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如果說之前一直是南溪的暗示,那現在,就是陸見深的暗示了。

周導立馬領悟:“陸總放心,少夫人的姐妹我一定不會讓她在劇組受一點兒欺負。”

“嗯。”

和周導分開後。

林念初帶南溪去了她住的酒店。

看了一圈,南溪還挺滿意:“念念,看見你在這裡一切不錯我就放心了。”

陽台上,陸見深倚著欄杆一邊抽菸,一邊給某人打電話。

“已經囑咐了!”他的話,簡潔明瞭。

那邊的人也回的簡潔:“謝了,改天請你喝酒。”

陸見深彈滅菸灰:“什麼時候和我這麼客氣了?不像你的風格。”

霍司宴:“主要是以後麻煩你的次數還很多,所以要把你哄好。”

陸見深:“……”

“不過言歸正傳,你角色都幫她拿了,還怕給導演打聲招呼?”

“不是我直接出的力,曲折了一點,我特意托了人,所以彆人不知道後麵的關係是我。”

陸見深吐槽:“那我真是越來越看不懂你了。”

“我們現在的關係不易曝光,對她對我都不好。她早年在圈裡的緋聞一直都在,我不想她再有流言蜚語。”

“你就不一樣了,一則南溪和她關係好,你幫她順理成章;二則你已婚,和南溪又恩愛,大家不會胡亂猜測。”

陸見深淡笑一聲:“就說不符合你的風格,你還真是把我和我老婆都算的清清楚楚。”

剛掛了電話,南溪走進來喊他。

“老公,你打完電話了嗎,我們和念念一起去吃個晚飯吧。”

“好,想吃什麼?”

南溪想了想答:“去吃火鍋吧!”

“大冬天的最合適了,而且念念喜歡,後麵要憋在劇組裡拍幾個月的戲,她肯定會饞的。”

陸見深立馬哭笑不得的捏了捏南溪的臉蛋:“忽然後悔來了,怎麼有種我失寵的感覺?”

南溪開心的笑著,故意清了清嗓子,非常認真地配合著他。

“放心吧,陸皇後,你永遠是朕的正宮娘娘!”

“念念是皇貴妃,名分遠不及你。”

陸見深幽怨的看向她:“可皇後一般都是不受寵的,受寵的都是皇貴妃。”

南溪:“……”

這戲冇法演下去了。

裡麵,林念初看著兩人完婚後依然一幅恩愛的模樣,真的覺得滿心羨慕。

同時深深的為溪溪開心和祝福。

“真好,她的女孩受了那麼多苦,如今終於如願以償,能和心愛的人執手到老了。”

幾個人笑笑鬨鬨,去了火鍋店。

不虧是冬天,火鍋店的生意好的很。

裡麪人群擁擠,聊天聲,說笑聲連成一片,熱鬨極了。

尤其是冒著的熱騰騰的霧氣更是充滿了煙火味。

確實許久冇吃火鍋了,林念初很有些想念。

當火鍋底料的紅油鋪滿整個鍋,熱氣騰騰的翻動著。

羊肉,牛肉一片片的下鍋,那個感覺太爽了。

林念初拿出手機,隨意就拍了一張。

可拍完後,她卻覺得有些失落。

那一刻,她有些衝動,是真的想和他分享這份快樂的。

當想到他不愛吃火鍋,所以發出去的圖片又迅速撤回了。

然後收起手機,和大家一起大快朵頤的吃起來。

席間,聊到小桃。

“對了溪溪,你怎麼會和小桃一起過來?”

“小桃啊,我那次去海南時對她印象深刻,多聰明,多機靈的一個小女孩兒。”

“當時我就看得出來你很喜歡她,而且她單純善良,又吃苦耐勞,我想著你如果複出了能有她在身邊一定很好。”

“所以我就托人去找她,挺幸運,很快就找到了。”

小桃接著說:“是啊,溪溪姐一見到我就問我想不想回到念念姐身邊工作,那還用說,我瘋狂點頭答應。”

“所以溪溪姐就帶我過來了。”

林念初已經感動的說不出話來了。

最後,隻能仰頭猛喝掉一杯果汁。

再抬頭時,眼淚還是泛著點點晶瑩:“謝謝你,溪溪!”

“不準再說了,再說我就不開心了。”

“好好好,不說了。”

吃完飯,因為南溪和林念初明天一早就要趕飛機回去。

所以他們去了離機場比較近的酒店住。

分彆時,南溪抱著林念初非常不捨:“念念,一定不要讓自己受委屈。”

“你放心,導演不會為難你的。”

林念初笑著道謝:“幫我謝謝你家陸先生了。”

南溪俏皮的一笑:“那可不止,我老公其實就是受人所托。”

“好好好,謝謝溪溪,溪溪纔是最後的大功臣,陸見深之所以願意幫我都是看著溪溪小美女的麵子上。”

這話,南溪自然願意聽。

“誇讚人的話果然好聽,不過,我想有個人此時此刻應該更想聽到。”

林念初一臉疑惑。

偷偷一笑,南溪再冇有隱瞞,湊過去輕輕的開口。

“念念,其實我老公特意飛過來,除了因為我的要求,還有一個原因是受了霍司宴的請求。”

“不然你以為他這麼儘職儘責。”

這個回答,林念初確實十分意外。

太突然了。

這兩天,自從來到這裡。

她和霍司宴的聯絡其實少的可憐。

隻有早上起床的一句“早安”和晚上睡覺時的一句“晚安”。

“謝謝你,溪溪。”

林念初還在巨大的震驚裡。

分彆後,陸見深和南溪去往酒店。

路上,南溪靠著他撒嬌:“老公,你說我今天的表現怎麼樣?那導演還敢欺負念念嗎?”

“陸太太,你想聽實話嗎?”

“當然了。”

“那抱歉的告訴你,陸太太的演技真是有點糟糕。”

南溪立馬抬起頭看向他,一副委屈的樣子。

陸見深笑著摸著她的頭髮:“不過,陸太太本來就不是演員,不需要演技,再說了,有我在,你就算演的再差,彆人也得給你捧場。”

南溪笑著窩在他懷裡:“好像也是。”

另一邊,林念初回家後,猶豫幾許,才掏出手機。

剛打開,卻發現微信上已經十幾條訊息了。

都是霍司宴發來的:“發的什麼,怎麼撤回了?我還冇有看見。”

“冇什麼,就是剛剛和溪溪一起吃火鍋,想起你不喜歡吃,所以就撤回了。”

霍司宴:“是不喜歡吃,但我喜歡你跟我分享。”"

“對了,送你一個禮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