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怎麼可能?

她一個縱橫娛樂圈幾年的“老人”了,會怕他一個後起之秀。

“手機給我。”突然,她開口。

“乾嘛?”

“不敢了?”林念初不甘示弱的挑眉看他。

商楚堯拿出手機,笑著遞上去。

“念念姐,這有什麼不敢的?”

林念初拿到手機立馬輸入他的名字。

然後跳轉到百度百科一頁。

隨即遞過去:“比我小五歲,你覺得,我會怕你一個小屁孩兒?”

“什麼?”商楚堯狠狠的愣住了:“你再說一遍,誰是小屁孩兒?”

“比我小這麼多,在我眼裡可不就是一個小屁孩兒!”

商楚堯氣的不行的瞪著她。

“林念初,你彆忘了,你是要和我這個所謂的小屁孩兒一起談戀愛的,再說了,姐弟戀現在多流行。”

“最後,我會向你證明,我是一個成年的男人,不是小屁孩兒。”

“念念姐,拭目以待!”

說完,他轉身離開。

隻留下一個瀟灑的背影。

收拾一下,林念初就去了劇場。

因為商楚堯缺席了幾天,所以今天的戲份主要是在補拍他們倆的。

結果兩人的第一場戲就黃了。

林念初看著他,怎麼都找不到感覺。

“念初,眼神溫柔一點,深情一點。”

“不是這樣,太僵硬了。”

導演在一邊急的都滿頭大汗了。

甚至都直接上場示範了。

可林念初今天就是不在狀態,一連NG了好幾場,她也急的不行。

到最後,導演也冇了好脾氣。

“念初,你去休息一下。”

“我先拍品驍和曼曼的戲份。”

林念初點頭:“好,謝謝導演,我一定儘快調整自己的狀態。”

話音剛落,商楚堯開口:“導演,把她交給我,你放心,我一定交給你一個合格的林念初。”

手上一緊,她已經被他拽著跑出去了。

“喂,商楚堯,你慢點兒,我還穿的高跟鞋,跟不上。”

商楚堯停下腳步,目光落在她腳上。

二話不說,他直接將她抱在懷裡,然後接著往前跑。

“商楚堯,你快放開我。”

“這裡是劇組,多少雙眼睛盯著在。”林念初都急死了。

商楚堯卻完全不以為意,他勾著唇,邪邪一笑:“怕什麼,反正我們是演情侶的,大家都隻會以為我在幫你排練。”

“可明明不是啊!”

“隻要他們覺得是就行了!”

不得不說,年輕的小夥就是身強力壯。

商楚堯幾乎一口氣將她抱到了房間裡。

“你帶我到這裡來乾什麼?”林念初不解。

商楚堯倒了杯紅酒給她,然後回答:“找感覺啊!”

“這裡能找什麼感覺?”

“誰說不能了?”話音剛落,商楚堯的雙眸突然變得無比深情。

那一刻,一雙漆黑的雙眸燦若繁星,柔情蜜意,目光繾綣的看著她。

他一句話不說,隻看著她。

可那雙眼睛就像會說話一樣,似乎飽含了千言萬語。

房間裡,靜極了。

靜的兩人的呼吸聲和心跳聲都清晰可聞。

就這樣對視著彼此,幾分鐘後,商楚堯才輕輕開口。

“念念姐,深呼吸,放輕鬆。”

“你不用怕,我不是洪水猛獸,我也不是妖魔鬼怪。”

“放輕鬆,現在,我問你一個問題,希望你如實回答我。你心裡有喜歡的人嗎?”

或許是他的聲音很溫柔,也或許是他這種自來熟的性格讓林念初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。

所以,她放下警惕,點了點頭。

“好,念念姐,那你心裡就想著喜歡的人。”

“你看著他時,是什麼樣的感覺?會心跳加速,會臉紅,會害羞嗎?”

商楚堯的話將她的心神一下子拉到霍司宴身上。

說起來,她來劇組已經十幾天了。

兩人冇再見過麵。

起初是輕鬆的,愉悅的。

可不知為何,晚上自己一個躺在床上,看著空蕩蕩的身側,摸著怎麼也暖不了的被窩,她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他。

他身上熱,素來像一團火。

無論多麼冰涼的被窩,隻要有他進來,定然很快就暖和了。

可她有自己的尊嚴;

也有自己的驕傲。

想唸的話,是怎麼也說不出口的。

而此刻,這些思念統統表現在她的臉上。

“對,念念姐,很好。”

“你剛剛的表情和眼神都非常到位。”

“我們再去試一次,你就把我想象成你心裡的那個人,好嗎?”

林念初點頭。

這次的效果果然很好,兩人一條過。

導演的臉上也終於有了笑容。

剩下的,就越來越順利了。

最後一場戲,是蔡品驍和商楚堯,所以林念初換了衣服就先回去了。

阮彤跟在後麵,一副神秘兮兮的樣子。

林念初知道她想問什麼,直接給了一個“禁止”的眼神。

正在這時,霍司宴的視頻過來了。

因為是靜音,所以阮彤不知道,還在說著。

“念念,真的是太帥了,你不覺得嗎?”

林念初:“……”

心裡有種不好的感覺。

果然,下一刻,霍司宴的聲音不悅的傳來:“誰帥?劇組的演員?”

林念初連忙否認:“不是不是,你想多了,彤姐是說他兒子帥。”

“阮彤有兒子了?”

林念初硬著頭皮點頭:“是啊!”

好不容易和霍司宴那兒聊完,阮彤立馬湊向林念初,驚呆了的問。

“念念,你神通廣大,你什麼時候知道我有兒子了?”

林念初:“……”

狠狠的愣了幾分鐘。

她睜著雙眼,不可思議的開口:“彤姐,我胡謅的,你的意思是……你真有兒子了?”

阮彤非常誠懇的點頭:“嗯,三歲。”

“什麼?”

這下,該林念初驚掉了下巴。

“彤姐,不帶你這樣嚇人的啊,我連你什麼時候結婚的都不知道,你怎麼就突然冒出來一個兒子了?”

“呃,這個吧,說來話長。”

阮彤繼續:“本來早就該告訴你的,不過我一直在想找一個合適的時機開口,今天既然你說了,我就索性坦白了。”

“那我怎麼從來冇見過啊?”

“孩子和我媽在一起生活,已經上幼兒園了,我一個星期回去看他兩次。”

猜到林念初可能會問孩子的爸爸,所以阮彤自己主動開了口。

“至於孩子的爸爸,我現在暫時不想提,權當他死了。”-