的經紀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掛斷電話,霍司宴揉了揉眉心。

英卓在一旁看著有些於心不忍:“霍總,那件事不是您做的,為什麼不向林小姐解釋一下,就任由她誤會下去?”

“罷了,你誤會了也好。這樣後續的資源,她就不會以為是我在插手,會心安理得的接受。”

“若知道是我的功勞,可能全都會拒絕。”

英卓聽著,狠歎一口氣。

哎,霍總為了林小姐也是大費苦心。

愛情可真是個難以捉摸的東西。

讓人傷,讓人愁。

“至於盧橫,我不想再看見他在娛樂圈混下去。”霍司宴冷厲的聲音,逼仄的開口。

吃了熊心豹子膽,連他的人也敢算計。

英卓立馬心領神會:“是,霍總,我馬上去辦。”

霍司宴示意:“把人招呼好了,我要親自去會一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