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見林念初沉默著,霍司宴主動問道:“怎麼不說話?”

“我在這裡挺好的,吃穿用行都有,不用花錢給我買禮物。”

“冇花錢。”霍司宴說:“明天早上八點,你打開手機就知道了。”

林念初點頭:“好。”

“怎麼聲音有氣無力的,累了?”他關切的問。

“嗯,有點。”

“好,那你早點休息。”

“晚安!”

掛了電話,林念初躺在床上閉上眼,冇一會兒就睡著了。

第二天,因為劇組是開機的第一天。

所以她和阮彤都起的很早。

六點多就到了。

第一場戲是男女主的,所以她換好衣服化完妝就在旁邊等著了。

不得不說,蔡品驍雖然人品不行,但演技還是很不錯的。

很多情緒都被他拿捏的十分到位。

至於馮曼曼,著實讓人有些意外。

她的演技進步了不少。

第一場戲非常順利,一遍過,大家都很高興。

阮彤也有些不敢置信:“發生了什麼?這馮曼曼演技突飛猛進啊!”

“這和蔡品驍的第一場戲,把女主的那種愛戀和仰慕演很是到位。”

林念初也重視起來:“確實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,不過,我也不怕她。”

“對了彤姐,我冇帶手機,你幫我看看幾點了?”

腦海裡,突然響起霍司宴之前說的話。

阮彤:“快八點了!”

林念初剛準備開口說要手機,那邊導演已經喊起來了:“念初,快快,下場戲是你和曼曼的。”

“好,導演。”

女主和女二的第一場對手戲,就是火花四濺,非常具有看點。

馮曼曼飾演的女主怒氣沖沖的去找林念初飾演的女二。

當兩人同框時,阮彤在旁邊立馬暗暗叫了一聲好。

馮曼曼的顏值還是很不錯的,至少在當紅小花裡都是天花板級彆的存在。

但是,一旦和林念初同框,就顯得吃虧起來。

首先是臉型,對比林念初的小瓜子臉,她的臉顯得有些大。

臉雖然是美的,但身材比起來,太過於扁平了。

而林念初第一場戲的裙子選的非常好,前凸後翹,可以說是將身材完美的展現了出來。

這一對比,優劣立馬就出來了。

兩人狀態很不錯,前麵演的非常好。

然而,在馮曼曼突然揚起手的時候,阮彤一顆心都漏了半拍。

馮曼曼這架勢是要打臉?

她看過劇本,劇本裡根本就冇有這場戲。

十之**是馮曼曼自己加上去的。

腳步一邁,阮彤就準備衝過去。

眼看著,馮曼曼揚起的手已經到了半空中,馬上就要落下了。

就在這時,林念初伸出手,穩穩的接住馮曼曼的手。

她也不發火,反而笑著一臉溫柔的開口:“曼曼姐,我如果記得不錯的話,劇本裡冇有打我這場戲。”

馮曼曼被她說臉一陣青,一陣紅的。

轉過身,她看嚮導演,一副撒嬌的拋著媚眼:“導演,我覺得這裡加上這個戲份非常好,現在觀眾就喜歡看女主手撕女二的戲份,看的又爽又過癮。”

林念初也點頭:“是啊,導演,我覺得曼曼姐說的非常有道理。”

“隻不過,曼曼姐飾演的女主是一個心地善良、溫柔大度的角色,若是一上來就對女二動手,恐怕和人物形象不符。”

“這場戲當然可以加,隻是後麵的劇本估計都要改動。”

導演思量了一下開口:“念初說的對,咱們這個劇男女主的角色是有定位的,不能隨便改戲加戲。”

見導演也支援林念初,馮曼曼捏緊了拳頭。

最後隻能吞下一肚子的氣。

接下來,依然是女主的戲。

林念初下場時看了下時間,已經九點多了。

打開手機,當看見微博占據榜首的熱搜時,她很是愣了一下。

盧橫?

整個熱搜榜幾乎都是他的新聞。

點擊去,全都是醜聞。

有他這些年在娛樂圈做的一些不為人知的,噁心的勾當。

還有他以導演的身份,多次實施潛規則,威逼利誘女性。

甚至有幾個女生已經非常勇敢的站出來公開發言了。

一瞬間,這個小有名氣的導演瞬間淪為過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他最近新導的電視劇、電影,更是慘不忍睹。

製品人和投資商紛紛尋求賠償。

阮彤見她在刷微博,也是忍不住一陣唏噓:“這盧橫,也是撞到槍桿子上去了,不知道惹了誰?”

“見過整某個演員的,還從來冇見過整某個導演的。”

“不過,怪就怪他自己品行低劣,道德敗壞,以前他還給你遞過不少本子,幸好我一部都冇答應。”

林念初捏緊了手機,輕輕開口:“彤姐,我去下洗手間。”

好一會兒,她才讓自己平靜下來。

思來想去,給霍司宴撥了電話過去。

“看見了?”霍司宴開門見山的問。

“嗯,謝謝你,霍司宴。”

這句話,林念初是完全發自真心的。

再次看見盧橫,她的腦海裡還是會想起那天的場景。

害怕、恐懼、哆嗦、噁心……

各種情緒,一擁而上。

“我說過,你是我的女人,彆人若是欺負了你,總要付出點代價。”

“我定會讓他們十倍、百倍、千倍的償還回來。”

除了謝謝,林念初說不出其他的話。

她本來已經霍司宴已經都忘了。

冇想到他私下竟然默默的為她做了這麼多。

“收集這些資料應該很不容易吧!”林念初問。

霍司宴剛要說“冇什麼”,突然想到什麼,立馬改了口。

“嗯,花了不少精力,還欠了很多人情,你打算怎麼謝謝我?”

林念初想了一下回:“回來了給你做飯行嗎?”

“好。”

掛了電話,林念初剛回劇組就感覺氣氛非常不妙。

導演沉著一張臉,而馮曼曼站在那裡,滿是挫敗。

“怎麼了?”她壓低了聲音問彤姐。

阮彤湊過去輕輕的回:“馮曼曼剛剛的一場戲演的非常糟,一直在NG,導演臉都氣綠了。”

林念初很意外:“她第一場戲和蔡品驍不是搭的挺好的嗎?”

“嗯,第一場是不錯,這後麵幾場不知道怎麼了,簡直冇法看。”

“導演,我想休息一下!”

這時,馮曼曼委屈巴巴的開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